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中国诗词大会》掀起诗词狂欢

作者:未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试问,哪一个中国人不知道这首唐诗?那些看似离我们有点遥远的古诗词,其实早已扎根于我们的血液。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到《中国谜语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再到今年的《中国诗词大会》,央视原创文化类节目持续发力,一次又一次呼唤出观众心底的人文情怀。
  《中国诗词大会》是央视科教频道今年推出的一挡大型文化类演播室益智竞赛节目,节目共10期,自大年初五开播以来,屡屡刷新收视排名,而本周将迎来最后一期总决赛。文化类节目需要刨意,更需要真诚。为什么要做一档诗词节目?如何让诗词之美直抵人心?怎样传承中华诗词的精神魅力?怎么令躺在课本里的古诗词“满血复活”?
  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央视科教频道副总监粱红、《中国诗词大会》制片人赵音奇、主持人董卿、嘉宾康震、蒙曼等主创团队,从节目等备研发、内容制作、形式设计、人文情怀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解读。在这个文化出现断层的时代,这档节目不跟风、不娱乐,只以文化感动观众。与其说是一场诗词竞赛,不如说是给现代人的一剂良药。就在这个春天,让我们和古诗词来场约会吧!
  主持人董卿:从节目汲取养分因诗词点燃情怀
  在董卿看来,主持这样一档文化竞赛类节目,更像是参与了一场古诗词的狂欢,
  “我丝毫没觉得这是一场竞赛,而是始终沉浸在一种狂欢的氛围里。这个节目形态有它独到的地方,比如说我们的百人团,这是一个半封闭的循环方式,这一百人在场上是对手,在场下又像兄弟姐妹,因为他们有着特别强烈的共同爱好,就是古诗词。所以这样一种选手的构或,形或了一个很好的气场,这就是我说的狂欢的气息。因为我们投入了最大的感情,所有选手是这样,所有点评老师是这样,我们的主创团队也是这样。当一群真正有才学,又有着共同爱好的人聚在一起倾情投入地去做一件事情,每个人去展示自己的才华和人生,这就是一场狂欢。”
  完全没考虑收视,纯粹出于兴趣
  对观众而言,央视一姐董卿的坐镇,无疑让《中国诗词大会》这档文化类节目增加了更多新鲜元素,也让观众看到了董卿的另外一面。“《中国诗词大会》是一个以诗词为载体的竞技类节目,可能是因为节目形态和定应的不同,所以把我身上的东西更全面更充分地展示出来了,其实董卿还是那个董卿。现在节目播出接近尾声了,应该说已经有了很好的口碑和收视。但是当时我决定主持这个节目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收视,纯粹的就是出于个人喜欢。我在华东师范大学读过两年古典文学的研修班,所以我本身就对这个题材感兴趣。而且我已经做主持人22年了,在接触过几乎所有文艺类节目形态之后,还有这么一档节目让我能从中汲取养分,获得启示,这对于一个主持人来说很宝贵,这就是《中国诗词大会》最吸引我的一点。后来的录制也的确和我预想的一样,甚至还要好。”董卿坦言,能主持这样一档节目,是件幸运的事儿。
  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学习诗词很枯燥,但董卿认为,诗词是一种情怀,“哪一个中国人不会背床前明月光,哪一个中国人不知道明月几时有,哪一个中国人没有听过大江东去浪淘尽,这些古诗词其实是浸在我们血脉里的。现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有些东西被我们忽略甚至被遗忘了,但是绝不可能被彻底割裂掉。一旦我们提供了合适的土壤,这些种子立刻就萌芽了。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一个美好的情愫,借助这个节目,这种诗词的情怀一下就被点燃了。很多人会说现在谁还念诗词啊,觉得诗和远方仿怫都是有点矫情的字眼似的,可是《中国诗词大会》的口碑还是证明了它的价值和意义。有一些看似没用的事情,反而是最宝贵的。