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阜阳市农村移风易俗提升乡风文明问题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没有乡风文明作为保障,中西部地区不可能实现乡村振兴。乡风文明的程度和地区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正向关系,由于经济社会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中西部农村成了移风易俗的重点和难点。为此,要从新旧意识形态转换的高度,乡村振兴重要保障的高度,文明城市创建的高度来认识移风易俗的重要性。从加强农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建立农村红白喜事理事会,开展入脑入心的宣传教育,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等方面持续发力来治理阜阳农村不良习俗。
  关键词:移风易俗;乡风文明;乡村振兴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党就非常重视农村的移风易俗工作,如毛泽东1956年带头签字:死后遗体火化而不再保存,移风易俗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特别是近几年,曾在农村销声匿迹了的诸如“天价彩礼”、“薄养厚葬”、黄赌毒、封建迷信等死灰复燃,并且愈演愈烈。农村不良习俗问题看似不大,实际影响深远。子曰:“教民亲爱,莫善于孝;教民礼顺,莫善于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天下皆宁”。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乡村振兴,乡风文明是保障。”阜阳作为皖北乃至中西部地区的农业大市,由于人文历史、风土人情、“面子文化”等因素影响,农村不良风俗尤为严重。
  一、阜阳市农村不良风俗的现状与影响
  (一)不良风俗的主要表现
  近年来,安徽尤其是皖北一些落后乡村不良风俗愈演愈烈,“天价彩礼”、升学生日宴、“薄养厚葬”、封建迷信、“黄赌毒”等屡禁不止。以“天价婚礼”为例,安徽“天价彩礼”呈现出“南低”“北高”规律,宣城、黄山的彩礼从零到两三万不等,而在淮北、阜阳等皖北地市农村彩礼却要五到十万,甚至数十万不等。临泉、阜南、颍上是国家级贫困县,多数农村地区彩礼在十万以上,“一动不动”“三斤三两”“万紫千红一片绿”等现象开始出现,房、金首饰等外在装饰物都是婚恋必需品。此外,一些农民由于外出打工或者房屋经过拆迁,收入比较富裕,便染上了不良习俗,参与“黄赌毒”活动,尤其是阜阳一些偏远农村“黄赌毒”现象尤为严重。
  (二)不良风俗的主要影响
  1、影响社会稳定。“天价彩礼”“薄养厚葬”等不良风俗增加了临泉、阜南、颍上等国家级贫困县家庭负担。“在人口性别结构失衡的背景下,由于女性的梯度转移,贫困地区农村成为了婚姻市场上的洼地,农民原本脆弱的家庭经济结构难以支撑高额的婚嫁成本,迫使农民不得不通过借债、透支养老生活等手段帮助子代完成婚姻问题,而那些弱者则无力应对婚姻困境,不得不成为婚姻市场上的剩余人。”[1]由于皖北贫困地区存在重男轻女现象,导致男女比例失调,加之一些青年女性到经济发达城市务工,接受了发达城市的生活习惯、价值观念,增长了见识,提升了自我修养,在婚姻的选择方面排斥农村青年,这样一来家境困难的男青年的求婚难度增大,有的青年自甘堕落,甚至铤而走险,增加了社会不稳定因素。
  2、败坏社会风气。“人看人,村看村”。皖北地区“面子”情结严重,村与村、人与人相互攀比,一些农民以谈婚论嫁的名义讨价还价,女性完全被物质化、商品化,明码标价,造成了一种人伦和价值观的扭曲。村民在置办婚丧嫁娶的问题上,讲排场、摆阔气,不仅造成了极大浪费,也助长了社会的奢靡之风。
  3、阻碍农村经济发展。“一婚穷十年”,贫困农户办完婚事,已无钱购买基本的生产资料,甚至是负债累累,有限的收入入不敷出,背上了上沉重债务负担。农户在有生的日子,只能负债前行,债务问题拖累农民的美好生活,成了阜阳农民致富、农村经济发展的巨大绊脚石。
  4、影响党员干部形象。阜阳有些党员干部借“婚丧嫁娶”和其它喜庆事宜盲目攀比,大讲排场,极尽奢华,割裂了党与群众的血肉联系,严重影响党员干部的形象。有的干部甚至借着“婚丧嫁娶”搜刮下级和农民的钱财,这种变相受贿,在农村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破坏了农民对党员干部的良好印象,甚至影响基层政权的稳定性。
  二、阜阳市农村不良风俗形成的主要原因
  (一)市场机制作用使然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西方社会的一些陋习、不良价值观也传入到中国,受市场大潮的影响,乡村中兴起了一股拜金主义之风,低俗、庸俗的趣味沉渣泛起,乡村传统文化和道德规范受到极大冲击,乡风文明和乡村社会秩序遭到强烈冲击。特别是受市场经济及各种不健康思潮的影响,传统乡村秩序式微,社会伦理规范弱化、瓦解,由于中国社会处于快速的转型过程中,新的伦理规范、道德准则没有及时地建立,导致乡村文明的保护和传承面临危机,越来越多的优良乡风面临着败落问题。
  (二)阜阳地区的“面子情结”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阜阳一些农民把礼金数量和人情厚薄的尺度挂钩。礼尚往来本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但在部分农村地区,“婚丧嫁娶”宴成了一种恶性循坏,一些送过礼金的农民为了获得“丰厚”回报,就会想方设法,“巧立名目”收回“成本”及“利息”。更有甚者,农村把礼金、排场和人缘、面子划等号,把礼金赠送数量作为衡量人情厚薄的杆尺。这种现象的背后是陈腐思想,贪图私利、“面子情結”等在作怪。
  (三)小农经济思想制约
  几千年的小农思想、小农意识根深蒂固,加上后天教育因素的影响,农民的文化水平较低,这些都成为了农民接受新事物的阻碍。教化有其固有的规律,农民思想的改变不是一时之功就能完成的,因此,小农意识是制约乡风文明提升的一个重要障碍。如阜阳的一位村书记看待农村移风易俗工作时说:“这事不能干,干了我就成了我们村千古罪人!”
