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新时期我国农村基层协商民主问题探讨

作者:未知

  摘 要: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建设虽然有了很大成就,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协商民主外在推力不足、协商民主制度规范欠缺、协商民主实践方式单一、协商民主主体政治素养不高等问题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发展。在新的社会背景下,如何加强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完善村民自治制度,加速基层民主政治进程,成为我国农村基层工作中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农村;协商民主;问题;对策
  一、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价值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①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民人口众多,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深入拓展的重要领域之一即为农村。农村基层协商民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導下,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理论为指导,通过公开、公正、公平的程序,对农村治理和涉及村民利益的现实问题进行协商,最终达成集体共识的政治活动。
  (一)有利于维护公共利益
  协商民主是人民参政议政的一种形式,发展农村基层协商民主,从根本上来讲是在村民自治基础上更好的维护广大农民的政治利益。协商民主保证了村民参与乡村重大事务协商、决定的权利,并对协商的过程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通过协商民主,明确了农民所拥有的政治权利,巩固了农民在乡村社会治理中的主体地位,使农民在农村公共事务的管理、监督中的话语权得到增强,进一步维护了农村的公共利益,推动乡村协商民主的良性发展。
  (二)有利于落实政府决策
  在乡村社会治理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有政策,无落实”的现象,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即为村民对相关政策的了解不足。协商民主为村民和基层干部提供了一个平等畅通的交流平台,有利于培育农民的政治意识,提升农民对政治权利的理解,点燃其参政议政的热情,有效参与乡村治理,缓和干部和群众关系。只有让村民参与到政策的商讨中来,表达自己对政策的意见看法,才能让政策更加贴合民心、体现民意,使政策具有信服力,从而达到政策推行的预期效果,使乡村治理渠道更畅通。
  二、当前我国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存在的问题
  随着中国基层自治制度的完善,协商民主实践逐渐深入,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呈现出良好态势,其中较为突出典范有浙江温岭的“民主恳谈会”和成都的“村民议事会”等。然而,对于中国广大农村而言,协商民主在实践中也面临诸多困境,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协商民主外在推力不足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322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562元。总体来看,当前农村经济的发展虽然有所提升,但仍远落后于城市经济,物质基础相对薄弱,农村经济对协商民主的外在推力不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温岭“民主恳谈会”和成都的“村民议事会”是在其殷实的物质基础上产生的,如果物质基础不殷实,农民自然缺少参与政治生活的动力,严重影响协商民主的发育和发展。此外,由于农村经济环境不佳,大批农民前往城市务工,造成了农村协商民主参与主体的缺位,影响其在民主协商过程中的地位平等性与话语有效力,农村协商民主的推进存在障碍。
  (二)协商民主制度规范欠缺
  我国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发展历程较短,其制度规范存在缺陷,在协商主体、协商程序等问题上缺乏明确的规定。由于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作为保障,农村协商民主在实践过程中容易出现随意更改的现象,严重影响协商民主的权威性、科学性和公平性。此外,农村协商民主缺失监督问责机制,一些地方处理公共事务不协商、不科学、不公平、不公开的现象依然突出。部分基层干部忽视农民参与协商的权利和诉求,致使协商民主在一定程度上流于形式。同时,在基层协商民主的过程中,缺乏对监督的部门、人员、内容和形式等的明确规定。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相关制度规范的缺乏,严重影响协商成果和农村公共利益的保障。
  (三)协商民主实践形式单一
  现阶段,我国农村协商民主主要包括村民议事、民主恳谈和听证会等传统模式,民主协商形式和载体较为单一。我国地域辽阔,不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要想真正将协商民主理念在农村推广,就必须结合各村的实际情况采用适宜的协商模式,并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创新。此外,由于农民外出务工,乡村人口稀少,农村协商民主必须借助现代信息技术和新媒体的力量,使农民的政治参与超越地域的限制,通过网络更好的传达自己的政治诉求,真正让农民有事可议、有平台可依。当前农村的网络平台和新媒体建设还不完备,基层协商民主缺乏稳定、畅通的平台和渠道,影响基层协商民主的有效性。
