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白居易和元稹感伤诗思想内容的异同

作者:未知

  【摘 要】白居易和元稹是中唐诗坛的两位盟主,其感伤诗的创作脱离了中唐功利化主流诗风,反映了二人真正的生活情感体验。在思想内容方面,他们的诗歌都具有感时伤老、思友念远、悼亡亲友的内容,但在思想性上存在着差异,元浅白深。
  【关键词】白居易;元稹;感伤诗;中唐;异同
  中图分类号:I22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16-0243-01
  所谓感伤诗,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曾说:“事物牵于外,情理动于内,随感遇而咏叹者一百首,谓之感伤诗。”感伤,是一种特殊的人生情感体验,反映在中唐时期元稹和白居易感伤诗的创作中,体现的是对命运、时代特殊的人生感悟。清人王国维曾在《宋元戏曲史·序》中言:“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所谓一代之文学”[1],唐诗可谓是中国诗歌创作的盛世时代,其中白居易和元稹的感伤诗则具感人肺腑之力量,但是他们的感伤诗在思想内容方面,存在着一些异同,接下来本文将具体分析这些内容。
  一、诗歌内容的相似性
  (一)感时伤老
  《褒城驿二首·其二》作于元稹出任通州司马之时,谪居被贬的诗人忧愁倍思,对前途充满忧虑,此时看到“梨枯竹尽”想起自己衰病缠身,故而情绪低落。在《寒食日毛空路示侄晦及从简》中作者也曾言:“我今衰白尔初成”,叹体弱多病。白居易的感伤诗也有诸多这样伤时叹老的作品。《叹老三首·其一》道出,诗人日渐衰老,不被察觉,但是在镜中便可看出如今已盛年不再。《村居卧病三首·其一》中写道:“戚戚抱羸病,悠悠度朝暮”,可见诗人衰病缠身,混沌度日;《村居卧病三首·其二》则流露出诗人强健身体已不复存在之意;《答卜者》又是作者年老体衰的写照。
  (二)思友念远
  唐宪宗元和元年(公元806年),元稹锋芒毕露,触犯权贵,不久便被贬为河南县尉。白居易的《别元九后咏所怀》正是写于送别元稹之后,“零落桐叶雨,萧条槿花风。”,桐叶槿花纷纷零落,长安城秋意正浓,一片萧瑟。“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道出好友元稹离去,长安城再无心意相通之人,是一种凄清寂寞之情。《春暮寄元九》也是一首白居易对元稹的思念之诗,整首诗都哀伤至极。唐宪宗元和五年(公元810年),微之被贬江陵,途中他对至交白居易也是思念甚深,于是写下了《三月二十四日宿曾峰馆,夜对桐花,寄乐天》。夜晚阵阵清风不时送来微微桐花香,失意落寞思友之情突然涌上心头,因为太过思念白居易,元稹道自己日渐消瘦。语句虽平淡静默,却饱含深情。
  (三)悼亡亲友
  元稹十分擅长写有关悼亡亲友的感伤诗。《与乐天同葬杓直》写临穴安葬友人,《哭女樊》等则是痛失子女的哀歌。除了这样悼念友人、子女的作品,最出名的非悼亡发妻韦丛的诗作莫属。韦丛逝世之初,元稹少有感伤悼亡的创作,而许多写梦中与妻子相聚的感伤诗,多是妻亡至少半年后的作品,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妻子离去的悲痛使他夜夜难安,所以《夜闲》中一句:“感极都无梦,魂销转易惊”,道妻子离世之后,夜夜难寝,即使入睡也极易转醒的场景,感情是非常真挚的。《遣悲怀三首》是元稹笔下悼念亡妻之作的上品,现代著名学者陈寅恪也在《元白诗笺证稿·艳诗及悼亡诗》中评价元稹的感伤诗:“夫微之悼亡诗中其最为世所传诵者,莫若《三遣悲怀》之七律三首”[2]。白居易有12首悼亡亲友的作品,其中为夭折之女金銮子所写的诗歌最为动人。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白居易的女儿金銮子出生,给仕途多舛、体弱多病的诗人一丝慰藉。然而幼女不满三岁竟然夭折,带给诗人极大的打击,“况念夭化时,呕哑初学语”“念兹庶有悟,聊用遣悲辛”,作为父亲却不能将女儿养大成人,自惭形秽,肝肠寸断。
  二、思想性上的差异,元浅白深
  明代文学家胡震亨在《唐音癸签》卷七中说:“元与白同志,元词古意俗”[3],正如胡先生所言,白居易的感傷诗要比元稹更具思想性,尤其体现在女性题材上。元稹的目光大多触及亡妻爱女,而白居易除了关注家眷,更是将目光投向广大普通女性,包含一定的社会现实意义。在封建社会,歌女的悲惨命运无人问津,白居易将一颗仁爱之心投向她们,《夜闻歌者》妙在“尽在不言中”,深秋明月夜,已做他人妻的歌女泪湿衣衫[4],却不道为何而泣,究竟是自叹身世,还是抒发闺中之怨,无从得知,却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激起人们对这样一个孤寂落寞妇女的同情之心。《琵琶行》更是白居易感伤诗中的绝唱,诗人对身世可怜琵琶女寄予同情,感慨“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乐天先生的另一首《妇人苦》更是以妇人口吻道出下层妇女夫为妻纲,男女在封建婚姻中不平等的状况。
  元白二人为莫逆之交,其感伤诗作在唐诗中熠熠生辉,本文从思想内容方面进行研究,试图还原真实的元、白,挖掘二人感伤诗创作的内涵与价值,也能让我们更深刻地了解两位诗人。
  参考文献:
  [1][清]王国维.宋元戏曲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1.
  [2]陈寅恪.元白诗笺证稿[M].北京:三联书店,2001.108.
  [3][明]胡震亨.唐音癸签[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69.
  [4]李丽.琵琶行与夜闻歌者的比较研究[J].鸡西大学学报,2011,(2): 107-1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854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