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末世风水

作者:未知

  有历史的城市,最初也都是由河流缔造的,不论游牧民族还是农耕民族,逐水而居是最初的需要。古代堪舆学风水术中,“避风找水”,是基本准则。比如,《阳宅十书》中描述的理想居住:“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从方位来看,似乎北京更符合这一标准。北京南有永定河,北有燕山;紫禁城前有金水河,北有景山。金水河、景山完全是人工修筑,而景山的空中俯瞰还是一尊佛像。古人认为东、西、南、北四方各有一神,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南方神朱雀,朱雀属火,城南必须有水,以水克火。北方神玄武,玄武属水,因而城北必须有山,以山压水。如果山是不动石佛,则效果更佳。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6/view-2666227.htm  北京天下形胜
  元朝建都北京时,元大都即是由天文学家、水利学家刘秉忠和郭守敬师徒二人汇集风水名家堪舆规划的。整个城市按照“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古制建造。古人对北京的形势判断是:“旱龟”。北京山势已定,西部的西山,为太行山脉;北部的军都山为燕山山脉,均属昆仑山系。两山脉在北京的南口(南口是兵家要地)会合形成向东南展开的半圆形大山湾,山湾环抱的是北京平原。惟一的缺憾就是水流不够,于是二人引地上、地下两条水脉入京。明成祖朱棣定北京都后,要废除元代的剩余王气。便将宫殿中轴东移,使元大都宫殿原中轴落西,处于风水上的“白虎”位置,加以克煞前朝残余王气,并凿掉原中轴线上的御道盘龙石,建设人工景山。明朝固然出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皇帝,但是都很好地担任守门员,“天子守国门”,直到崇祯都不例外。可见,北京作为帝都的风水还是蛮负责的。
  北京被山脉环抱的层数最多。风水的第一条标准就是山环,山环抱的层数越多,标示拥戴者众。发源于昆仑山脉的左右两侧山脉都是环抱北京的,从世界的范围看,北京左边从里到外被朝鲜、日本、美洲大陆环抱,右边从里到外被东南亚、印度、阿拉伯群岛和非洲大陆环抱,而且各大陆上的山系,基本上都略微内拱,这明显是左右朝揖的架势。澳大利亚没有大山脉,可澳大利亚明显是东南跪倒,西北朝圣的姿态。如有异议,请参考中央台新址造型,跟澳大利亚地图对照。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够像北京一样被如此众多的山脉环抱。有所不足的,贝加尔胡,黑海、里海乃至地中海等背后大水,略微削弱了中国在欧洲与中东、非洲的发言权。使得中国整体气脉不够深厚。不过从黑海、里海发端的山脉体系,如同龙形,一直延伸到中国东部,渤海明显是龙口。如此一看,则天下风水,一目了然。
  天津之卫
  “天津卫”,是自古的说法。虽然渤海是内海,可没个卫队,总是不放心。历史上英法等国经常在这里进进出出,打得僧格林沁、胜保等人狼狈无比,咸丰慈禧没了主意。在和平年代,天津的作用则颇为明显。
  天津,6000年前逐渐形成天津平原,自5000年前黄帝在蓟州府君山上向广成子问道――广成子是道家的仿制品狂人,也许是温州小商品的鼻祖,黄帝找他做什么,居心不问可知。果然不久黄帝就弄了个仿制飞行器飞上去了。
  黄河的三次北迁人海,退水还田;1404年明永乐二年设卫筑城,天津以地处海河流域之下游、上吞九水、中连七十二沽、下入渤海之势,终成为环护京畿门户的繁华大都市。海河水道的自然弯曲形成难得的太极曲线。很幸运,这是太极阳图,跟伦敦不一样。因此虽然有说“卫嘴子”,但天津人的实干也是很阳刚的。
  天有象地有形。从高处俯看天津,北有山脉环绕,高空俯视有如飞龙。青龙盘绕,阴中有阳;南部有山东半岛状如龟形,似有老龟托扶,阳里带阴;中间结穴平原,使得天津及河北南部地区就好似神龟背驮着的一件宝物。北京作为旱龟与蟠龙,又给了天津很强的背后助力。
  天津:后天成天马
  有人出示清乾隆年间的天津老城厢的定位地图,并分析了老城厢周围三个太极以及用三个太极的轴线、切线、鱼眼线等方法定位了天津老城厢及城内重要建筑的位置,虽说略有牵强,但无论如何,天津老城厢的选址与城内布局,还是完全按照城市建筑风水理论执行的。风水理论认为“吉地不可无水”、“寻龙择地须仔细,先须观水势”、“未看山,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水受到了风水家的极端重视。