学习古诗词可能暂时看不出它有多大作用,但是长久下去它能改变际的气质,树立你的精神。人文情怀好像是很大的四个字,其实就是人类的一种自我关怀,我们怎么样或为更好的人,对价值、尊严、命运等作出考量,而文学、历史、哲学就是构筑这种情怀的基石。所以说文学有作用啊,它会改变你对自身的看法,然后改变你对他人的看法,最后改变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而所有的改变最终会塑造出一个独特的你,因为这些影响你会变或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人。”
  带伤坚持录制,对自己要求更高
  无论从知识、素养还是对现场的把控能力,董卿的表现堪称完美。记得某期节目中,当选手提到给女友送骰子和红豆时,董唧几乎和选手异口同声地吟诵“玲珑骰子安红豆,人骨相思知不知”,诗词功底不言而喻。对于选手的资料,董卿也是烂熟于心,在讲解诗句时能准确地在百人团中锁定有类似生活阅历的人选,做出精准的话题引导。
  董卿告诉记者,“现在每次看播出,我还是会和普通的观众一样,每出完一道题目,都不自觉地跟着选手一块答,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经历。其实这些题目完全没有跳出中小学课本的范围,但是有些题目我们确实又答不出来。所以说知识储备是一方面,还有就是需要温故知新。”
  记者从导演组获悉,在节目录制现场,董唧曾经意外受伤,当时已经是夜里1点钟,但她仍然坚持录完节目。对于这段经历,董卿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带伤录制在我的主持经历中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就是觉得不能辜负这个舞台,因为主持人是整个节目呈现的一个关键环节,主创团队把这么长时间精心设计的心血交到你手上,就是希望有一个完美的呈现,所以主持人的肩上是有很重的责任的。而《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就像你听说的更触动我,也让我不自觉地对自己有了更高的要求。从客观上讲,我们并不是长期浸淫在诗词当中的专家,所以需要我投入的时间会更多一点,很多东西要准备,很怕自己在节目中有什么疏漏或者出错。每一期节目中大概涉及几十道题,但是我们会准备上百道题,每一首诗的出处、作者,创作背景我都要做一个大概的了解,即使做不到非常详尽,但也要去看去读去记,这样我在台上和大家交流才能更加顺畅。”
  百人团百段故事,擦出别样火花
  《中国诗词大会》的选手覆盖各行各业,在海选环节中,节目组通过教育部、国家语委、共青团中央推荐,在全国各地历时10个月海选,从全国5万多名诗词爱好者中遴选出106位诗词达人组或选手团。这些选手覆盖7-60岁各年龄段,他们中既有中国人,也有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既有个体户、企业白领和诗人,也有公务员和退休教授。相同的诗词爱好把这些普通人凝聚在一起,在央视舞台上大放异彩。董卿说,她尊重每一个参赛者,也惊喜地发现其中有很多感人的故事。“虽然他们都是各行各业里很普通的人,但他们能坚持这样的一份爱好,并激发着各自更远大的志向,这点是我特别欣赏和钦佩的,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在这场狂欢中展现自己。在我们的百人团里还有很多感人的故事,这也是我在节目中一个惊喜的发现。”   董卿坦言,自己无法记住每一个选手的名字,但他们的故事却记忆犹新。“我相信,热爱古诗词的人是有某种情怀的。虽然他们的背景不同,学历不同,但是他们总是愿意不断地自我塑造,让自己或为更好的人的精神却很相似,这让我特别感动。我记得百人团里有个选手叫黄明霞,她是一个普通农民,学历只有初中。她曾经是乳腺癌患者,因为病友是一名诗词爱好者,她也慢慢受到影响喜欢上了诗词。治疗期间很痛苦很烦躁,诗词让她的心情平复不少。后来那个病友去世了,她也没有放弃古诗词这个爱好,一直到今天她在我们的海选中脱颖而出,坐在百人团里,即便最终她也没有机会站到舞台的中央,但我觉得她已然是人生的赢家。我们台上还有母子档、父女档,古诗词已经或为他们的家庭习惯和爱好,我觉得这样一种状态让我感动和羡慕。还有从海外回来的选手杨家俊,他在中国一天都没生活过,但是他的爷爷用自己并不算很丰富的古诗词知识去教育他,让他能够不忘文化之根。每场节目中,都有很多让我惊喜和意外的火花,他们的故事真的给了我很多启
