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验主义对儒家思想的接受与借鉴

作者:未知

  【摘 要】为了摆脱加尔文教和唯一神教提倡的“原罪说”对美国人民情感的束缚,爱默生和梭罗广泛阅读了包括中国儒家思想在内的世界各地优秀文化,力图从中获得灵感并建立美国人民自己独立的思想文化体系。
  【关键词】超验主义;儒家思想;接受;借鉴
  中图分类号:B222;B712.4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5-0243-01
  在广泛吸收包括中国儒家思想在内的世界各国优秀文化的基础上,爱默生和梭罗掀起了促进美国浪漫主义文学发展和影响美国文学和文化进程的超验主义运动。接下来我们将从三方面着重讲述以爱默生和梭罗为例的超验主义家对儒家思想的接受与借鉴。
  一、“超灵”和“性善论”
  “超灵”是超验主义的基础和精髓。爱默生认为灵具有超越普遍的性质,是一种高于物质,高于感官的存在。通过对“超灵”的解释,爱默生否定了传统宗教“三位一体”的说法,认为人只是灵魂的载体,人只有听从自己体内灵魂的召唤,才能实现超越,也只有度过超越阶段的人,才会实现与自然的结合,从而与宇宙灵魂实现统一,形成一个整体,进而完成与上帝的直接对话。
  对“超灵”的这一解释,表明了:(一)个人与上帝的交流不需要诸如牧师、圣经之类的中间媒介,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灵魂都与“超灵”相通,只要听从自己体内灵魂的召唤,人就可以直接得到来自上帝的启示;(二)人与自然实现结合的前提,是人要尊重自然、保护自然,而不是一味地从自然中索取,暗示了“超灵”的本质为真、善、美。真、善、美的灵感来源为《孟子·告子上》,爱默生在中年时大量阅读了其他学者对中国四书的译著,并对其中的一些思想大为赞赏,这其中就包括大儒孟子提出的“性善论”,孟子认为人在初生时本性都是善良的,这与当时加尔文教和唯一神教提倡的“人性本恶”论完全相反,对“性善论”思想吸收并加以利用,有利于从根本上否定人对上帝的依赖,淡化人与上帝之间的鸿沟,增强人们的自我意识,使人们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勇敢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自己的上帝。
  二、“君子”和“美国学者”
  爱默生在其演讲《美国学者》中提出的“美国学者”一词专指那些灵魂高尚,有思想,能独立思考,自由的个人,这一点与儒家对君子的要求不谋而合,君子是儒家倡导的一种理想人格,儒家追求的君子是品德高尚,拥有自己思想并付诸实践的个体,儒家认为学习理论知识和参加实践一样重要,孔子倡导他的学生不仅要向他和书本学习,更要向他人学习和在实践中学习,要将学习和实践结合起来,通过实践实现学问之道,爱默生和梭罗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孔子的这一倡导。
  爱默生认为学者从实践中获得的经验要比从书本中获得的经验重要得多,真正的学者会抓住每一个可以实践的机会,他反对当时学者应为隐士的观点,主张学者只有将书本知识同实践相结合才能真正地领悟知识,爱默生本人就极其注重实践,尽管他从未直接参与到社会的建设工作中去,但他一直都致力于公开地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政治观,社会观等,并积极参与到了废奴运动中去,是一个积极入世的人。梭罗在人们的眼中则是一个消极出世的人,因为他在瓦尔登湖畔孤独地度过了两年,但梭罗这样做的理由其实也只是为了体验远离社会的感觉,很快他又返回到了社会中来,他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更深入地体验生活,从而使自己的人生更有意义。
  三、珍视自然对人的启迪作用
  認识自然—欣赏自然—用自然来象征人格—实现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是儒家认识理解自然的4个重要阶段。儒家认为人依赖自然而生存,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在这基础上,儒家又倡导用自然界存在的万物来象征人的道德品格,如以松柏竹来形容品德高尚的人,最后,在实现与自然界的和谐统一之后,人就会达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境界”,以一种道德眼光去寻求人与自然的内在精神契合。
  儒家自然观对爱默生超验主义的影响在爱默生的代表作《论自然》中有直观的体现。在《论自然》的“语言篇”中,爱默生写道:“人一旦和谐地生活在大自然之中,又热爱真理与美德,他必然会用清澈的目光去借读自然的文本,我们将会逐渐了解自然永恒万物的根本意义,直到整个世界变成一本向我们完全敞开的大书,而它的每一种形式都将显示出世界的隐匿意义与终极目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爱默生也主张实现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是人认识宇宙万物真正奥妙的根本所在。
  四、结语
  在大量吸收其它民族的优秀文化,从中获取灵感并为我所用的基础上,超验主义者提出的“超灵”“美国学者”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思想,将美国人民从加尔文教和唯一神教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使人们确信了只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就可以直接与上帝交流,接受来自上帝的启示,以及强调学者要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注重实践的重要性的理念。
  参考文献:
  [1]公丽艳,李楠.爱默生的超验主义和中国儒家思想[J].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3:4.
  [2]公丽艳,栾毅之.儒家思想影响下的爱默生“入世观”[J].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5:6.
  [3]公丽艳,牛荦.爱默生的“超灵”和中国儒家思想的性善论[J].齐鲁师范学院学报,2016:5.
  [4]李洁.论梭罗与中国的关系[D].复旦大学博士论文,2008.
  [5]王雪琴.爱默生对中国儒家思想的接受[J].德州学院学报,2018:5.
  [6]谢志超.爱默生、梭罗对《四书》的接受[D].上海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06: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6925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