  北靠西北燕山龙脉、东南望渤海、中结广阔平原、内有众多水域滋润万物为老城厢的外围风水理论依托,再选“横水有环抱,去水欲盘桓,聚水又清悠,屈曲终有情”的海河为水龙,最终选定阳地之海河西岸为城址,并占据先天太极的“水龙”鱼眼之位,进而形成了坐北向南,北高南低,背山水绕的大风水城市格局。虽然城北面也有水脉环绕,但水势为弱又呈盘曲、环绕、怀抱之势且迎合东侧主体水脉,但这样一来,天津多出人才,但辅弼者多。
  城内规划更按照后天八卦布局,城外有护城河环绕,城市方形,城内中央无极土处建鼓楼引出十字大街,楼下纵横贯通,引发城市活力。西北乾位阳地设立行政官署,艮位设立少年学堂,并立文昌庙作护佑,东南文昌巽位设立星魁楼,西南坤位阴地聚水成坑(天津地区的主导风向为西南风,为城市内部保持湿润有一定功效),城周四门,风水秩序井然。虽然人为雕琢,过于刻意,但确实颇有规范效用。
  随着天地变化,城市发展,天津的地理形态也渐显出来,酷似飞马。当然,这是后期逐渐形成的,但天地释然,终究要出现,头、颈、腹、腿、翅等俱全,卉人将大地之体拟喻为人体,其中将山喻为骨骼,而天津最北部区域皆为山脉又恰在马的头盖骨位置,以应其喻。后期建设的于桥(翠屏湖)水库,也落应在马口腔中之唾腺之处,故水库水量常年充沛、水质清澈、甘甜,成为京津两地重要饮用水源。
  马,在易经中定位为天(乾)马、午马,大阳之意。马是充满阳光的生物,汉语中与马有关的词汇俱为吉祥。天津版图形如天马,是后天自然形成。
  西北望长安 可怜无数山
  西安,古称丰镐,秦朝为咸阳,汉唐盛世都谓长安。汉朝张良对“西京”的风水评价极高,刘邦接纳他的主张,定都长安。西安为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心脏,而关中平原四周有山原、河川所环抱,犹如一座规模庞大的天然城堡。
  关中平原南有终南山、首阳山、太白山及其后面横亘的秦岭,西有岐山、陇山、六盘山等天然屏障,北有黄土高原,东有骊山、华山的屏蔽和重要的函谷关通道。关中平原的西北、北面、东面又有黄河为天然壕沟。关中平原上有渭河、泾河、洛河、灞河、沣河、沪河、�河、灵诏河等历史上称之为“八水绕长安”的情形。因此,西安可谓是“天下之脊,中原之首龙”、“关中自古帝王州”的都城圣地。
  相比洛阳,西安更具格局,也更有大风水气质。但近现代看,却又略微偏向内陆,不利开拓,只可守成。
  从地理角度看,汉长安城位于龙首山北麓,近渭水南岸,地势较低洼,水含盐分高,咸卤。从军事看,也不利。 所以到隋文帝时,去旧图新,决定迁都至龙首山南麓,兴建大兴城。具体规划设计由宇文恺负责。他利用龙首山麓大兴地区六条冈阜看作是乾卦的六爻,最高的一条九二置宫阙,是皇帝居住的地方。稍低的第二条九三立百司,为中央各部门办公的地方。九五这一条虽然比九三低,但在乾卦中九五位赛,不是凡人居住之地,所以在此盖庙宇,修玄都观、兴善寺等,让神仙菩萨去住。
  这种设计,使统治机构处于全城制高点上,宫室、百官衙署都居据高地,显示出统治者高高在上,主宰天下,传之万世的思想和气派。安全可靠,处于监视下层百姓的位置。从地理环境来说也是最好的,地势高,干燥,不易生病。可见宇文恺深通风水的道理。隋代的大兴城也就是唐代的长安城,没有大的改动。它北临渭水,东有灞河,南对终南山。唐高宗李治患风痹症,讨厌太极宫潮湿,于是龙朔三年(663年)搬到更高的大明宫。大明宫位于龙首原的最高处,每到天晴时,南望长安城,下视终南山如指掌。从地理条件看,比汉代长安城优越多了,形成了八水绕长安之势。
  大明宫出了无数帝王故事,武则天,上官婉儿等人恐怕还是喜欢阳气较重的宫殿,去除自己女性阴气劣势。此外,周围山脉过多,对女性天然有种压制,故此选择大阳所在,也是女权主义者自然的呼声。
  山如北斗城似锁――温州
  温州是中国风水第一人的所在地,是第一个写葬书的郭璞草创的。晋朝时,他流难到温州,受温州当地邀请来建一个州府。他根据温州的地理地貌,温州有瓯江,有南溪江。他在建的时候不光考虑到风水,还考虑到地质的实际情况,温州北岸的土比较松软,受沙石的冲刷,地基不稳,所以他把整个城市建到南面。反面建城的问题在于,居民可能对微言大义重视不够,此外就是重水胜于土。因此温州人对财富追求极为旺盛,且喜好仿制。
  郭璞根据温州周边所有的山势山形设计了温州城,周边的山势山形正好是北斗七星的形状。