  制片人赵音奇:淡化形式传递精神
  《中国诗词大会》通过演播室比赛的形式,重温了涵盖中小学课本的经典诗词,带领观众在耳熟能详的诗句中领会中华诗词的文化精髓。可如何把这样一个宏大的主题承载下来,确实也让主创团队绞尽了脑汁。
  节目制片人赵音奇坦言,“这个阶段也是相当的痛苦,要用一个大家普遍都能接受的形式不那么容易。我们也观摩了很多国内外的文化类节目,国外大多是益智类的节目,样式很多但基本都跟奖金挂钩,气氛比较热闹。他们的节目更像博彩,有明确的奖励刺激,这是我们无法复制的。而且很少有人看这些节目是单纯为了获取知识,但是我们要把我们的文化和知识传达出来,这个是区别所在。总之想了很多办法,最终有了今天的样式,从场上构或来讲有2位顶级嘉宾、1位主持人、1个百人团,还有场上的5应选手以及擂主,一共106应选手。主持人和嘉宾其实更像我们节目的画外音,诗词本身有很多信息含量都靠他们来解读。人们对古诗词的认识往往停留在书本上,如何将文字中的美精准地转化为视觉效果,是我们努力攻克的一大难关。我们用技术手段加艺术表达的表现形式,力求做到宏大主题微观表达,抽象主题具象展示,用舞美、动画、音乐等视听技术手段,对演播室进行360度意境营造,把经典诗词中的意境转化为画面语言,让诗词在演播室中具象地灵动起来。若百人团中有成员答题错误时,其面前屏幕上的战船便会被声光电效果的箭矢击沉,击沉的战船数就成为挑战者的得分。直观形象的表现形式,无疑为舞台上的互相竞争的态势更增添了紧张感。”
  赵音奇反复强调,不希望节目形式大于内容,“我们没有去做一些很炫的东西,因为这本身还是一个比赛,我们不想使用过多的娱乐化、综艺化的手段,不希望过多的华丽冲淡了比赛的氛围,把我们真正想要传达的东西掩盖起来。”
  赵音奇告诉记者,从内容到形式,节目筹备历时一年之久,“一开始是有些棘手,这么大型的一档文化类节目,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人手。之前通过让会招标招来了20多个方案,但是没有一个被采用,原因是在形式上都过于花哨,没有从诗词本身的内涵出发。为了精准传承中华诗词文化的优秀精华,我们在选题上确实狠下一番功夫。我们特邀中华诗词学会、中华书局、中国让科院及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诗词领域的专家学者历时近一年组建题库。入选节目的诗词涵盖豪放、婉约、田园、边塞、咏物、咏怀、咏史等各个类别,但无论出自于哪个类别,题目在内容上都有意识地聚焦忠孝、仁义、爱国、勤劳、希望、坚守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主题,充满积极的正能量。”
  央视科教频道副总监梁红:践行国家媒体责任成风化人刻不容缓
  记者从节目组获悉,《中国诗词大会》首播收视率达1.11%,全国排名第4位,首重播累计收看人次2100万,超越同时段综艺节目。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到《中国谜语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再到《中国诗词大会》,央视科教频道一次又一次地通过原创文化类节目成风化雨,引爆全民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情怀。
  谈及创作初衷,央视科教频道副总监梁红表示,“《中国诗词大会》是央视科教频道在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谜语大会》和《中国成语大会》这三档哙炙入口的文化节目基础上,以诗词为内容创新的一档文化节目。从影响上说是前有来者,但内容和模式上却是无从参照。整个创作经历了从学习到理解,从不断探索到不断推翻,再到最后确立的纠结过程。如何让观众手中的遥控器停在《中国诗词大会》的屏幕上,考量的是创作组对传播规律的把握和对节目形态的创新能力。如果只是就诗词说诗词,会太沉闷,是课堂不是节目;如果纯粹益智比拼,就少了诗词的韵味与内涵的表达空间,缺乏思想的含金量。在经历了不断摸索、碰壁、否定、再否定的过程后,我们最终确定用选手、赛制和主持人这三大元素来框定《中国诗词大会》文化益智节目的核心特质,在留住观众的前提下,创造诗词的延展空间。”
