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积极心理学视野下高职学生工匠精神培育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在我国,相对于普通高等教育培养学术型人才而言,高等职业教育偏重于培养高等技术应用型人才。本文以高职院校学生的工匠精神培养为研究对象,并在积极心理学的视域范围内,对其培养路径与方法进行分析:通过文化熏陶、理性结合、环境构筑的应用,形成立体化的高职工匠精神培养系统,以此保证人才优质培养的执行效果。
  关键词:高职教育;心理学;工匠精神
  高职院校学生的工匠精神培养,必须从思想意识与文化品质的内容着手。而积极心理学的领域,恰恰是对此项内容的引导与说明,在理论原理上有很强的适应性。在执行教育工作之前,所有岗位教职工作人员,都应明确工匠精神的培养意义,并在积极心理学的引导下,从传统文化环境的视角中完成工匠精神定位。
  匠人精神是时代社会精神的凝练,不仅体现高超的技艺和精湛的技能,还代表着严谨细致、专注负责的工作态度,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作理念,以及对职业的认同感、责任感。在各行业差异化岗位工作中,呈现出一致的发展特性,并在精神内核上,对敬业、专注、创新等思想提出具体要求。从积极心理学视角对高职院校学生公交精神培育方面作出分析,需要在德行、积极性、社会环境进行多方面展示,并在心理指导的动力条件下,形成更加典型的匠人精神境界,指导学生技能学习行为。
  一、强化德行指引,加强优秀传统文化熏陶教育
  匠人精神,是在我國传统文化思想下形成应用实践内容。古代的先贤著作,都对“匠人”的地位与能力做出了评价,并重点的强调了匠人精神对于时代的重要性。诸如《论语》、《礼记》等内容,都对将人的精神做出了相应的描述。
  接受高职院校教育的青年学生,在人生观、价值观等思想意识上,尚未形成系统性的整体,甚至在价值观框架上,还未完成形态构筑。同时,从年龄角度出发,这一阶段的学生,或多或少的存在青春期心理,并在行为与作风中,有一定的叛逆性特征。在开展教学的过程中,将传统文化思想作为主体,对学生的思想进行引导,可以在鉴古知今的学习过程中,帮助学生完成心态的调整,使其更加主动的参与到课程学习过程中。
  例如,在教学中,教师可以尝试引用古代先贤的案例,将鲁班、李冰等历史人物作为典型,向学生说明匠人精神的应用价值。在培养学生情感共鸣的同时,发挥出榜样精神的作用,保证学生在心理健康上的成长状态,并能在自我调节的过程中更好的完成课程学习,以此完成自身人格与品质的塑造,真正将传统文化内容作为引导德行的主要途径,完成“匠人精神”的培养。
  二、形成现代工匠精神,积极结合心理学科学性
  匠人精神,是对完美的追求与敬畏,只有保证心境中的“正”与“诚”,才能在技术成长的过程中,通过积累与锤炼,将自己塑造为真正的“匠人”,而这种成长与蜕变,是任何人也无法替代的内容。在积极心理学的指导下,要帮助学生塑造爱岗敬业的做作风,在尊师重道的同时,改掉浮躁的心境与散漫的作风,真正的沉淀下来,积累下去,保证学生在反复实践的过程中,可以更好的表现出对于完美的追求,以及对于先进技术内容的创新[1]。
  同时,将积极心理学的科学性与匠人精神的结合,需要学生保持长期的乐观精神,并能在实践工作中,不断对自身的心态作出调整。通过对心理状态的修复,时刻保持心理健康状态,并在学习成长的过程中获得幸福感。从学校的角度出发,可以增加心理健康知识的指导内容,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并在心理健康指导的基础上,为学生整理职业发展方向,使其真正在职业化认知中,基于对自身的充分肯定,不断激励自己实现创新与突破。
  另外,在新时代环境中,无论是岗位工作还是价值创造,都需要团队的力量才能高效率的达成目标。对比,也应当重视团队合作精神的培养,而这种合作的态度与心理,也是匠人精神在新时代环境中的新型表现。在实际生产活动中,学生要学会面对挫折,承担责任,在保证自身发展特性的同时,更好的与集体融合,在团队工作中,发挥个人的个性化优势,为集体项目的开发与建设贡献力量。
  三、构筑良好社会环境,发展个人积极优势价值
  积极心理学在群体领域中的应用,可以形成积极的组织系统,通过对环境的研究与创设,形成正向的引导空间,以此保证群体中个体的能力发挥,并在指导个人积极性的过程中起到积极作用。由此,在环境的影响下,利他、责任感、道德伦理等内容,才能更加全面的呈现出来,并在指导行为的过程中,展现出积极且深远的现实意义。
  而从实践应用的角度出发,建设高职院校环境中的工匠精神,需要在职业化的环境中,强调个人的发展状态,并将相应的制度内容作为保证,以此提高执行的有效性,通过制度的强制性引导,让学生接触并逐渐认识到“工匠精神”的重要性。实践应用中,我国高职院校的“工匠精神”建设,可以参照德国的应用经验,在公民教育与职业教育的过程中,形成更具指向性的发展空间。
  例如,在德国的教育制度中,学生完成强制性义务教育之后,需要参加为期两年的职业定向培养。结束定向教育培养,学生就可以针对自己的才能与兴趣进行自主选择。而教育工作,也从这一阶段开始,对学生进行分流管理,通过普通中学、职业高中完成教育活动。在此之后,普通高中的学生可以继续进行深造,并接受综合性大学的教育。而参与职业高中教育的学生,可以选择技术类大学,也可以直接参加工作,在这一教学模式中的关键,就是技术类大学。德国的技术类大学,在国际范围内,都有很高的声誉,并在结合当地“双元制”教育制度的同时,通过学校与企业之间的合作,保证学生有充足的时间参与生产实践活动。而这一实践活动的比例,甚至可以高达整体教育的70%,保证学生在实践过程中的能力发展[2]。为了使学生能够更好的参与到实践工作中,技术高校将其余的30%课程时间,全部安排在了理论知识的学习中,以此保证学生能够拥有足够的理论思想,指导实践内容。而形成这一教育模式,主要是受到德国新教思想的影响,强调了德国民众对于“天职”的认识程度,在保证教育多元化的同时,重点完成了技能型工匠的培养教育。这一教育指导方案,也对我国的职业教育有所启迪,可以作为强化工匠精神培养的思想指导内容,以制度为基础,形成积极的心理环境,并以此保证工匠精神在个体成长中的指导效果。
  四、总结
  综上,为实现高职院校学生的工匠精神培养,需保证学生的个人心理成长状态,使其在积极心理学的指导下,更加主动的投身到技能学习与实践成长的学习过程中。同时,通过不断的实践与探索,不断培养自身的专业技能和心理素质,保证自身向上的职业化发展状态,通过努力奋斗,实现个人的人生目标。
  参考文献:
  [1]余洁琪,张芳,廖秀妮.思想政治教育视域下现代学徒制学生工匠精神培育的现状、困境及对策研究[J].教育教学论坛,2019(17):24-26.
  [2]吴轲威.工匠精神柔性培育视野下的高职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教育[J].南京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9(01):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435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