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郭沫若留日小说的女性形象

作者:未知

  摘 要:郭沫若先生在留日小说中刻画了许多女性人物形象,她们有的善良,有的浪漫,有的完美。这些人物形象的刻画都与郭沫若先生生活的时代语境和个人经历分不开。
  关键词:留日小说;女性形象;女性地位
  郭沫若先生是我国二十世纪的文化巨人,是著名的文学家、诗人、考古学家,在我国具有崇高的学术地位。在“五四”运动时期,他以充满革命激情的诗歌创作,歌颂人民革命,歌颂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开一代诗风,成为我国新诗歌运动的奠基者。他创作的历史剧,是当时教育人民、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他还创作了不少小说,较为出名的有《水平线下》《漂流三部曲》《黑猫与塔》《后悔》《黑猫与羔羊》《桌子跳舞》《地下的笑声》等,这些在我国的文学宝库中也有一席之地。
  郭沫若先生曾留学日本,并在日本待了十年时间。(1914年——1924年)他的部分小说,就是在此期间完成创作的,如《残春》、《漂流三部曲》、《行路难》等等。作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一代留日作家,他在文学创作中对女性形象有过不少的描写和塑造。令人遗憾的是,学界其他人多研究郭沫若先生在诗歌和历史剧中的女性形象,对于他在留日小说中的女性形象的探讨,各种专著论述颇为稀缺。本文将重点分析郭沫若先生留日小说的女性形象,并结合当时的时代语境以及作者个人经历,探讨女性书写之于郭沫若先生的意义。
  一、善良的女子形象
  在郭沫若先生的笔下,有不少这样的女性形象。她们善良,温柔,体贴,在家庭中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闪烁着圣母的光芒。比如多次出现在小说中的女性人物晓芙,她是留学日本的医生爱牟的妻子,已经结婚且孕育了两个孩子。在小说的描述中,她是一个像圣母玛利亚般的女人。她平日里要照顾两个孩子的起居生活;在爱牟的朋友白羊君过来拜访时,要去灶下弄饭帮忙招待客人;在送别丈夫爱牟时,也是“携着一个儿子,抱着一个儿子”。[1]在这里,我们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辛勤操持家务、照顾丈夫孩子的贤妻良母的形象。
  在《漂流三部曲》中,对于晓芙的刻画更为细致。晓芙是日本的一位牧师的女儿,为了与爱牟自由结婚,生生受了破门的处分。结婚之后,晓芙也并没有过上好日子,爱牟没有工作收入,生活开销只能靠友人们的接济。在这种贫困潦倒的生活当中,晓芙也没有一句怨言,只是默默地做着家务,默默接受丈夫的不满和倾诉。她是如此地善良温柔,她的身上,背负的是妻子和母亲的责任。
  然而这些还不够,她不仅要接受生活的困苦,还有忍受丈夫差点“出轨”的事实。在《残春》中,爱牟遇见朋友的看护妇S姑娘后,竟然做了一个桃花梦。在爱牟的梦境中,他与S姑娘一同登山游玩,两人差点就要发生肉体的接触,直到白羊君出现,这场桃花梦才终止。过后爱牟向晓芙陈述了自己的梦境,即使大概猜测到丈夫爱牟对S姑娘有隐隐的爱恋,晓芙也没有生气,她只是笑着说了一句心虚。这是怎样的一种宽容和隐忍啊!这简直就是圣母玛利亚——在生活上体贴入微,在工作上全力支持,在爱情上隐忍退让。这种女性形象,在爱牟七年前最初和晓芙相见的时候就下了定义,就是“眉间有一种圣洁的光辉”,就是一种自带圣洁光芒的圣母形象。这种形象,一直贯穿人物的始终。[2]
  二、浪漫的女子形象
  郭沫若先生的作品中,还有这样一种女性形象。她们面容美丽,身姿浪漫,主人公们往往第一眼就会爱上。
  小说《残春》是这样描写爱牟第一眼见到S姑娘的:她说话的时候,爱把她的头偏在一边,又时时爱把她的眉头皱成“八”字,她的眼睛很灵活,晕着粉红的两颊,表示出一段处子的夸耀。爱牟对S姑娘的第一印象无疑是很好的,明眸皓齿,语笑嫣然。在山上爱牟和S姑娘游玩时,S姑娘用花蕾般的嘴唇开口告诉爱牟她患有肺结核,由于爱牟是医科大学生,所以她恳求爱牟为她诊断。爱牟梦见S姑娘“缓缓地袒出她的上半身来,走到我的身畔。她的肉體就好象大理石的雕像,她亸着的两肩,就好像一颗剥了壳的荔枝,胸上的两个乳房微微向上,就好像两朵未开苞的蔷薇花蕾……”S姑娘体态轻盈,身姿曼妙,完全是一幅浪漫情人的模样。除此之外,小说《月蚀》也是写的一个已婚男子隐隐约约对在日本时候一位天真的邻家姑娘的喜欢。那位邻家宇多姑娘,她的面庞是圆圆的,被嘲笑时脸便要涨得绯红,两只圆大的黑眼水汪汪地含着两眶眼泪。
  三、完美的女子形象
  前有善良贤惠的女子晓芙,又有浪漫美丽的S姑娘和邻家姑娘,然而郭沫若先生还不满足,他非要造出一个尽善尽美的女子来,那就是《落叶》中的菊子姑娘了。