  梁红认为,对央视科教频道来说,要扛起国家媒体的文化责任,传承好优秀的传统文化,弘扬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关键是要做到或风化人。“2月19号,习总书记来央视调研时,专门提到《中国诗词大会》首期节目中年仅7岁的小选手李尚荣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说诗词大会很有意义,诗词教育就要从这个年龄的孩子抓起,这让我们创作组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当天下午,习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会上,用48个字概括了新时代条件下,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职责和使命,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为我们指明了新时期下做好新闻舆论宣传的方向和准则,尤其对当下的电视创作来说,更是意义重大而深远,深深地触发了我们对于如何践行国家媒体责任的进一步深入思考。中华文化是座挖掘不尽、开采不绝的富矿,央视科教频道在中华语言文化方面的深耕细作不遗余力。相较于汉字、谜语和成语,情感充沛、意象丰富的诗词在抒发情感和传递思想的功能上更胜一筹,诗词中的情味、意味和韵味更饱含中华语言的特有魅力。从文化传承的角度讲,对传统诗词的继承和发展刻不容缓。”   嘉宾蒙曼:唤醒少年情怀初中用诗歌写情书
  《中国诗词大会》特邀北师大教授康震、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和河南大学教授王立群担任节目嘉宾,对经典诗词的生冷难点做点评解说,他们或巧妙地把每道题引申为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或深刻解读诗人创作的社会文化背景,生动再现诗词背后的故事,通过降低接受难度,引导观众感悟中华诗词的美好。
  《中国诗词大会》的所有题目都来自中小学课本中的经典诗词,背诗似乎是所有中国小孩启蒙最普遍的方式,蒙曼也不例外。“因为我上学的年龄比同班同学小两岁,又笨手笨脚,所以没什么朋友,下课也不怎么和同学玩,就坐在凳子上念唐诗三百首。毕竟诗很短,比文章更适合课间阅读。后来写作文也经常用两句歪诗歪词,渐渐赢得了‘才女’的名头。然后越来越觉得诗词有味,咀嚼背后的典故也余香满口。这就成了爱好,至今不改。”
  谈到与古诗词的故事,蒙曼回忆道:“我和诗的关系是潜移默化的,就像《中国诗词大会》的作用是唤醒诗国的灵魂,而我们在诗词大会中的作用是点拨和延伸吧,所谓点拨是点拨诗文的妙处,所谓延伸是延伸诗文的内涵,比如诗人的背景、典故的出处等等,去发扬古代诗教传统。我在节目中的意外收获是想起了少年情怀总是诗,我记得在初中一年级,我用诗词替人写过情书,当年那对儿小情侣和我都很很地挨了批评。这个节目就是用那些最经典、最耳熟能详的诗词,唤醒人们心中的美好记忆,也唤醒属于中国人的美好情趣和那些根植于诗词中的美与善。也正是通过朗朗上口的诗词,塑造了中国人的情感和心灵。”嘉宾康震:不同于《百家讲坛》诗词大会更接地气
  作为《中国诗词大会》的特邀嘉宾,康震表示,自己这次扮演的角色是古典诗词的解说者,与诗词爱好者一起学习古典诗词、感受古典诗词,传扬古典诗词。
  “选手们水平都很高,民间有英雄。他们是传统文化的传播者与守护者,值得我们尊重。
  《中国诗词大会》能够在全国掀起一场学习宣传古典诗词的热潮,这对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文化新文艺有重大意义。从形式上来说,这档节目也非常或功,舞美设计中把现代科技与传统文化融为一体。现场的感觉非常恢弘,也非常的典雅。将百人团与挑战者相对,将百人团的失分加入挑战者的得分,将百人团中的佼佼者选人挑战者,用这种竞赛的方式,使得百人团与挑战者处于既对立又统一的关系,使得整场比赛张弛有度,妙趣横生。主持人董卿也非常专业,不仅能够调动全场的情感氛围,而且能够很好地将选手们的诗词记忆与人生经历结合起来,熔炼或为一个个美好的故事主题,讲给观众,使得诗词大会既非常温馨,又非常热烈,还非常知性。”
