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视角下世界文化遗产旅游开发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世界遗产旅游由于其不可复制的独特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展现出了较高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与文化价值。目前,我国遗产地旅游开发现状堪忧,出现了过度开发与浅层开发共存的局面,为更好地平衡世界遗产旅游开发与保护的关系,本文以世界遗产地“开平碉楼与村落”为例,用深度访谈和现场观察方式进行田野调查,从开发原则、社区参与、市场地位及产品设计等方面对遗产旅游开发的路径进行探究,以期助力遗产地实现乡村振兴。
  引言
  改革开放后,中国致力于城镇化发展,农村大量劳力、土地、资金等生产要素向城市集聚,城市发展迅速,但农村问题突出,人口流失、空心化等现象严重。面对城市发展的成绩和农村衰落的现实,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旅游作为多产业融合平台,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一大抓手,世界遗产地旅游作为旅游的独特形式,由于其景观的独特性,在乡村振兴中备受瞩目。但国内遗产旅游开发水平较低,不能体现其价值,据此,本文以“开平碉楼与村落”为例,对世界遗产旅游开发的路径进行探究,以期为开平市后期旅游开发的提质增效提供借鉴,以振兴遗产地的乡村发展。
  一、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
  世界遗产旅游是将当地自然、人文旅游资源向外界展示,进行文化传递的途径,目前世界遗产旅游开发成了国内外学术界研究热点,并形成了系列理论和实践价值的成果。国外学者对世界遗产旅游开发研究多关注于旅游者,通过个案分析的方法,基于旅游者的感受与体验对其的路径进行研究。如Brown和ChoiA从经济学视角出发,构建包括支付意愿、边际支付意愿在内的经济学模型;Beeho以世界遗产村落——New La-nark为例,运用ASEB进行分析,提出众多关于旅游吸引物开发的意见。国内学者偏向于宏观分析,梁学成阐述了世界遗产有形价值与无形价值的关系,并进行理论假设,得出“世界遗产的无形价值将有助于提高遗产的旅游价值和旅游者的满意度”结论,同时利用该结论对我国世界遗产旅游开发的模式进行了论述。
  二、调查地概况及研究方法
  (一)调查地概况
  “开平碉楼与村落”于2007年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35处世界遗产,同时也是国际移民文化的第一个世界遗产项目,其范围包括赤坎三门里村落、塘口镇自力村村落与方氏灯塔、百合镇马降龙村落群和岘冈镇锦江里村落。开平碉楼现存完好,生态景观优美,碉楼与附近的荷塘、竹林、稻田与果园形成了富有变化的天际线景观。碉楼建筑景观、村落传统乡村景观和遗产所在地村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形成了一个整体,具有较高的美学价值和文化价值。
  (二)研究方法
  本论文以“开平碉楼与村落”为调查地,通过深入当地利用田野调查的方法进行现场观察和深度访谈,调查对象为遗产地所在景区的旅游者、当地村民及村干部、旅游企业管理人员以及当地政府公职人员等。首先,从村民感知的角度出发,对现有旅游开发路径进行分析,其次,从旅游者感知的角度出发,对现有旅游开发状况进行满意度分析,最后,对旅游供需双方的感知进行对比,得出开平市旅游开发的基本路径。
  三、“开平碉楼与村落”旅游开发路径研究
  从开发原则、社区参与、市场定位及产品设计方面对遗产旅游开发的路径进行探究。
  (一)开发原则
  从景区产品设计到景区旅游生态体系的构建都应在“原真性”的指导下进行,尊重历史文化,保留原始建筑景观,科学开发遗产资源,保证旅游开发的生态可持续性。
  1.保护原则
  “开平碉楼与村落”旅游产品的开发应充分考虑原有建筑景观的不可替代性,游客的旅行路径应以游览为主,并且設置服务区、缓冲区和保护区三部分。服务区是游客的等候参观点,可设置门票售卖点和停车场,并充分利用当地的环境特征,美化沿途环境,从而激发游客的旅游兴趣;缓冲区供游客参观游览,可适当设置碉楼的相关历史文化介绍以促进游客共鸣;保护区具有较高保护价值或破坏严重的建筑所在地,严禁游客踏入,并且应进行定期修缮与维护。
  2.利民原则