  《落叶》一文将一位日本姑娘菊子给中国留学生洪师武的四十一封信一一译出来。一封封感情真挚的信件,向我们展现了一位善良、温柔、浪漫、真诚的日本女性。菊子几乎在每一封信的开头都真切的称呼洪师武为“我亲爱的哥哥”或“我挚爱的哥哥”,表达自己对洪师武真诚的感情以及深深的思念与牵挂。除此之外,菊子在信中也让我们看到她那颗善良体贴的心,比如她在信中写道的,“哥哥,你的信不可写太多了。你是写给我的时候,一礼拜写一次,或者两礼拜一次便好了。千切不要耽误了你用功的时间。”“我将来能够稍微帮助我的哥哥,那真是幸福呢。但这不是我的意志,一切都是听随哥哥的意志,听随哥哥的希望.听随哥哥的方便。”这几句已经充分体现出菊子姑娘那颗体贴、温柔、善为他人着想的心。最重要的是,菊子姑娘作为一位日本女性.能够体会洪师武作为一名战败国子民的那种悲哀与无奈。她甚至愿意随着洪师武一起回中国,菊子姑娘的这种种思想与行为不禁让我们深深地感受到这位柔弱的日本女子那种善良、真诚的性格。这是一位集善良、温柔、浪漫、真诚种种优点于一身的完美女性啊!郭沫若先生在文章小序中写道,“我无论读欧美哪一位名家的杰作,我自己要诚实的告白,实在没有感受过这样深刻的铭感的。菊子姑娘的纯情的,热烈的,一点都不加修饰的文章,我觉得每篇都是绝好的诗。她是纯任着自己一颗赤裸裸的心在纸上跳跃着。”由此可以看出郭沫若先生对这位日本女性的高度赞扬。[3]   四、深入的探讨
  在郭沫若先生的留日小说中,有善良的女子形象,有浪漫的女子形象,还有完美的女子形象。这三种女子形象,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含义。第一种善良的女子形象,是我们生活中最为常见的“妻子”形象。[4]在20世纪20年代,中国女性的地位较为低下,她们在家中能做的就是“相夫教子”,这也是郭沫若先生作品中善良的女子人物形象的来源。她们大多数就像是晓芙一样,平日里帮忙操劳琐碎的家庭事务,对丈夫言听计从,必要时做出牺牲和让步,即使丈夫出轨也选择宽容和原谅,在家庭里是贤妻良母的角色,却没有一点话语权。这就是封建传统下的中国女性。对于这种女性,作者赞美她们的吃苦耐劳,却并不认同她们,不然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为何暗恋其他女子,多次有出轨的念头呢?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郭沫若先生的原配张琼华,她就是一个中国封建传统的女性。在新婚之夜,郭沫若先生在看到她的相貌之后便果断地舍弃她,而后更是远渡日本娶妻生子,她一生无爱无后守了一辈子的活寡。那郭沫若先生的文学创作中的那些善良女子的形象,是否就是他的原配妻子的映射呢?我认为,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他对他的原配妻子的态度,应该也反映了他对这些善良女子的形象的态度吧。
  第二种浪漫的女子形象是“情人”形象。她们婀娜多姿,楚楚动人,是作者情思的寄托者。对于这些女子,作者通常带着一些情色描写。这与他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相关联。他当时在日本留学,那时的日本“成金”时代,资本主义经济蓬勃发展,社会风气日渐开放,整个社会都沉浸在欲望的海洋中,这对当时正在追求个性解放的五四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郭沫若先生的思想自然也受到了影响。可是,这些女性形象虽然很曼妙美丽,主人公对她们充满欲望也多次起了出轨的念头,但终究还是没有踏出这一步。究其原因,是西方的价值观念与自身的文化价值观念相冲突。实质上,这种矛盾的存在,这种对爱情既忠诚又背叛,是主体对处于现实重压下的自我灵魂的拷问,在文学上,最终被表达为对“人”的生存权利的追问,对所谓人性解放的具体所指的寻找。[5]
  第三种完美的女子形象是“妻子”和“情人”的结合体。这与郭沫若先生的日本妻子极为相似。安娜出身日本名门,而当时郭沫若先生只是个中国留学生,在地位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安娜还是和郭沫若先生结婚了。这和菊子小姐何其相似啊!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妻子善良的性格,情人浪漫的气质,散发着女性圣洁的光辉!
  虽然郭沫若先生刻画了如此丰富,如此完美的女性人物形象,但我觉得这些都忽视了对女性形象自身独立性、特殊性的关注。在我看来,理想的女性形象应该是具有主体意识的、具有与男性平等的人格、尊严、地位、权利的女性。[6]我们现在的21世纪社会,女性的地位已经得到极大的提高,可有一些原来的文学作品却充斥着大量的歪曲女性、歧视女性的内容,极易使读者误解,给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在这里,我认为现在的文学作品应当多多刻画一些正面的、独立的女性形象,帮助大家树立正确的女性观,引导社会风气。各个高校也应该开设女性文学课程,探讨文学中的女性意识,改善女性形象。如此,才能使女性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与男性处在同一高度。
  参考文献:
  [1]郭沫若.《郭沫若选集》第四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
  [2]古映珊.她们的眉宇间,有洁光.[J].北方文学2018.09.
  [3]吴佩谦.郭沫若笔下的日本女性形象[J].安徽文学:下半月,2011.10.
  [4]刘光华.郭沫若早期自我小说中的日本女性形象[J].郭沫若学刊,1988.
  [5]刘哲.郭沫若留日小说中的女性形象.[J]. 青年时代.2018.07.
  [6]李畅.女性,一个未被充分启蒙的性别[J].当代文坛.2013.0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428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