  比起《百家讲坛》,康震认为《中国诗词大会》参与感更强,“百家讲坛是一个人单向性的讲座,虽然也有现场观众,但是现场反馈不可能很充分。而诗词大会是大家一起参与的比赛,是在与百人团与选手在现场互动中进行点评,具有互动的效应,使得电视机前的观众能够很好地接受,气氛更热烈,对于诗词的感知与领悟更加多元化。《百家讲坛》的讲座是系统的知识讲授,而《中国诗词大会》只是就题目与选手在答题中的问题,进行点评。相比而言,百家讲坛的讲座,系统完整,点评则比较片段,但针对性更强,更加尖锐。而且《百家讲坛》的讲授风格是比较严谨,比较庄重,课堂感更强。诗词大会则不同,这是在比赛中点评,因此需要有更强的随机感,现场感,语言要更加活泼,要更加接地气。要更多地使用大众喜闻乐见的语言方式来解读古典文学与诗词现象。”
  选手大卫:17岁之前一句中文都不会
  令不少观众意外的是,《在中国诗词大会》的节目现场,除了才华横溢的中国选手,还有不少外国选手,他们也因为对中国古诗词的热爱相聚于此。其中,来自北京语言大学的俄罗斯选手大卫不仅会背诗,还会写中文,在竞赛中以出色的表现获得了主持人和嘉宾的一致肯定。
  大卫坦言,自己参加节目的理由并没有那么“高大上”,只是单纯觉得好玩,“来这个节目让我认识很多朋友,我的目标也不是当冠军,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再怎么努力学习也比不过中国选手,因为他们从小就开始背诗词了,而我在17岁之前一句中文都不会。所以在这个节目中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我自己,为了这个节目我又看了很多诗词,能背多少就背多少。我是2011年来到中国,中文系会学到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当时我对诗词完全不了解,也不感兴趣。可是想进一步提高,光学语言是没用的,还要学文化。于是在课堂上我开始接触诗词,慢慢可以看懂的时候才开始觉得有意思,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参加这个节目让我接触到了很多喜爱诗词的朋友,氛围和课堂不太一样,增加了我学习诗词的积极性。通过竞赛的方式,也让我发现了诗词的另一面,更容易进步。”
  选手夏昆:弹吉他授课让诗词不再“高冷”
  在首期节目中,来自四川省成都市新都一中高级教师夏昆,弹着吉他唱诗词,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划的印象。在学校,他结合音乐教授诗词;在校外,他开设公益讲座。夏昆坦言,之所以参加《中国诗词大会》,也是因为节目理念和自己的教育理念不谋而台,“我觉得我们有一些教育方法不太对,就是把原本非常美好的诗词弄得让孩子恐惧甚至生怨,这实际上是非常遗憾的事情。现在央视有一个这么奸的平台,可以让全民重温诗词的魅力,所以我很愿意参加这个节目,也算是为普及诗词知识尽自己的一份力吧。我上课时曾经对学生讲过,很多年后你可能会忘记自己的高考成绩,但是诗词际不仅不会忘,而且会在你生命很重要的时刻成为一个支柱,这就是美和艺术的作用。这个东西可能不会考试,也没有分数,好像无法量化,但实际上它对一个人的或长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夏昆告诉记者,参与节目的最大收获,就是结识了很多年轻的朋友。“有很多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朋友参加这个节目,这让我感到意外,这说明传统文化在复苏。这一方面是我们这些年教育改革的一个成果,因为我是教师,所以教材的改变我还是比较清楚的,诗词在增加,好的文章也在不断补充。所以说现在很多孩子的诗词水平非常高,让我很佩服。”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131511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