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末世里的宠爱

作者:未知

[1]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7/view-11118484.htm  李默默握着拳头,脸上带着喷枪般的火焰。
  一刻钟前,班里的女孩子们抢着戴一只琉璃戒指,许愿谁能一下戴上,将会流年大吉。轮到李默默时,她腼腆的咬着下嘴唇,双拳紧握,不肯伸手。突然,一个短发女生强拉过她的手,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但戒指怎么也推不到底,短发女生把李默默的手翻过来,大家一阵惊呼,哦,你手怎么了!
  李默默生来手指和手掌之间就长着禽类一样的蹼,因为手伸不直,只能握着,所以有种憋屈,让她不安的不止是不能戴戒指的与众不同,她也害怕某天哪个男生突然想要牵她的手。常常感叹,若能给她一双普通的手多好,哪怕粗糙像男人也行啊!
  唉,谁找你做女友就省了,连钻戒都不用买。喂,说话别太刻薄。听到这里,李默默抬头望着说话的漂亮女生,她接着又说,是连手套都不用买了吧!
  瞬间,李默默的焦虑症像被摇醒的香槟,她冲出教室,只顾生气,面前突然一黑,倒在了地上。
  找死呢!一个男人半窝在地上咆哮,满嘴酒气的骂,走路不看道,傻妞!说完,扬起拳头。
  喂,你打人不太好吧!熊百日拦住男人,拉起地上的李默默。
  唉,撞倒人还想走?男人不依不饶,一把拽住画夹,画纸散落一地。
  熊百日甩开男人的手吼道,她一个女的能把你这么大块头撞倒?一句话问得男人哑口无言,骂骂咧咧地走了。
  李默默张口一句,谁让你多管闲事!她讨厌莫名的同情,但地上的一幅子午莲,恰到好处的粉色,不多的几笔勾勒出莲花的风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2]
  熊百日从小爱画画,他背着画夹,来到这座城市时,身上只有一千块。缺钱时,他在街头画素描,给杂志画插图。当卡上只剩下五百块时,他只得放下画笔,在恐怖屋里做僵尸,周末给婚庆公司搬运器材,到水果仓库去包装八毛一箱的水果,最潦倒时,他在地铁里把房东的名片画成人民币。
  熊百日很早熟,李默默却不想长大。
  当熊百日为李默默挡住醉汉时,她是欢喜的,哪个女孩心里没有一个救世英雄呢?于是当李默默在校园里看到熊百日卖的樱花书签时,毫不犹豫的买了五十张。
  你要这么多书签干嘛? 到夜市上去卖。
  那你到批发市场去买啊!
  我懒得跑这么远……哎,我说,你管我呢,我用书签做门帘不行吗?
  李默默和熊百日同居的那天,李默默真的用樱花书签做了个门帘。李默默看韩剧傻里吧唧声泪俱下,熊百日用手指弹她的额头,用《一个勺子》里的西北农村口音说,你给我悄悄!
  李默默又疼又好笑,学着熊百日的腔调说,你给我悄悄!
  没有一世的岁月静好,李默默在充满樱花书签的房子里患得患失,并非因为熊百日,而是因为她的那双手。
  熊百日很忙,还是没什么钱,总埋怨李默默太能花钱。
  生日时,李默默订了一只蛋糕,上面有熊大和熊二。晚餐前,熊百日接到一个电话匆忙出门,李默默的心有些凉,等到街灯一盏盏都灭了,才带着眼泪睡下。
  熊百日把李默默抱到房里,她搂着他的脖子说,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熊百日说,怎么会呢?我是熊大,你是熊二,我们要一起对付光头强。
  李默默却把握着拳头的两只手同时伸到他面前,认真的说,你是大熊,我是叮当猫,我为了你才留在这里。
  熊百日沉默了一小会,摸着李默默的头笑了起来,难怪你喜欢哭,老想着另一个时空的家啊!
  李默默没有做声,掰开蛋糕上的熊大,喂到他嘴里,生日快乐! [3]
  熊百日回家时,李默默横在地上,手腕上淌着血。去医院的路上,李默默突然醒来,问熊百日,颓废是什么?
  邋遢,胡言乱语,不爱钱。
  还好,我比较喜欢钱。李默默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还有好多美食没有品尝,好多地方没有去过……
  嗯,我会带你去。
  我怕又会想不开。
  有我在,你不会的!熊百日握着她的手坚定的说。
  李默默越来越低的声音呢喃着,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就又睡去了。
  从医院回来,李默默像开了光的法器,突然有了灵性,明白庸常的生活是一种人生拖累,看着人群带着短视、愚昧、偏见而活,诘问内心,人生,人生啊,到底是什么?