  (四)协商主体政治素养不高
  我国部分农村地区基层干部思想观念保守,对于协商民主缺乏认识,在协商过程中敷衍了事,协商民主“有名无实”。部分干部受政绩观念影响,在协商过程中关注的不是基层的现实情况和农民的利益需求,而是个人的政治成绩,违背了协商民主所秉持的公共利益宗旨。此外,一些农民虽然积极参与乡村公共事务治理,但其政治能力不够,基层协商民主效果不佳。同时,由于农民长期受小农思想影响,往往只关注自身局部利益,对乡村公共利益漠不关心。因此,在协商民主中,农民的感性知识较高,理性认识相对不足,在牵扯到个人利益时容易被冲昏头脑,导致协商民主效率低下。
  三、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对策
  (一)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恩格斯认为:“每个时期的经济结构将形成现实基础,在这个时期形成的政治、人文等观念,归根到底都应由这个基础来说明。”②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为基层协商民主建设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第一,各村政府要结合本村实际,制定科学有效的政策措施,大力发展经济,推进农村经济改革的不断深入。创新经营模式,提高土地利用效率,通过多样的经营方式在有限的土地上创造出更多的财富。第二,政府要加大农业科技投资和农民的技术培训,将科学技术充分运用于农业生产,提高农产品的科技含量,提升农产品竞争力,实现科技致富。通过发展农村电商平台,实施“互联网+”现代农业行动,将农产品销售到更多的地方,帮助农民增收。扎实的经济基础有利于推动农民参与协商民主等政治活动中来,推进协商民主在农村的发展。   (二)强化农村协商民主制度化建设
  法律制度是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重要保障,只有在此基础上,农村协商民主建设才能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第一,政府要及时出台基层协商民主的相关法律和制度规范,以法律的形式赋予协商民主合法的地位,将农村协商民主的议题、内容和程序作出明确的规定,使协商民主能够在一个公正、公开、规范的环境中进行,构建完备、科学、操作性强的协商民主机制,避免协商民主在具体时间过程中出现的内容不确定和随意更改的现象。第二,要设立专门的机构有效监督协商民主的过程,保证协商民主的公正、公平、公开,使协商结果落到实处。政府要设立专门的监督机构,界定监督的具体范围,明确其监督的有效权力,实行监督公示制度,保障协商民主真正在阳光下进行。此外,在监督的同时也要建立问责机制,对农村基层协商民主过程中出现的忽视群众意见、违背群众利益的行为进行批评,依法依规追究相关干部的责任。
  (三)拓展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实践形式
  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建设以参政主体能自由平等地参与民主协商为前提,而各主体自由平等地参与协商必须要有畅通的渠道和平台。在信息化时代下,政府要推進协商民主的现代化建设,可以采取建立微信群、QQ 群和论坛等协商民主网络平台的方法,在新媒体平台用文字、语音、视频会议等形式开展协商民主会议,让外出打工的农民超越地域的限制,及时参与到村级协商民主过程中来。国家和政府要加大对农村网络建设的投入力度,使农民能够通过网络及时的了解村内公共事务,关注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从而培养农民参与农村协商民主的积极性,培育农村群众的协商民主理念,增强群众的民主参政意识。此外,政府还可以利用电视、广播等大众传媒咨询群众意见、说明决策原因,增加村民对相关政策的了解,有利于和村民面对面的进行交流协商和监督反馈。
  (四)增强基层干部及群众协商民主意识
  推进农村基层协商民主的又一重要抓手即增强基层干部和群众的协商民主意识。首先,要大力提升基层领导干部的协商意识和民主意识,通过党性教育和政治教育使农村基层领导干部自觉自愿地推动协商民主建设。再次,要大力培育基层干部的服务意识,使其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切实了解群众的现实需要,充分重视农民利益诉求,真正维护农民利益。最后,政府要加大对农民的政治教育力度,通过各种途径加强农民的政治素养,逐步提高农民的参政议政能力。同时,因为协商民主“是基于理性讨论的一种对话规则,获得共识的一种政治实践。”因此,要注重培育农民的理性精神,在村级公共事务的参与中回避个人私利,充分考虑村内的公共利益,避免被感性冲昏头脑,学会用理性发声。
  注释:
  ①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N].人民日报,2017-10-19(02).
  ②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365.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何包钢.民主理论:困境与出路[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
  [3]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N].人民日报,2017-10-19(02).
  [4]曲延春,陈浩彬.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制度化:实践困境与推进路径[J].农村经济,2017, (10).
  [5]冯娇艳.当前中国农村基层协商民主发展的现实困境与路径探究[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8,(01).
  [6]黄卫平.中国基层民主发展40年[J].社会科学研究,2018,(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5564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