  我国旅游开发的历程中,许多地区为谋经济利益,不惜驱逐景区当地的原住民。而对于开平碉楼来说,居民的历史文化背景、生活习性和民俗风气已与开平碉楼融为一体,将其驱逐便失去了景区设立的初衷。因此,在景区开发过程中,应当引导当地村民配合碉楼的开发服务,可通过适当的补助和培训实现价值共创。
  (二)社区参与
  世界遗产旅游具有经济效益,通过社区参与保障当地居民的基本权利,变“要我参与”为“我要参与”,在旅游开发中多考虑居民诉求,以实现乡村振兴。遗产旅游开发中的社区参与主要包括两个维度:社区居民的主动参与、当地政府的政策保障。
  1.社区居民的主动参与
  首先,搭建一个线上线下结合的平台,让村民自由表达自身诉求和建议,尤其是为弱势群体提供表达意见的机会。其次,对于利益分配机制,对于碉楼原住民可采取股份制度调动其参与旅游开发过程,对于一般性村民可开展系列的旅游服务活动,如导游、餐饮、住宿等,丰富景区的服务属性也使自身的利益有所保障。
  2.当地政府的政策保障
  首先,村民参与遗产旅游开发的各个流程,包括设计、建设与运营全过程,政府应保障村民的知情权、参与保护权、表达利益权、管理监督权和司法公诉权。其次,政府需要及时处理村民对旅游开发的意见,对村民提出的建议,若不符合景观发展规划或大多数人的利益,应当及时解释其原因。最后,明确村民的监督权利、义务,选择社区活跃分子参与到景区开发过程中,监督政府的行政规范和旅游企业的运作。
  (三)市场定位
  开平碉楼是侨乡文化的载体,目前旅游开发程度较低,游客市场范围偏窄,客源地主要来自广州市、珠海市等省内城市,省外及海外市场有待拓展。据此,开平市应在巩固现有市场的基础上,以广东为中心,首先开拓港澳台、广西、湖南、福建等临近地的市场;其次以此为基础辐射全国范围,重点带动京津冀、环渤海、长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进一步完善国内市场;最后开拓东南亚及欧美等地区的国际市场,形成层层推进的市场开发策略,逐步拓宽市场范围。   (四)产品设计
  开平碉楼文化遗产的根本内涵是侨乡历史、侨乡民俗以及碉楼建筑价值。通过对碉楼和村落资源的评估以及对市场的分析,可将开平碉楼遗产旅游产品分为以下四类。
  1.祭祖寻根游
  祭祖寻根文化根植于中华民族每个个体心中,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华侨也不例外,祭祖尋根文化不仅包含对祖先的尊敬与怀念,还包括对祖国华夏民族的向往。祭祖寻根游主要针对海外的华人华侨,尤其是开平碉楼建造者的后代,针对此细分市场可开发碉楼参观+节庆活动+民宿体验的系列旅游产品。游客在碉楼遗产观光之余感受当地节庆活动,最后入住仿照碉楼样式兴建的碉楼民宿。
  2.文化体验游
  开平碉楼的文化不仅表现在碉楼建筑本身,还包括了建筑背后的历史故事,还有历史塑造者的生产生活方式,文化体验游就是在对开平碉楼建筑进行观光游览的同时,打造参与体验型乡村项目,让游客了解每栋碉楼背后的故事和历史,在活动中深度感受当地文化。文化体验游主要针对珠三角的中产阶层,针对此细分市场可开发碉楼文化体验+民俗风情体验+民宿体验的系列旅游产品。
  3.爱国科普游
  开平碉楼建筑群是侨乡文化的载体,通过碉楼建筑可看到侨乡人民勇斗匪寇、保家卫国的胆量,更能感受到侨乡人民开放包容、敢为人先的华侨精神。可利用遗址附近的农田发展农家乐,种植地方特色的观赏植物、瓜果等,开展观光、采摘、品尝及耕种等体验性生态旅游活动,开展青少年科普教育活动,延伸旅游产品的附属市场。爱国科普游主要针对珠三角的亲子家庭和青少年,针对此细分市场可开发碉楼参观+农事体验+农家乐的系列旅游产品。引导青少年了解自然、尊重自然、爱护自然,同时把碉楼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非常有意义的,也赋予了碉楼新的使命。
  4.度假休闲游
  休闲度假游是乡村旅游开发中的重要类型,开平具备开发休闲度假游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开平市地热资源丰富,在距开平碉楼100公里的范围内,拥有温泉度假区11个,同时还拥有有上下川岛、海陵岛两个海滨度假区,通过将临近资源进行整合可开发休闲度假游。具体来说,度假休闲游可针对省内外的远程游客开发碉楼文化体验+康体娱乐的系列旅游产品,以此推动遗产地原真性保护和遗产地旅游吸引力,进而实现“双赢”。
  (作者单位:广东财经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0203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