  他不但修了城池,还建了64个泉、5个水塘,用5色5水来调整这个城市的结构。温州是相对封闭的,环山而建,风水空间相对独立。这种风水能避免战祸――两次大的浩劫,第一次是明教教主方腊起义,围困温州46天没有攻下,最后撤兵;抗日战争时期,当时温州作为一个桥头堡、根据地,免于日军的侵袭和对城市的破坏。如果温州未来对水北开发比重更大,且将地下基础夯实,则会更加出众。
  上海来海上
  上海的龙脉在余山,是为山龙;黄浦江与苏州河相交,构成三叉戟形状,是为水龙。上海的风水以水龙见长。但是要以山龙为千,水龙围着山龙,这样的风水就是大风水。于是,余山有上海第一风水宝地之说,而黄浦江东边的小陆家嘴地区则是另一块风水不错的区域。这两个区域,也正在成为上海最有潜力的“富人区”。
  余山是上海惟一的山,地理优势不言而喻。多年前的“中国第一豪宅”、售价1.3亿人民币的紫园一号就在这里。现在,第一天价豪宅的名号改归世贸余山庄园,单套最高售价高达2 5亿。山从江苏蜿蜒过来,到这里戛然而止。根据中国传统风水学,山不走了,就结穴,所以这里是龙脉所在。
  小陆家嘴地区在黄浦江东面,而且此处黄浦江正向西凸出,形状上正好把小陆家嘴包裹住。但与余山不同,小陆家嘴地区属于绝对的城市中心区,不可能建别墅。因此,这里的三处顶级住宅皆为公寓,分别是汤臣一品、盛大金磐和鹏利海景,价位大体在每平米10万人民币上下。
  从风水上说,水不及山稳定。如果水体受到严重污染,原来的好风水可能就变成了坏风水。所以,余山是上海第一风水宝地。不过在上海地产界,风水的地位远不是决定性的。因为风水问题总有办法补救。广东佛山等地看地需要带风水师,而上海则很少,主要因为上海风水受到各种水脉影响,财运极盛,倒也不指望非要占据绝顶好地了。
  金陵王气黯然收
  南京,又称金陵、建业、建康、江宁、石头城。秦始皇东巡会稽时就看了出来,因此想尽办法破坏其风水龙脉。开挖秦淮河,秦淮河在一定程度上对南京形成削弱;切断石头山山脉,填塞秣草,改名成了“秣陵”。
  诸葛亮称:“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指出孙权占有地利之便。朱元璋定明朝首都于南京,就认为,“金陵险固,古所谓长江天堑,真形胜也。”南京风水的最大缺憾是长江在北,紫金山在南,建都于此,政权往往为半壁江山。若西面有山,则安全自固。
  南京城的风水历来被堪舆家所称道,说:“金陵是都,虎踞龙蟠,兴王之届。”南京城周围有马蹄形山林体环绕,开敞的一面比较平坦,并有长江及其支流萦回其间。明南京城的选址,据《明实录》记载,是1366年朱元璋令当时最著名的风水先生刘基卜地,定新宫于神山阳。
  明代著名文人杨荣写《皇都大一统赋》称赞南京风水说:“既渡江左,乃都金陵。金陵之都,王气所钟。石城虎踞之险,钟山龙蟠之雄。伟长江之天堑,势百折而与流。炯后湖之环绕,湛宝镜之涵空。状江南之佳丽,汇万国之朝宗。此其大略也。”
  石头城为白虎,钟山为青龙,朱雀、玄武既全,又有长江天堑半绕,由阴、阳协调的观念发展而来。不过按照长江走向,为太极阴上阳下图,则可创业不可守业,可一时颇难一世。故此南京建都,多半难久。就算正统的明建文帝朱允�,也被四叔朱棣如履薄冰地打了下去。山南水北,多半文气较重,而少金戈铁马的杀伐决断。历史上,不断出现“一片降幡出石头”的场景,而抗日战争又被日军血腥屠杀,便是如此。
  老外都城面面观
  作为早期的世界中心,伦敦风水也不坏,但是亚平宁,比利牛斯,阿尔卑斯山等,却构成了一个后背朝向伦敦的蜥蜴形状――这也是英国和欧洲大陆始终处理不好睦邻关系的原因。而泰晤士河在伦敦老区则非常风骚地有个反太极图造型,阴盛阳衰,水居其上,所以英国女王立宪,所以工业革命是从纺羊毛开始,所以伦敦经常大雾迷天。
  而华盛顿更加鲜明。海岸山,内华达山,落基山,喀尔巴阡山等拱卫,东面大西洋曲线妖娆。而这些山脉有效抵挡了五大湖水系对于美国风水的不利影响。但因为山势薄弱――背对太平洋。没有什么山说自己厚实肥硕,故此美国经常会有在两大水同时动手的无力感。二战时希特勒最忌讳,却又情不自禁的两线作战,同样被美国人无可奈何接受了。世界上数美国人的末世感最明显,想来出自腹背受水的不安全感吧。水为阴,为财,但多则损,现在美国的表现明显是钱多了烧的。
  根据周易推算,所谓末世,是某种信仰“尔国临格”,之前确乎有些天灾人祸――但绝对没那么严重。想来地外文明也绝对舍不得破坏本来就没有废掉的城市文明、城市风水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2666227.htm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