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影视语言的曲指性

作者:未知

  影视语言作为一种广义的语言,它不同于自然语言和文学语言,包含了画面语言和声音语言。在其特性的表现上有审美性、曲指性、虚指性等。本文聚焦影视语言的曲指性的特点,从四方面来分析和阐述影视语言曲指性的认知、产生、实现和审美意蕴。
  一、对影视语言曲指性的认知
  电影语言的组织形式具有自己独特的要求和规则,影视创作者正是按照自身对社会、人生的某种复杂的感受感悟并灵活运用和组合影视语言的不同元素来创作影视作品,这使得影视艺术有了更加广阔的表达空间,它指涉内容具有不可穷尽性,没有确定的概念、符号和逻辑,这就是影视语言的曲指性。
  二、影视语言曲指性的产生
  相对于自然语言的能指结构与所指关系来说,影视语言的表意方式呈现出多样性与复杂性。
  (一)影视作品表达的要求
  影视语言的元素是多元的,通过运用电影语言的联合体不同的组接方式,可以使原本隐藏在画面里的内容产生另外一种更为深刻的意义。岩井俊二关于人性探讨的佳作《燕尾蝶》是关于少女成长的故事, “蝴蝶”这个“陌生化”的象征情景,给观众既模糊又清晰,既熟悉又生疏的的感受,它赋予了女主角雅拉视觉上的形象感知和命运上的破茧成蝶的命运,导演在色彩、镜头、音乐的运用上独具特色,召唤着观众在观众观影过程中对雅拉蛹之意向和化茧成蝶的自我身份终极确认的探索。这种“立象以尽意”加深了影视语言的艺术魅力和审美效果。
  (二)影视受众审美的要求
  接受美学确立了接受者的中心地位,接受者在鉴赏过程中具有着重要的角色。影视作品的播放以及普及,加速了接受群体的鉴赏感知和思维模式的建立。
  曲指性使影视作品在表达的过程中受到了阻截与影响,但也产生了独具魅力的审美功能。例如影视受众对大卫·林奇的经典作品《橡皮头》的主题理解各不相同,有人从弗洛伊德论创造力与无意识解读影片;也有人认为这是一部极具个性的超现实表现主义电影。观众结合当代语境,对于这部影片的内容进行了具体的自我阐释和内容的固定,不仅达到了受众的审美功能,还产生了独特的审美意蕴。
  三、影视语言曲指性的实现
  影视语言曲指性的实现一方面需要影视创作者对于影视元素与影视语法的拼接组合,另一方面也需要接受者的解码。
  (一)影视语言各系统相互作用
  影视语言曲指性在影视创作中主要依靠象征的手法来实现,象征使得艺术作品往往能够产生寓意、审美意蕴和深刻的哲理,从而达到一种“言外之意”“弦外之音”“象外之旨”的深层次艺术魅力。2017年获得第19届台北电影奖的最佳剧情长片《大佛普拉斯》,导演黄信尧在结尾有一个极其精彩的设置,使用交叉蒙太奇交代大佛运往法场和肚财葬礼的不同命運,随后的法场全景镜头显示出了讽刺和象征的意味。
  (二)受众的解读
  阿里洪认为,电影语言是一种视觉交流系统:“把两个不同的符号结合到一起,便传达出一种新的含义,并且能够提供一种交流感情、思想、事实的新方法——一加一等于三——正如在其他交流系统中那样。”[1]影视语言曲指性所产生的“模糊性”“不确定性”召唤着受众在其可能范围内发挥自己的再创造的内在动力去将这种“模糊”和“空白”进行确定和填补。例如电影《嘉年华》的结尾镜头停留在了梦露和小米的背后,出逃的小米偶遇了曾经心爱而如今被搬运遗弃的梦露塑像,她加速骑着电单车试图追赶,影片到这里戛然而止。这里创作者有意留出的留白和不确定表达需要观众自身去把握才能完成影视艺术的意义。
  四、影视语言曲指性的审美意蕴
  影视语言曲指性的产生和实现,让创作者与鉴赏者既有共识又有差异,这其中产生了强烈的艺术审美意蕴。
  (一)影视创作者艺术表达的多元化
  “在艺术的信息交流中,表意的确定性有时可能成为缺点,而影视语言表意的模糊性经常成为优点”[2]。曲指性使得影视创作者在进行艺术表达时把有限的画面内容扩大为影视艺术的整体表现力,曲指性的表达不仅是衡量创作者专业的潜在标准,也是影视艺术审美的重要意义所在。
  (二)影视受众超越表层形象的审美体验
  影视受众这种超越表层形象的审美体验需要调动想象、感知、情感等要素,相互影响渗透才能真正感知影视语言曲指性的审美意蕴。影视作品中的多数表意和叙述是显性确定和直观的,为了影视叙事而服务的,而较为深刻的意义阐释与表达则需要隐性的叙述和象征的手法去实现,这就体现了曲指的重要性,曲指性引领观众去理解感知影视作品中更为广阔的内涵和含义,这需要观众自身去把握和体会。
  综上所述,影视语言的曲指性,需要创作者对于影视元素与影视语法的拼接组合,另一方面也需要接受者的解码才能完整的实现。曲指性作为影视语言的基本特性,与影视语言的审美意蕴相结合,创造出了影视作品的难以言传却能意会的朦胧美感。“中国文化的传播必须从易到难,须先在文本中建立可供移情的普适情感价值核心,博得观众的认同和兴趣关注度,之后再推广更加深层次的文化命题” [3]。影视语言在不断地发展变化和创新,影视语言的曲指性研究有助于创作者更好的进行创作,也能更好的推广深层次的文化命题。
  参考文献:
  [1](乌拉圭)丹尼埃尔·阿里洪.电影语言的语法[M].陈国铎,译.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1982,2.
  [2]王志敏.电影语言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23.
  [3]司达.中国纪录片的国际传播现状——基于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的定量研究[J].云南社会科学,2018.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070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