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有一种爱叫相忘

作者: 冻了凡心

  林烟看着朱迪一杯接一杯地拼命喝酒,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心里难过到了极点,她一遍遍哀求朱迪的原谅;后来朱迪冲出了门,驾着摩托车飞驰而去。如果林烟知道这一去将是永别,那么自己拼了死也是要拦住他的,可是世间没有“如果”。朱迪撞上了一辆迎面开过来的面包车,当林烟追出去的时候,朱迪已经躺在了血泊里,送到医院时已断气,没来得及跟这世间道一声别。林烟哭得天昏地暗,晕过去好几次,醒过来后,医生递给她一枚戒指,是朱迪到死一直攥在手里的,林烟知道这是朱迪专门从香港买来,准备向她求婚的,可是没有想到……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413589.htm  
  相识5年仅是朋友
  林烟和亚男认识有5个年头了。认识是在大学校园里,虽不在同一个学校,因为性情相投,常常约出来吃饭,还有亚男的其他几个哥儿们,一起郊游,一起爬山,晚上一起打球、跑步,然后一起吃夜宵。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欢快的,充满笑声的。那时候亚男俏皮地叫林烟“小姑娘”,林烟严重抗议N次后仍无效,亚男依然我行我素地叫她“小姑娘”,在以后的岁月里也是如此。
  但是这样美好的关系总有被打破的时候。大三那年林烟交了男朋友,一著名高校的研究生,长得高大、帅气,两人从认识到确定关系只用了一个星期。林烟和亚男见面的机会明显少了,只是偶尔一起打篮球,偶尔一起吃饭,亚男依然叫她“小姑娘”,只是在那段日子里,亚男学会了抽烟。半年后,亚男也找了个女朋友,只是林烟从来没有见过,但据说很漂亮,很温柔;他俩在一块儿的时候很默契,谁也不会提起彼此的朋友,有的依然是笑声和那句俏皮的“小姑娘”,只是两人都尽量避开眼神的碰撞,偶尔出现的沉默会让彼此慌神。
  
  爱在峰回路转中继续
  就这样走过了春、夏、秋、冬,走过了晨曦、午后、黄昏、夜晚,时间悄悄地飞逝,林烟大学毕业了,她顺利地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亚男则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两人都忙了起来,联系很少了,有时候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林烟和男友分手了,理由很简单:在一起没感觉。像林烟这样漂亮、年轻,工作又体面的女孩子是不乏追求者的,刚工作半年就因工作关系结识了朱迪。朱迪是个热情开朗、活泼幽默的出色大男孩,他像一个跃动的音符,给林烟单调的生活注入了动人的旋律,两人很快坠入爱河。那时候林烟每天早晨上班都能收到一束玫瑰花,看着玫瑰花,林烟一天的心情都是雀跃的,歌唱的;下班后,林烟会看到朱迪准时地等候在办公楼下,旁边停着他的爱车--一辆擦得贼亮的摩托车,朱迪说:认识你之前,它是我心中的第一,现在你是。林烟听在心里甜甜的。沉浸在爱河里的林烟整个人都飞扬起来,她喜欢坐在摩托车上,让朱迪载着她兜风,那种飞驰的感觉像要飞翔起来,周围的一切都好像静止了。那段日子,朱迪带着她兜遍了城市里的每个角落,吃遍了城市里的每种小吃,林烟似乎忘却了亚男的存在。
  一天林烟接到了亚男的电话,声音有些沙哑、低沉,林烟这才想起来两人已很久没有联系了。
  亚男瘦了,看着很让人心疼,表情里也多了几分沧桑感,“嗨,小姑娘,好久不见更漂亮了。”“你也一样啊,还是那么帅气。”寥寥几句话驱散了初见时的不适。亚男说他也跟女朋友分手了:“在一起找不到感觉”,说的时候一脸轻松,似乎这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林烟看在心里却有些酸酸的,假装轻松地说:“嗨,这么帅,这么有才气,还怕泡不到妞,后面排队的一打一打呢。”“不打算再找了。”这句话让林烟心里剧烈地震颤了一下,看着他忧伤的样子,林烟有一种冲动:想过去抱他。
  朱迪带林烟见了自己的父母,他的父母很喜欢林烟,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朱迪的妈妈一直拉着林烟的手话家长,像待女儿一样,还送了她一条名贵的项链。后来,他们同居了,俨然一对小夫妻一样过起了亲亲密密的日子。初夜那天,朱迪欢喜得像个孩子一样,把那条带血的床单像宝贝一样收进了衣橱,只是那一晚林烟梦到了亚男,梦里亚男哭了。第二天醒来枕头有些潮潮的,林烟给亚男打了个电话,两人都有些沉默。
  后来,林烟和亚男共同的哥们A要结婚了,亚男是伴郎,林烟带着朱迪去参加了婚礼。林烟明显能感觉出空气中的异样,亚男盯着朱迪的那双眼神,让林烟感觉到害怕,那眼神好像一把利刃要把朱迪穿透,林烟慌乱地把朱迪拉开了。新人过来敬酒的时候,新郎悄悄地伏在林烟的耳旁说:“原以为你会跟亚男在一起呢。不过你的眼光很不错,这小子也很优秀。”林烟的心痉挛般颤抖了一下:曾经很多朋友都说林烟和亚男是很般配的一对。婚礼上,亚男喝得酩酊大醉,林烟是第一次看到亚男喝那么多酒。
  婚礼结束后,朱迪问林烟:“那个伴郎感觉怪怪的,特别是看你的眼神,该不是喜欢你吧?”“别胡说,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谁也没有机会了!”只是那晚林烟坐在飞驰的摩托车上异常地沉默。
  第二天林烟给A打了个电话,“放心,我昨天把他安全送回,现在已经没事了,只是他喝醉了时不停地喊‘小姑娘’,应该是喊你吧。唉,真不知道你们俩搞得什么明堂,整得彼此这么痛苦。”
  
