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向月球开炮(外一章)

作者: 若 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愚人一思考的时候,上帝就会微笑……于是就有了千奇百怪的人间万象。有的温馨,有的可笑,有的甜蜜,有的悲哀,有的惊喜,有的沮丧……这一切请容我慢慢道来,也请您慢慢品味……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记住那个老电影《英雄儿女》,具体的情节我也是恍恍惚惚有些印象,但是里面的英雄王成对着步话机大声喊着“向我开炮!向我开炮!”的形象却好像是记忆犹新。2009年10月9日,NASA决定向月球开炮,可是我们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过月球在向我们大喊:向我开炮!向我开炮吧!是月球喊不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听呢?
  NASA向月球开炮的原因是要研究月球上是否有水的存在,人类将来也许要到月球上去生活,科学家们认为进行这项研究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从月球上取回岩石样品,在实验室里进行分析和测试。月球毕竟离我们很遥远,惟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卫星向月球投放重型炸弹,来收集月球上的岩石样品。这一切听起来好像合情合理,而且对宇宙的探索和征服也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可是,月球究竟是属于谁的,我们有没有权利向月球开炮,轰炸月球的后果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10月9日这一天,天下所有热心人的天文望远镜都对准了月球,可是观看的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轰炸月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壮观和艳丽,轰炸的结果只不过就是让人们看到了两股轻轻的烟尘。有人戏言说要办好这事儿,NASA应该去请好莱坞的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如果让他来导演这出好戏,一定会触目惊心,令人终身难忘。与此同时,美国的一位作家Amy Ephron却在Twitter上展开了一场挽救月球的活动,她的主题是“Help Save The Moon”,她担心这种科学实验的结果会使我们人类最终丧失月球。我们是宇宙的主人吗?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对宇宙进行控制吗?她并不反对对宇宙空间进行探索和研究,可是究竟什么是我们科学研究的底线呢?
  有人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小题大做,只不过就是为了取点月球的岩石样品进行研究,哪能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呢?月亮不还是月亮吗?没错,今天的月亮还是月亮,可是,如果我们人类征服的欲望不断地恶性膨胀的话,那么我们明天还会有月亮吗?如果我们人类成千上万年来理所当然地认为会永存的月亮有一天突然不复存在的话,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呢?
  首先,我想到的是没有月亮会给天下所有的恋人所造成的麻烦,千百年来,月亮一直是浪漫的象征,多少文人墨客笔下都以月亮为题,写下了无数动人的诗篇,述说着相思相恋的寸寸柔肠。如果没有了月亮,我们还能说月亮代表我的心吗?按照“月上柳枝头,人约黄昏后”去做的恋人们,如果没有了月亮,怎么能知道什么时候去赴恋人的约会?科学巨人爱因斯坦也曾经说过:I like to think the Moon is there even if I am not looking at it. 如果没有了月亮,那么爱因斯坦会不会在地下辗转反侧,永不瞑目呢?如果没有了月亮,我们人类会不会真的是应了苏轼一首诗里写的“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呢?
  我们今天向月球开炮,那么明天我们又要干什么?科学的进步究竟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呢?赵鑫珊在《穿长衫读古书》这本书里,讲了一个《庄子・天地》中的故事,说的是子贡经过晋国,在汉阴遇到了一位浇灌田地的老者,老者用一个水罐取水浇地,一次一次十分费力。子贡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用一种先进的叫槔的浇水机械工具,而一定要用这种笨拙而古老的方法呢?老者回答说:“我听我老师说,人使用投机取巧的工具,就会做投机取巧的事,做投机取巧的事就会产生投机取巧的心理(机心)。一旦有了机心,人的心灵便不会纯净了;心灵不纯净,心神则不定;心神不定便远离了大道。我并不是不知道有这种机械,而是不愿意使用它。”一席话,说得子贡哑口无言,不知道NASA的科学家们听了这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感想?科学技术可以日新月异,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主宰宇宙,然而人心人性也一定要只争朝夕吗?
  我无意反对对月球进行的科学研究,两颗炸弹也不可能会毁灭月球,但是即便是月球上有水有空气,我还是不想去月球上居住。我不是没有这样的想象力,而是觉得我们自己都没有管理好我们现在居住的地球,到了月球上就一定能建立一个美好的家园吗?月球上会不会有战争,会不会有环境污染,会不会有种族歧视,会不会有原子弹,会不会有贫穷和饥饿,会不会有丑恶呢?如果我们有一天把地球糟蹋得无法生存下去了,难道我们就不会在月球上犯同样的错误吗?如果有一天在月球上也无法生活下去,那么我们的下一站究竟在什么地方呢?是天王星、海王星,还是火星呢?难道真是像萧伯纳说的那样:我不知道月球上面是否有人类居住,如果真有人类居住的话,那么我想他们一定是把我们的地球当成自己的疯人院了。
  据说NASA的科学家们对这次轰炸月球兴奋不已,这次实验的结果证明月球上很可能有水,如果是这样的话,将来人类到月球上去生活很可能就会变成现实。不管我能否等到这样的一天,也不管我是否能在月球上生活,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永远拥有一轮圆月,子子孙孙永远都能吟诵这样的诗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无论是身在天涯海角,还是近在咫尺眼前,都能铭记: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在这个地球上呆久了,已经习惯了月亮的陪伴,至少在黑暗之中,月亮留给人们一丝温馨,一丝浪漫,一丝柔情和一丝对光明的期盼……因此,我只想对NASA那些热衷于轰炸月球的科学家们说,下次请您一定手下留情,把月亮留给我们吧!

论文来源:《新青年》 2010年第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10412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