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这个童话不太美

作者: 小 青 陈 敏

  ■口述\小青 文\陈敏      一个大学生爱上了我,我们开始了美好生活。      他说我长得像山口百惠      我家在农村,高中毕业后,辗转来到成都一家小宾馆做服务员。
  那年夏天,我们宾馆来了一个背包旅游的青年,斯斯文文,戴着眼镜,是南方一所大学的学生。我送他进了房间,他很感谢,又诚恳地说:“你长得真像山口百惠,风中的百合一般。”
  他叫范子鱼,中文系大二的学生。那几天,他早出晚归地游山玩水,回来就找我聊天。他常常惊叹地说:“你也读村上春树吗?你还喜欢顾城的诗歌?”有什么奇怪的?如果不是家里太穷,我肯定能考上大学。
  一周后,范子鱼即将返回大学,我莫名地落落寡欢。那晚,他约我出去吃夜宵,说是为他饯行。我无法拒绝。心中满是离愁别绪,我头一次喝了三杯啤酒,脸发烫,头也晕,他忽然紧紧握住我的手,对我说:“我很喜欢你,你能接受我吗?”他眼中灼热的光,让我心跳不已,竟有落泪的冲动。沉默半天,我摇了摇头,“你是大学生,我只是高中毕业的服务生,我们不合适。”他很生气地说:“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这些门户之见?我喜欢你就够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玉镯,说:“小青,这是我今天特意买给你的,请你收下吧。”
  第二天,他背着大包上了旅游大巴。我戴着他送的玉镯,躲在窗户背后,向他默默挥手。
  之后的半年,范子鱼的情书一封封如浪潮般涌向我,温柔,热情,信誓旦旦。他翻来覆去地说:“你是我的初恋,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孩,我毕业后一定会娶你。相信我,会给你幸福!”
  他描绘的美好蓝图,终于让我辞了职,从成都来到上海,在范子鱼的大学附近租了间房,找了一份饭馆的工作。
  圣诞节那天,我给范子鱼的寝室打了第一个电话。10分钟后,他在漫天飞雪之中朝我狂奔而来。那晚,子鱼在我那里留宿,从此,我们开始了同居生活。
  
  我又怀孕了,决心留下孩子
  
  同居越久,越期望有结果,我开始关心他的家庭。他只是说自己就是上海人,父亲早逝,由母亲带大,其他便支支吾吾。我三番五次地提议去拜见伯母,大四的那年寒假,他终于同意了。
  那是一间60平米的小公寓,伯母是个干净利落、举止挑剔的女人。子鱼很恭敬地说:“妈,这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不敢反驳,看着她的眼神刀子般在我身上游走。她问我家境如何,姊妹几个,我都照实说了,她脸色阴沉,没说几句就回房了。若她知道我是高中毕业,后果更难设想。
  子鱼也变得脸色苍白,马上跟进卧室去安慰伯母。他完全像一个没有主见的孩子,哪里是那个信誓旦旦能给我幸福的男人?
  去年6月,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第一次怀孕,我和子鱼都无异议,马上去医院心惊胆颤地做掉了。但这次,我不愿意伤害这个无辜的小生命,何况,子鱼马上就要毕业,婚期将近,我要等着做他的新娘!
  我没有跟他商量,悄悄留下了这个孩子。
  子鱼找工作不太顺利,8月份才勉强进了一家公司当文秘,每个月工资2500元。他每个月给我1000元,说留1500元要孝敬母亲。后来,他回家越来越晚,偶尔回来一身酒气,也不说话躺倒就睡。再后来,他一周只过来两次。打他电话,他总是心不在焉地说:“在陪客户。很累。你别烦我。”我一向不喜欢争吵,只好挂掉电话,默然哭泣。我觉得子鱼变了,可是我无能为力。幸好,我还有这个孩子,或许能够力挽狂澜。
  
  梦碎了,人走了
  
  我想错了。
  去年10月,我孕期4个月,小腹已经微微凸起,终于被子鱼发现这个事实。他暴跳如雷,马上要求我去把孩子做掉。我坚决不愿意。他扔下1000元钱,拂袖而去,变脸道:“别做梦,想用孩子威胁我和你结婚!”
  我欲哭无泪。不是子鱼一直在给我编织美梦吗?如今却说我在做梦!
  从此,他仿佛人间蒸发,竟然再也不出现。我去他的公司找他,才发现他早已换了工作。他连手机都已经换掉。
  12月份,我大着肚子,在饭馆工作已不方便,经济捉襟见肘,迫不得已,终于去了他家,想找伯母谈谈。
  开门的正是伯母。我说:“伯母,我找子鱼。”她在门后警惕地看着我:“找他干吗?”我指着肚子,很困难地开口:“子鱼是我孩子的父亲……”她冷冷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他的孩子?别以为他刚毕业就好糊弄!混帐!”
  门撞上了。我坐在楼梯上,嚎啕大哭。我怎么会爱上这样自私怯弱的男人,甚至打算为他未婚生子?我不止一次想到了死,可是孩子在轻轻地踢我,给我生活的勇气。
  饭店老板好心,照样给我付工资,说等我生完孩子再说。
  我并没有放弃找子鱼,但毫无结果。每次去他家,伯母根本连门都不开。我对子鱼,仍然心存幻想,直到今年1月。
  那天傍晚,我偶然去外滩散步,忽然看见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范子鱼挽着一个衣服考究的女子在闲逛。
  这对俊男靓女,缓慢地走在冬日的阳光里,相互依偎。他对她深情款款,替她拂开额前的发,为她系好围巾,仿佛,她才是他承诺过万千次的初恋。
  那一刻,我腹内绞痛,竟然跌倒在地。孩子早产了……
  如今,我抱着这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在上海艰难度日。爱情已经支离破碎,我准备举起法律的武器,维护孩子和自己的权益。
  北京毕午成律师认为:未婚生子遭遗弃,注意两个要点。
  一是想让对方赔偿,必须在法律上举证,可用亲子鉴定的方法证明孩子父亲系范子鱼。之后去当地妇联及一些媒体投诉,通过组织施压和舆论谴责让对方给予赔偿;或者私下和对方协商赔偿问题,协商不成申请法律援助打官司。男方应该给予受害者小青一定的经济赔偿。
  二是我国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并不得歧视。关于孩子抚养问题,可由父母双方协商解决,如协商不成可向法院起诉,由不抚养子女的一方向抚养子女的一方支付抚养费。
  zhaozhen1996@sina.com
  (编辑:赵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