  她花钱买愿望,房间里堆满了或夸张,或含蓄的logo,然后望着这些被物化的快乐放恣的笑,站在太阳下让脸上渗出的油脂融化掉化妆的痕迹,把各种口味的冰淇淋放在一起,像搅合韩国拌饭一样使劲糟蹋。
  鲁迅那个老头说,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李默默想毁灭一切,就像这个世界刻薄无情的毁掉她的善良、单纯、对美的希望和对恶的宽容一样。
  李默默认识了一个会弹木弦琴的男孩,他会做心形的卡布奇诺,会用薄荷叶子煮茶,爱在午夜听引擎的“轰隆”声,喜欢提醒李默默,又有时装周开秀了,新车换个前顶巴会更好,Bialetti的咖啡机出了新款……他哪怕只拉动一下椅子,也能让李默默心动很久。
  男孩像一张适于安置在流光中的剪影,供李默默膜拜,她像捧戏子一样为男孩捐纳,为他买幻药,陪他堕落。 [4]
  一天,男孩约了一群人,野猫般占领了小屋各个角落,热闹的像阿拉伯集市。
  当熊百日在阳台上找到李默默时,她忙着把手镯扔向一只瓶子,另一只手拎着半瓶酒,看到熊百日,兴高采烈的说,来的正好,帮我……
  不等她说完,一脸黑线的熊百日夺过酒瓶,到厕所操起一只脸盆敲起来,散了散了,都散了。
  男孩问熊百日,你谁呀?   熊百日把酒瓶往桌上猛地一敲,你二大爷!
  酒瓶碎裂一地,于是,一场架难免了,男孩给了熊百日一个耳刮子,有人抱住熊百日的腰,他用脚使劲踢,“哎呦”一声,李默默被踢到了地上,裙子染红了一片。
  人群散去,熊百日一脸的赤红淤青,虚肿着眼睛给李默默挑出小腿上的玻璃碴子。疼吗?刚才该躲远点,还往前傻冲。
  我是被你踢到地上去的!
  你想救那个小白脸!醒醒吧,人家玩你呢!
  是,我就喜欢玩,我就喜欢小白脸,起码小白脸尊重我的付出,不会让我做好的一桌饭菜冷掉,你呢?便后不冲厕所,饭后不擦嘴,你连红酒都不会开,你只是个邋遢的街头卖艺的……
  “啪”的一声,李默默捂着脸,对熊百日认真的说,别侮辱我的梦想!
  李默默歇斯底里的喊,滚!
  两天后,熊百日让李默默安心住下,在书桌上留下一张小画――驿外疏林,一人一马,写下“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后,离开了小屋。
  就这样,熊百日消失在李默默的人生里。 [5]
  李默默断了所有人的联系,毕业后,认真做事,保有梦想,只是她再也不看熊大、熊二和小叮当的故事。
  一年的圣诞节, 一个圣诞老人给孩子发糖果,食指上有没洗净的油彩,惯于拿画笔的粗糙!李默默几乎想要追上去,但圣诞老人的一只跛腿让她失望了,一定不是他,因为他有一双漂亮的腿,她常常叫他“长腿怪”。
  李默默决定不再等候,她要去另一个城市。在收拾东西时,熊百日留下的小画跌落了,小画的背面露出了另一张画,一个搬砖的男人,“我用双手搬砖时,就没法抱你,不搬砖时,就没法养你。”李默默想起熊百日粗糙的手,冬天带着裂口,心里一阵发紧。
  她找到房东,退了钥匙,难得当所有一切都沧海桑田,房东还是老样子,想起那张被画成人民币的名片,忍不住笑了起来。
  有大发展了,好哇,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前途。房东一股领导画圈的口气。
  呆腻了,想换个环境。
  嗯,你们要走了,我才说,怎么能找高利贷借钱呢?可惜了熊啊……
  李默默感到心慌,一种不祥开始弥漫,忙问,大叔,您说什么啊?什么高利贷?脑袋全是那年一屋子的大logo、新车、酒和幻药,以及那个小白脸。
  跟我装什么,熊的腿被打瘸了,还是我帮垫的医药费……
  李默默猛地抓住房东,他在哪?他现在在哪?
  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房东扒拉开她的手,你找他干吗?
  还钱,他欠我好几十亿!那个……死瘸子在哪?李默默有些发狠。
  不知道。
  李默默腿软了,眼前是城市雾霾中的人群,房子你还租吗?李默默伸手拿钥匙,决定留下来,找到那个――死瘸子,告诉他,放下砖头,给老娘一个大拥抱。
  童话里,有一种浪漫是小叮当永远和大熊在一起。现实中,有一种宠爱是哪怕倾其所有,也要让你一世无忧。
  只是这世界,没有不变旧的童话书,只有回不去的小叮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11184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