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厄普代克“自动钢琴”诗作赏析

作者:未知

  摘 要:约翰·厄普代克的“自动钢琴”一诗运用了拟人手法,以自动钢琴本身的视角写就,妙趣横生。本文从背景知识、诗歌内容和音韵美以及诗作深层含义三个方面展开赏析。
  关键词:约翰·厄普代克;自动钢琴;赏析
  一、 诗作背景与特色
   本诗于1954年发表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自动钢琴的相关背景知识对本诗的赏析至关重要。自动钢琴有自己的演奏系统,不需要人演奏。它的演奏器由打孔纸卷操作,纸卷上打孔位置与钢琴谱相同[1]。自动钢琴上有许多粗细相同,长短不一的“手指”般的条状物,用以控制音调。它的演奏原理是利用足踏风箱鼓风,催动纸卷上的孔位转动,由此驱动相应的“手指”弹奏[2]。上述背景知识便于我们理解诗中的指代。
   本诗特色如下:
  一、 拟人手法的运用。全诗是从“自动钢琴”(即诗中的“我”)的视角展开叙述。
  二、 音韵美。本诗很好地利用了头韵、元韵及单词的音节来表现自动钢琴演奏的曲谱内容特征及感情色彩。
  二、内容解析及音韵美
   第一节中,自动钢琴表现了它顽皮的一面。在原诗第一句“My stick fingers click with a snicker”中,stick fingers 指的不是人的手指,而是自动钢琴演奏系统上方的条状物。“Click”在此处有两个意思,一是指纸孔与条状物接触所发出的清脆声响;二是指击打乐器,即自动钢琴自己“弹奏”时的动作。“Snicker”指的是不尊敬的窃笑[3],表现了自动钢琴的自傲及活泼顽皮。第一句的“stick”、“click”和“snicker”三词都有 “ick”的音,读来给人一种急促,音调很高的感觉。
   第二句“And,chuckling, they knuckle the keys”中,“chuckle”是咯咯的笑声,“knuckle”是用指关节敲击的动作,“key” 则是钢琴的键盘。这三个词都带有重辅音“k”的厚重感,让人想起打孔纸卷转动的声音。
   第三句“Light-footed, my steel feelers flicker”中,“light-footed”形容动作轻盈,在此处指节奏轻快,打孔纸卷转得极快。“Steel feeler”带试探之意,在诗中给人蜻蜓点水般的轻触之感,更显轻盈活泼。“Flicker”一词有闪烁摇曳之意,暗示自动钢琴所奏曲目节奏明快,变化频率高,让自动钢琴有了“生命的火花”,带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4]。
   本节第四句“And pluck from these keys melodies”中,“pluck”指的是快而猛的拉扯,给人音量变大的感觉。“These”、“keys”和“melodies”中的“iz”音重复三次,有很强的节奏感,呼应前文的同时,层层递进,勾勒出自动钢琴活泼轻盈的形象。
   第二节中,自动钢琴表现了它不受束缚且骄傲的一面。在第一行“My paper can caper; abandon”中,“paper”是打孔纸卷;“caper”指自动钢琴像孩子一样开心雀跃。“paper”和“caper”形成了行内韵,读来轻盈、和谐、欢快。“Abandon”一词描绘了自动钢琴不受人影响的随性:(1)钢琴无人控制,自动弹奏;(2)钢琴的纸孔数量不受限制,而人类手指在数量和所跨音域上均有限,难以弹奏音域广的曲谱。
   第二行“Is broadcast by dint of my din”中,“broadcast”是钢琴发出的声音。“dint”和“din”两词押了头韵,其中“dint”指的是自动钢琴的声音借助“din”传播。“Din”的本意是喧闹、持续的声音[5],在此处一方面表现了自动钢琴的音色悠扬,传播范围广;另一方面是暗指它想让自己的声音经久不衰。
   第三行“And no man or band has a hand in”中,“man”、“band”和“hand”构成了另一个行内韵,强调了自动钢琴的“自动”特点,以拟人的方式表现了它颇为自得的一面。但这种骄傲却显得肤浅,因为它本身是由人类创造,且曲谱亦由人类设计,所以它的骄傲就有沾沾自喜之嫌。
   第四行“The tones I turn on from within”中的“within”一词与前文呼应,进一步体现了自动钢琴将美妙琴音之功据为己有,洋洋自得之态。本行的描写赋予自动钢琴人类的性情,通过拟人的方法,为读者生动地呈现出自动钢琴的“骄憨”。
   因为自动钢琴终究不具创新能力,故而在第三节中,它话锋一转,用略带心酸的音韵变换来表达心中的不甘。在第一行“At times I’m a jumble of rumbles”中,jumble是混乱的轰鸣之意,rumble表示隆隆声,共同构成了又一个行内韵,表现了此处曲谱的音色变重、音符变多、略显杂乱,似乎暗示自动钢琴情绪低落。
   第二行“At others I’m light like the moon”则表现了自动钢琴轻盈欢快的一面。第二行开头的“At others”对应了第一行开头的“At times”,展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本行的 “light”一词有两层含义。视觉上,因为本行中提到了“月亮”这一意象,形成了 “明月当空”的联想。听觉上,“light”表明了自动钢琴演奏的声音本身的轻盈,取其“轻盈”之意。
   第三行“But never my numb plunker fumbles”中,“numb”和 “fumble”又构成了行内韵。“Numb” 指的是麻木,表明自动钢琴厌倦了重复弹奏的状态;“fumble”指摸索或漏掉;“plunker”指砰砰地弹奏乐器,似有心不在焉之感。加上前面的否定词“never”,这行诗表明自动钢琴对重复机械弹奏已生厌倦,虽说它业经设定,无须摸索,也绝不出错。
  第四行“Misstrums me, or tries a new tune ”中,“misstrum”一词进一步说明了自动钢琴从不犯错的设计特点。这行读来略显心酸,因为自动钢琴永无机会“tries a new tune”。自动钢琴看似有感情,但它只能在人类为它设定好的道路上前行,就算是厌倦了重复,它也无法创新改变,遑论自我提升与发展。相较而言,人类拥有无限可能,即使弹奏时有可能犯错,这些摸索却可能造就新的经典!
  三、深层含义
   20世纪的科技飞速发展,让许多人担心:如何看待人与科技的关系?机器会取代人类吗?本诗以自动钢琴为例反证了人类的价值。纵使机器能力强大,它们亦由人创造。正如人类音乐家可以不断创作新曲目,而自动钢琴却只能弹奏设定曲目一样,科技的发展是为人类服务,而不是让科技的载体为所欲为。通过拟人视角和音韵设计,诗人借自动钢琴最终的无奈隐喻式地指出了创新是人与机器最本质的区别,体现了诗人的人文关怀。
  [参考文献]
  [1] 张绮媚.“复古风格演奏”对香港西方器乐教学的启示[D].中央音乐学院,2013年.
  [2] 晓风.神奇的纸卷自动钢琴演奏[J] .中国电子商情:视听前线,2012(7):121.
  [3] [5] 有道词典在线.
  [4] 陈星妤.论钢琴演奏艺术美学价值的实現[D].湖南师范大学, 2014年.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9292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