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父亲的演唱会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母亲的祭日。
中国论文网 /6/view-2438593.htm
  
  上了年纪的村里人,至今记得父亲年轻时哼唱的那些歌谣。那些歌谣全是些山野乡曲,有的甚至是闲暇时编的顺口溜,可到了父亲嘴里,便成了一曲曲动听的歌谣。田间地头,下工路上,屋里屋外,父亲都起劲地哼唱,有时声音低沉如泣如诉,有时情绪高昂冲天一吼。其中的一首小曲“南京的飞机红格影影”,成为父亲的“经典曲目”,让人津津乐道。
  说起父亲的歌谣,大爷、大娘们便会说起母亲,说这个闺女当年如何因为挨饿而离家出走,却因为听到父亲哼唱的小曲,便决定留下来嫁给他。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极度贫乏的年代,父亲和母亲的故事像一个传说,他们的结合成为人们单调生活中茶余饭后的谈资,话语中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的,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可当时他们的行为惹怒了两家的老人,姥爷姥娘说没脸见人了,发誓不让妈妈进门;爷爷奶奶说这会让人笑话,把他们赶到村外的小草屋里去住。
  父亲母亲没有让人看笑话,他们每天在父亲快乐的歌声中下田,笑声回荡在村外的田野上。他们经常把刚摘下来的青菜送给村里的爷爷奶奶,也会背着小米、胡萝卜,一路哼着歌,走很远的路去送给姥爷姥娘。
  艰难的日子,父亲的歌谣温暖着母亲和我。不过,当我缠着他唱那首“南京的飞机红格影影”时,他却总摇头,转脸瞅着母亲:这可不是随便唱的。两个人会心地一笑,笑容里似乎藏着天大的秘密。
  母亲去世了,十几年间,我再也没听到父亲的歌声。
  毕业后,我留在城里工作,要接父亲进城时,他说什么也不去。后来,我买了电视送给他,他显得很激动。
  晚上,打开电视,原声态歌手阿宝用高音亮嗓吼出民歌时,父亲好像有点忍不住了,连说:“真过瘾,看人家那嗓子,都快把咱的窑顶给震塌了!”
  我说,您唱的那些,阿宝也没听过。父亲竟害羞地笑了:“过去的事不说了。”拿出根纸烟凑在嘴边,“我唱的那些算什么?都是随口哼哼的。”我告诉他,你爱唱的那些《走西口》、《五哥放羊》网上都有。父亲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我:现在哪还有这些?
  过了年,父亲来到县城,看见我的电脑就说,快打开让我看看!
  父亲坐到电脑跟前,学着打拼音,笨拙而认真。点开那些他喜欢的歌,他仔细地听,少有的欢快表情,却又夹杂着遗憾:和过去唱得不一样了,不一个味儿。
  一天中午,我应酬一个饭局,吃了饭回家,正要推门,听见家里有动静,我赶紧把头贴在门上,原来是父亲一个人在家里唱起来了。
  “南京的飞机红格影影,天黑下来拉起了灯,铺开铺盖热炕头,搂着亲亲睡觉觉,哎依呀…………”
  这就是那首让很多人念念不忘的小曲。
  父亲字正腔圆地唱着,唱得津津有味,唱得高亢激昂。
  我突然想起,今天是母亲的祭日。
  在门外静静地听,心底涌起一种感动:一个人的生命旅程中,能有一份爱相伴始终,能有一首歌相伴始终,是多么幸福!
   我在门外伫立了一个半小时,倾听父亲给母亲的专场演唱。
  niushujuan@sina.com
  (编辑:牛淑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6/view-243859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