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窥视:张艺谋电影《影》的叙事视角解析

作者:未知

  【摘 要】“窥视”作为一种看的动作,经常出现在叙事作品中。窥视视角的运用,不仅摆脱了传统、固定、单一的视觉形式,而且更能揭示人物的心理状态,对于观者的视觉和心理也有牵引的作用,张艺谋的电影就多用窥视视角进行叙事。本文以《影》为例,分析张艺谋电影中的窥视视角是如何运用的,体现了怎样的叙事功能,以及叙事意义。
  【关键词】张艺谋;《影》;窥视视角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25-0108-01
  一、窺视视角在《影》中的运用
  叙事视角指的是叙述者在叙述故事时所采用的切入点,热奈把这种视点称为“聚焦”。[1]而 “窥视”作为一种叙事视角,经常出现在小说及影视作品中,在其中起到重要的作用。所谓“窥视”一词,在现代汉语中解释为暗地里观察、偷偷地看。“窥视”是指在被观看者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视觉与听觉的聚焦来获取一些信息。[2]由于窥视本身是一种隐蔽的行为,偷窥者则经常会采用比较隐蔽的角度实施偷窥行为。在表现窥视的情境下,通常会采用主观镜头拍摄,从而达到相对真实的自然视觉效果。这种窥视视角会让观众产生视觉聚焦和认知聚焦相结合的效果,同时一种介入感、危机感和快感油然而生。
  张艺谋执导的电影《影》多处运用窥视视角进行叙事,影片讲述了关于替身的故事。回顾整部影片,主要有四次窥视。第一次是小艾窥视,影片开头,小艾从门缝惊恐地往外看。第二次是子虞窥视,当境州要去与杨苍决战的前一晚,小艾与境州缠绵,而这一切被子虞通过洞穴窥视到。第三次是小艾窥视,在决战之日,小艾发现了她的生活被自己的丈夫子虞所偷窥,孔里室内的光打在惊恐的瞳孔上,看到的都是不可告人的真相。第四次是小艾窥视,境州将子虞和沛王杀害后,走出大殿,向大臣宣告大王遇害身亡的消息,并将刺客伏法。然而,事情的真相只有小艾知道。当她从门缝往外窥视的时候,露出惊恐的表情。随之影片结束,留下了开放式的结局。
  二、窥视视角在《影》中的叙事功能
  (一)满足人的窥视欲。希区柯克曾经说过:“电影的本质是偷窥。”我们在观看电影和他人故事的时候,其实是在窥视别人的生活和隐私。《影》中展现出来的窥视镜头,会给偷窥者带来快感,我们在窥视银幕前的主人公,很有可能也是窥视到了另一个隐藏的自己。因此,窥视视角可以满足人的窥视欲,这是它基本的功能。
  (二)增加真实性。创作者采用窥视这一种叙事视角,使观众的视线跟随剧中主人公的视线,在同一时间同一场景观看被选择和加工过的场景,与剧中人物在情感或心理上容易产生共鸣和亲近感。这种窥视产生的真实性主要是通过两方面实现的,一是人物窥视时小心翼翼的动作;二是人物在窥视时产生的心理活动。通过窥视拉近剧中人物和观众的距离,这种叙事视角能够使观众进入剧中角色的内心世界,能够展示人物的内在心理冲突,更具立体感,增加真实性。
  (三)无结果的窥视,引发联想。所谓无结果的窥视是指只表现出偷窥者窥视的行为,偷窥的内容不在镜头中暴露出来。通过偷窥者的表情,来推测偷窥者所看到的,引发观众的联想。这种无结果的窥视用在《影》的结尾,是再好不过的。开放式的结局,给观众无尽遐想。影片最后的连环反杀后,境州走出大殿,小艾从门缝朝外看,看到了什么大家都不太清楚。但通过联想,大致可以猜出三种可能。一是田战装作他不知道境州是子虞的影子的事实,境州就是真正的子虞,然后境州称王,和小艾做真正的夫妻。依据是之前他说过一句话:“你比都督更像都督。”二是田战知道真相,可能将境州杀掉。三是沛良也有“影子”,因为他早就察觉到境州是子虞影子的事实,那他很可能也准备了影子,这种可能性最大。总之,这种无结果的窥视,让所有的猜想都合情合理,让观众参与其中。电影虽然暂告一段落,但结局却让人意犹未尽。
  三、窥视视角对《影》的主题深化
  《影》反映人性的压抑、扭曲,人与人的不信任、相互倾轧、猜忌。窥视视角很好地表现了这一主题。比如,从影子本身来讲,境州在权力面前只是一颗棋子,不能决定自己的人生,不能追求所爱,更没有自由和权力,就连自己的名字“境州”也是以地名起的,只能像傀儡似的活着,在夹缝中求取生存,不能做自己。影子总是处在隐忍和压抑中,和小艾做夫妻,只是做样子而已,作为影子只能压抑自己的情感。他经常追问自己,寻找自我。当他被启用,破了杨苍刀法,他有了生命意识的觉醒。从窥视视角来看,真身在黑暗的洞口中窥视小艾和影子缠绵,其实是在拷问人性,也代表了真身对于小艾和影子的不信任。
  总之,窥视在张艺谋导演的其他电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中,也有集中表现。这一视角的选择与张艺谋早年生活中受压抑的个人经历不无关系,独特的人生经历、个性气质进一步投射到他的艺术创作中,通过窥视这一叙事角度,将人性的压抑与抗争展现出来。当然,窥视视角在张艺谋电影中的叙事意义也应辩证看待。
  参考文献:
  [1]李晓静,李青宸.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叙事学分析[J/OL].2019-02-26/2019-03-20.
  [2]雷捷.窥视:一种叙事视角的艺术价值分析——以 《金瓶梅》 为中心[J].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0(1):94-9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07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