  (四)农村精神文明生活贫瘠
  改革开放以来,广大农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在物质生活改善后,农民们还要求改善精神生活。但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因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而自然地得到提高。相比物质生活,农村的精神生活一直是个短板。没有健康文明的精神生活去充实他们,以往那些落后的习俗就很容易乘虚而入去占领人们精神生活的领域,并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弥补一部分人精神上的空白。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精神文明建设“一手软”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尤其是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更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最薄弱的领域,精神文明建设“一手软”的问题在农村最为突出。   (五)基层党组织治理与引导不力
  皖北乡村治理体系滞后于农村社会结构的变化。乡村大量青年涌入城市、农民市民化、农村家庭“空心化”、传统伦理价值体系受到冲击,农村的治理体系弱化、基层干部老化、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等难以应对新矛盾新问题。一些党员干部因循守旧、抱残守缺、不思进取,移风易俗工作“慢腾腾”“跟着走”现象明显。“群众都过河了,他们还在水中摸石头。”毛泽东同志在党的七大报告中指出:“在一切工作中,尾巴主义也是错误的,因为它落后于群众的觉悟程度,违反了领导群众前进一步的原则,害了慢性病。”[2]这些基层党员干部能力不足,治理无效的问题,影响了移风易俗工作。
  三、阜阳市农村移风易俗的对策建议
  (一)提高對农村移风易俗重要意义的认识
  移风易俗提升乡风文明对阜阳意义重大,移风易俗提升乡风文明有助于阜阳市贫困户树立新风气、自力更生,克服“等靠要”懒汉思想,早日实现高质量脱贫;有助于遏制“婚丧嫁娶”大操大办现象,防止因“礼”致贫、返贫现象的发生;有助于早日提升乡风文明,为乡村振兴提供有力保障;有助于提高农民素质,树立良好城市形象,推动全国文明城市的创建;有助于倒逼基层党组织改变因循守旧落后社会治理思想,消除农民封建迷信思想,推动新旧意识形态的转换。
  (二)加强农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
  乡风文明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移风易俗的关键是加强农民精神文化生活建设。乡村振兴需要经济振兴,更需要精神、文化振兴。乡村文化振兴要重视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提高村民的文化素养。为此,第一,增加投入,继续加强阜阳农村文化设施建设。尤其要重视农民图书馆、休闲娱乐设施的建设,因地因时因需地设计、建设,提高公共文化服务的利用率,打通“最后一公里”。挖掘、发展阜阳的人文历史资源,如春秋战国“三子”(老子、庄子、管子)、魏晋“三曹”(曹操、曹丕、曹植)、华佗、陈抟等在内的众多阜阳古代名人;欧阳修、苏轼、杨万里、黄庭坚、晏殊、周邦彦等都曾在这里为官,并留下了大量称颂阜阳的优美诗篇。对这些资源进行再挖掘、整理,系统的梳理研究、深入挖掘、创新发展。填充广大农民的精神生活,让农民群众的精神生活丰富起来,远离低俗文化,培养富有品味的文化素养。第二,加强领导,落实阜阳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目标责任制,把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纳入到对村镇领导干部的考核之中。
  (三)建立农村红白喜事理事会
  通过选举产生红白理事会,对理事会成员进行先培训后上岗,以红白理事会牵头制定村规村约,把“婚丧嫁娶”等事宜纳入村民章程中。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开展移风易俗工作,给群众做好表率,通过自我约束来带动群众的移风易俗工作,严格落实村民章程、村规民约,将心比心,持之以恒,长此以往,一定能够淳化质朴民风。
  (四)开展入脑入心的宣传教育
  以“送戏下乡”、“微宣讲”、“末梢宣讲”、“艺术化宣讲”等活动为载体,深入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树立文明乡风。充分发挥阜阳市贫困户连联系人和下派扶贫书记的作用,对一些封建迷信的家庭、贫困户进行科学普及,提高农民的鉴别能力。定期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讲堂,提高村民的文化道德素养。
  (五)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明确乡风文明建设的主体所在,即解决‘谁来建设’的问题,是有效推动乡风文明建设进而实现乡村振兴的逻辑前提和首要条件。”[3]乡风文明建设主体是基层党组织。因此,要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坚强战斗堡垒,充分发挥广大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要求各地党员干部带头不大操大办、不请客送礼,身先士卒,包村入户,做过细的思想政治工作,争取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同时,及时补充村两委的新鲜血液,加强对村两委换届的监督,防止出现苍蝇腐败。
  参考文献:
  [1]刘成良.因婚致贫:理解农村贫困的一个视角[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3).
  [2]毛泽东.毛泽东选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095.
  [3]孙迪亮,宋晓蓓.乡村振兴视野下新乡贤助力乡风文明建设的机理分析[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229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