  爱经不起等待
  朱迪是负责区域市场调研、推广的,工作要么很悠闲,整天粘着林烟老婆老婆地叫,可一旦忙起来那可就像陀螺停不下来。这次朱迪出差一个月,要去三五个城市,这对如胶似漆的两人来说可真是折磨,刚送上车,就不停地打电话,发短信,每天能发几十条短信,打十几个电话。等待总是漫长的,白天工作还好,最难捱的是寂寥的夜晚,时间好像静止了,怎么也等不到黎明。林烟对这样的夜晚总是感到害怕,因为她总会反复想起两个人:亚男和朱迪。也许思念是有感应力的,亚男给她打来了电话,这是A婚礼后首次联系。亚男说他参加校篮球比赛得了冠军,想找个人庆祝一下。
  亚男又黑了些,消瘦的脸上更添了些许成熟,林烟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感觉他越来越具有男人气了。“嗨,小姑娘,好像瘦了些,不过依然很靓。”还是那样,见面时亚男总是先夸一句。两人还是很有默契,开心地打趣,开心地喝酒,他决口不提林烟的男友朱迪。在朱迪不在的日子里,亚男就陪着林烟,陪她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打篮球……在别人看来俨然一对情侣。亚男是没有摩托车的,他说他讨厌摩托车,林烟想兜风的时候,亚男就拉着她疯狂地跑,直到再也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出一身汗。林烟也喜欢这样疯也似的跑,像阿甘一样,一直跑,直到跑累了,她说:“跑步能让眼泪通过汗液流出来,这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不会流泪。”
  一个月后朱迪出差回来了,给林烟带回来好多衣服、配饰,他说:“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买当地最好看的衣服给我的宝贝”。林烟很感动,也很愧疚。朱迪如往常一样带着林烟去兜风,坐在飞驰的摩托车上兜风是林烟最爱和朱迪做的一件事。林烟说:“无论心里有多么难受,只要兜一兜风,一切的不快都会被风吹跑。”那天,林烟让朱迪带着她兜了一晚上的风,朱迪也很诧异:那晚为何林烟要如此疯狂地兜风?
  一个星期后,朱迪又要出差了,这次去的是香港,归期未定。送朱迪上飞机的那一刻,林烟紧紧地抱着他,仿佛他飞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一样。“宝贝,等我,从香港回来后,我就向你求婚。”朱迪走后,林烟就病了,与其说是生病,不如说是心病。因为心事太重,人就变得特别的脆弱,疾病就有机可乘。亚男守护着她,病慢慢好了。
  这次出差真的好漫长,林烟等了又等,还是等不到归期,一直等到林烟生日的那天,朱迪还是没有回来。生日理所当然地由亚男陪她过,认识的5个年头里都是这样。只是那天两人都喝了很多酒,也许是酒精给了彼此勇气,在炽热的注视中,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亚男那种想要把林烟揉进身体里的拥抱让林烟无法呼吸,两个滚烫的身体终于冲破了一切羁绊,纠缠在了一起,亚男嘴中呢喃着:我爱你,小姑娘。这样的呢喃让林烟终于确定了:他爱她。
  
  不能再相爱就选择相忘
  只是这样的确定来得太迟,两个人总是等待着对方先开口,却最终把两个人的爱情推向了死路。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朱迪出差回来了,知道了林烟和亚男的事,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坐在那里不停地喝酒,最后他冲出门,发生了让林烟一辈子无法释怀的惨剧。深深的负罪感淹没了林烟,出殡那天,虽然朱迪的父母恨林烟,执意地反对,但林烟还是作为朱迪妻子的身份参加了葬礼,因为在心里林烟认定了朱迪是她永远的夫,只是这样的认定也来得太迟了。
  林烟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手里攥着朱迪没有送出的那枚戒指,拒绝见任何人,任凭亚男怎么敲门,怎么苦苦哀求,林烟也没有把门打开。一个月后林烟出现在机场,手上戴着那枚戒指。林烟选择了离开,也唯有离开能让彼此重新面对生活。走时林烟给亚男留了一封信:
  亚男:
  当我看到朱迪躺在血泊里时,我知道我们的缘分到头了,那滩血让我今生再也无法忘却,我只有选择逃离。
  亚男,我不知道该为我们的这段感情做一个怎样的结语,当我们能够相拥时,我们选择了等待,固执地等待对方先开口说“我爱你”,我们等了5年,我们错过了;当我们该背转身分开时,我们却选择了相拥,而这时的相拥却造成了对更多人的伤害,也让我们永远无法再去拥抱彼此;既然无法再去守护对方,就让我们选择相忘吧,有一种爱错过了就不再。
  亚男,忘记那个“小姑娘”,开始新的生活吧。
  永远不再的小姑娘
  两个月后亚男毕业了,他毅然背起行囊离开了这个有太多记忆的城市,去了远方。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24135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