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数字化视野下安徽民间音乐教学资源库的建构

作者:未知

  入皖人血脉的安徽各地民间音乐各异、姿态万千,由于民间音乐的产生、传承和流变处于自发、自然状态,所以当生存语境一经变化,民族音乐的根系极易发生断裂。如何能够让这些文化根脉得到保存?学校教育层面已经展开系列教学和科研活动,用规模化、制度化、体系化的学校教育为民间音乐的传承与传播展开可行性探索。随着数字技术与教育领域结合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多的学校采用数字技术传承、传播民间音乐,如教学多媒体、计算机编程、3D技术、虚拟动漫等技术等嵌入式教学方法的运用,使得学校层面的传承与教学更加方便与快捷。下面就从三个方面来探究数字化视野下的安徽民间音乐教学资源库的建设。
  一、民间音乐数字资源库建设的意义
  数字化技术是人类进入信息时代的一种信息处理技术,即将许多复杂多变的信息转变为可以度量的数字、数据,再以这些数字、数据建立起适当的模型,把模型转变为一系列可以进入计算机的二进制代码的技术。把数字化技术运用于民间音乐数字资源库建设就是通过数字图像技术、虚拟现实技术、互联网等技术与渠道,将音乐的静态与动态特征进行整理、归类、编辑、录入、处理、储存、编码、数字压缩、数字传输与解码,使得教师学生能不受时空限制、通过网络与计算机能清晰地、全方位地参观和体验音乐。使用数字化技术参与安徽民间音乐的保护与资源开发,对安徽民间音乐的发展意义深远。
  (一)数字化技术参与安徽民间音乐的保护与开发便于传承与教学研究
  数字化时代中的音乐学习方式,知识与技能的呈现、储存、教学、研究方式都将发生重大改变。由于数字技术与音乐学科的结合日益密切,数字化技术逐渐渗透到音乐知识与技能呈现的各个层面。拿安徽民间音乐黄梅戏来说,黄梅戏的静态特征文字、乐谱、剧本服装道具、演出环境等都可以被拍摄、扫描后录入计算机,经软件处理后,形成数字信息,通过数字成像技术处理后,被保存起来。可以通过计算机的解码、播放、打印等功能,对黄梅戏的静态信息加以保存收藏和利用,形成音乐静态特征信息资源库。
  同样对黄梅戏的动态特征来说,数字化技术的保护功能更加有效,例如数字化动作捕捉技术运用于黄梅戏舞台动作展示上:通过在被捕捉物体(演员)身体关键部位周围放置捕捉摄像头,对带有标记点或跟踪器的运动物体(演员)进行空间位置和运动轨迹的捕捉,并通过处理软件将所捕捉到的数据资料记录下来,捕捉完成后,再通过三维软件对其进行复原和再现,从而建立音乐动态信息资源库。{1}这样建立起来的音乐动态信息资源库能快捷地把散落在安徽各地的音乐材料收集起来,进行数字化分类、编码、加工和整序,形成一定的知识体系,既方便了音乐教师的教学,又方便了研究者获取研究资料。
  (二)数字技术参与传统音乐的保护与开发便于安徽传统音乐传播
  对于安徽传统音乐艺术来讲,历时性传承与共时性传播是其发展流变、发扬壮大的两大有效途径。由于传统的传承方法和传播途径不能适应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必须完成传统的音乐学科与信息科学相结合的过程,用数字化为音乐的“发声”“成像”作出贡献。首先,利用数字化技术为传统音乐建立宣传教育网站、网上论坛等对传统剧种进行介绍和宣传,利用微信、微博等咨讯平台与音乐爱好者进行讨论和交流,如安徽省就利用网络平台宣传、介绍黄梅戏,如“黄梅戏在线、新华网黄梅戏艺苑、中安在线黄梅戏频道,各地的黄梅戏官方网站等介绍戏曲和剧团历史动态和演出信息,提供在线剧院或音乐视频下载,并组建自己的网上艺术档案馆,”{2}向全社会宣传介绍黄梅戏知识。
