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野长城及其他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飞越你的城市
中国论文网 /7/view-13114920.htm
  
  飞越你的城市,思念在降落,
  像云层中筛散的一阵细雨
  下在你没有察觉的窗外,
  像一小堆树叶,燃烧在沟边,
  或者像夜深后灭灯的体育馆里,
  一只球仍然被孤单地拍击……
  除此我并不期待更多。当厮守的
  愿望早已落空,一个剧烈的空缺
  凸显了多年,终于被新的面孔
  和树杈填满;邮筒不再是
  祷告的小庙,阿难不再是
  少年,石桥只在银河里勾画……
  重逢不必发生,记忆可以封存,
  突然的失重,只在飞越你的城市上空时。
  
  燕山
  
  岩石上栽种着
  没有商店的小村庄,
  它只和土地做交易。
  沿陡立的不规则台阶,
  溪流如一道裂缝被灌满寂静,
  而天空的蓝声若洪钟,
  震落了胸中的鸦群。
  枫叶,银杏,湖泊,沉睡在
  滑雪俱乐部门前的锹,闪着光,
  连成一条没有边界的路线,
  跟随它,就能摆脱电缆
  那软骨头探子的盯梢,
  就能嗅到我汗珠里游牧的气息――
  风,尽管刮走我身上别的种族吧!
  
  圣索沃诺岛小夜曲
  
  六月是一道永远会发炎的伤口,
  即使远在威尼斯,我也能
  嗅到那份暴力的腥臭
  尾随着海风涌来;在记忆的禁忌中
  沉默得太久,我们已经变成
  自我监禁的铁门上咬紧铜环的兽首――
  
  这里,环行的碧波
  一遍遍冲刷我们心底的暗礁
  和舌苔上的锈;对岸,军械库
  静静地陈列艺术品,刚朵拉
  像一架架秋千满载甜蜜的梦境,
  从昼摆向夜,从夜摆到昼。
  
  圣马可广场以一只悦耳的水罐
  不断地往杯中倾倒歌声,夜深后
  仍然有小酒吧像塞壬的裙摺间
  滚落的珍珠,让旅客动心于捡拾……
  水的藤条和光的锻带编扎的摇篮城,
  晃动着,哼唱着,溶解着乡愁。
  
  迷失在深巷中我嗅出一个不忠的自己,
  想要就此隐遁到某扇窗的背后……
  当火山已沉寂,空气中不再有怒吼,
  难道阳台上的一盆花,客厅里的扶手椅,
  天光板上波光造就的湿壁画,
  不就是我们还能拥有的全部的家?
  
  告诉我,经历了重创之后
  揉皱的心能否重新舒展为帆?
  为什么我醉倒在海天一色之中,眼眶里
  却滚动着一场未完成的哭泣?
  头枕层迭的涛声,大教堂的尖顶
  就像一座风中的烛台伴我守灵到天明。
  
  野长城
  
  Ⅰ
  地球表面的标签
  或记忆深处的一道勒痕,消褪在
  受风沙和干旱的侵蚀
  而与我们的肤色更加相似的群山。
  
  我们曾经在这边。即使
  是一位征召自小村镇的年轻士兵,
  也会以直立的姿势与富有者的心情
  透过箭垛打量着外族人,
  那群不过是爬行在荒原上的野兽。
  
  在这边,我们已经营造出一只巨大的浴缸,
  我们的日常是一种温暖而慵倦的浸泡。
  当女人们在花园里荡秋千,
  男人们的目光嗜好于从水中找到倒影;
  
  带血的、未煮熟的肉太粗俗了,
  我们文明的屋檐
  已经精确到最后那一小截的弯翘。
  
  Ⅱ
  现在,经历着
  所有的摧毁中最彻底的一种:
  遗忘――它就像
  
  一头爬行动物的脊椎
  正进入风化的尾声,
  山脊充满了侏罗纪的沉寂,
  随着落日的遥远马达渐渐地平息,
  余晖像锈蚀的箭镞坠落。
  
  我来追溯一种在我们出生前就消失的生活,
  如同考据学的手指苦恼地敲击
  一只空壳的边沿,
  它的内部已经掏干了。
  
  Ⅲ
  在陡坡的那几棵桃树上,
  蜜蜂们哼着歌来回忙碌着,
  它们选择附近的几座
  就像摔破的陶罐般的烽火台
  做为宿营地。
  
  那歌词的大意仿佛是:
  一切都还给自然……
  
  野草如同大地深处的手指,
  如同蓬勃的、高举矛戟的幽灵部队
  登上了坍塌的台阶,
  这样的时辰,无数受惊的风景
  一定正从各地博物馆的墙壁上仓惶地逃散。
  
  
  
  
  石窟
  
  落日无法追赶,
  我们到达时天已经暗去。
  地轴吱嘎的转动声响彻在两岸之间,
  整条河好像被埋进幽深的洞穴,
  只能隔着悬浮的地平线倾听。
  
  旅馆在山顶――
  一条曾经萦回在白居易暮年的山道,
  积满了无法再回到枝头的落叶;
  在旅馆的登记簿上,
  我们的一生被判决为外乡人。
  
  眺望对岸的旧栏杆也在山顶;
  能看见什么?泼墨的长卷不留星点的空白,
  风如挽联般飘卷,惟有越织越厚的雾
  从高空垂落,可以切割成枕头、床和被单,
  充填在空荡如我们头脑般的房间。
  
  黑鸟的翅膀惊起在檐头,犬吠
  来自山脚的村庄;尽管关上了窗户,
  仍然能够听见低吼的潮水
  一浪接着一浪,就像靠岸的独木筏
  催促着我们立刻出发――
  
  今夜我们不过河,
  临睡前我们仍旧打开电视,
  像灯蛾依偎在冰冷、颤动的荧光,
  我们宁愿石窟继续风化在对岸的夜幕深处,
  一如整个历史都安睡在大自然的陵寝里。
  
  河流标明一条心理的界线,
  我们害怕地狱般的血腥和腐朽一起复活,
  自己像棋盘上的卒子再无回返的机会――
  却又在梦中端起微弱的烛台,走上石阶,
  去瞻详遥远的黄金时代。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13114920.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