  其次,利用数字技术对民间音乐的传统保存方式进行改造,把以唱片、磁带形式储存的民族音乐进行信息提取和格式转换,把磁带、唱片上珍贵的音乐信息、声音资料拷贝下来,进行数字化采集、存储、复原、再现、教学与传播。这样代表性音乐剧目就能以电子文档、数码图片、音频视频、展示软件等多种形式进入系统化保护和利用的科研平台。
  再次,通过数字技术(捕捉技术)和三维成像技术的�\用,把戏剧舞台动作、舞蹈身位复原和再现,立体展现民间音乐的特质。{3}传统意义上的保存只是通过书面文字记录方式和口传心授的个别化方式进行,文字传承由于只能记录音乐曲目的某些要素,部分复制和再现音乐,加上纸质材料容易腐烂、变质、虫蛀,所以无法清晰、高质量地记录音乐、传承音乐。再看师徒制的“口传心授式”方式,局限在于封闭性强,对传承人的选拔十分苛刻,很多有志于此的青年无法传承,只能望“门”兴叹。时间一久,往往出现“人去艺亡”尴尬局面。据统计,由于这种原因致使传承断代甚至剧种消亡的安徽传统剧种近半数,如何改变这种局面,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改变单一的传承方式,让剧种走进中小学、走进艺术院校。二是利用数字化三维成像技术对依然健在的民间传承人进行音乐信息、声音动作信息的捕捉和复制,拷贝成模拟数字信号,随着数字化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一定能把师傅们的声音、动作甚至表情都保留下来,供后人学习、模仿、研究,让“人去艺亡”的局面不再重现。
  二、学校场域内民间音乐数字化
  传承的优越性
  数字化教学资源数据库建设给民间音乐的学校传承带来巨大优越性。数字化技术参与安徽省传统地方音乐的保护、传承与开发,为传统音乐的传承提供了科学、便捷的渠道,同样数字化技术的嵌入为学校层面选择编辑、输出、教学、科研的系统与科学化传承搭建了科学有效的平台。
  (一)超文本的信息处理方式节省了教学成本
  “超文本”作为一种新的信息传播方式,指可以任意互相链接、自由转换的信息传递方式。信息最小单位是“比特”,它的存在使得信息的传送摆脱了物理上的限制,资料可以通过光纤在各个空间中快速传播,速度快、容量大,而且信息还原能力强。{4}拥有巨大优势的数字化信息处理方式为学校的民间音乐传播插上翅膀,高校科研院所可以与中小学校、地方音乐馆站结合起来,建立一个立体的音乐数字化信息技术平台,由音乐馆站提供音乐资源、原始素材,由高校信息技术院系进行技术处理成电子交互式媒介信号,再由网络进行传播,最后各个终端系统进行链接而获得所需要的音乐资讯。这样在学校教学中,教师可以利用网络进行链接而获取教学所需要的音乐资源。由于这样所获得的信息容量大、速度快、还原能力强,既能拓展民间音乐教学与传播的空间,又大大提升了传播的速度,同时又使得民间音乐资源复制的准确性提高,清晰地呈现在教学平台上,极大提升了教学的直观性和形象性。把传统意义上口传心授的教学内涵扩大到全息式摄入化教学,即学生通过对民间音乐信息全景式摄入,在脑海形象地复制、展现和还原民间音乐,甚至可以在教师指导下对民间音乐进行创造性改编。这样看来,教习民间音乐最大的困难不是唱谱和唱词环节,而是要把各地民间音乐的风格呈现出来,表现出民间音乐的语言强调,展现民间音乐的“汁“和”味”。原来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教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教师的示范演唱。教师对风格、语言、腔调把握的准确度决定了民间音乐传承的质量,从对民间音乐风格把握成程度来看,教师要完成对各地民间音乐的精准化掌握是不太可能的,只有现场观摩民间乐手表演,但现场教学的成本太高,学校大都无法开展。所以民间音乐教学只能流于形式。但是教师若能运用数字技术获取民间音乐信息,就能很好解决这一问题,既能节省成本又能提高教学效果。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