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佛系”是治愈系还是麻醉剂?

作者:未知

  摘要:“佛系”一方面有利于纠正现代消费主义带来的偏颇,另一方面一不小心就会落入消极无为、委靡不振的陷阱。自命“佛系”的一部分人信奉宿命论,尚未曾努力过,就已经败下阵来,提前缴械投降。“佛系”不能抚平人们心头的创伤,表为治愈系实为麻醉剂,是对时代责任的逃避,没有勇敢地汇入时代大合唱。
  关键词:“佛系”  出世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佛系”一词以调侃和自嘲的口吻,切中某类族群的心理状态,近几年来,从网络迅疾弥漫到电视荧屏,显示了较强的生命力,其标签化的生活态度引来不明就里者沿用、效仿。“佛系”到底是治愈系还是麻醉剂?结合它的来龙去脉和现实语境,我们可以在分析后作出判断。
  “佛系”的内涵和表现
  “佛系”是网络流行词,“佛系”之“佛”不是指求神拜佛的宗教信仰,而是指近于佛性的生活态度,“系”即系统,代表一群人,“佛系”指一群人推崇有目的地放下的生活态度。该词最早来源于日本某杂志介绍的“佛系男子”,日本佛系青年亚文化对应的是发达工业背景下低欲望社会青年看淡一切,实质是一种逃避生活的人生态度。
  《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的2018年十大流行语中,“佛系”和“确认过眼神”“锦鲤”“杠精”等入选。该编辑部列出了对“佛系”的两种认知:有人说,“佛系”的流行体现了年轻人对锱铢必较、非理性争执的反感,希望构建和谐生活秩序;另一种则认为,以“佛系”自嘲反映的是不可取的消极生活态度。
  网络流行的一些丧文化“金句”与“佛系”相呼应,例如:“这个世界没有错,谁让你长得不好看又没钱。”“对今天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必着急,因为明天还是解决不了。”段子手李诞在微博里说:“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29岁的李诞一边嚷嚷“人生没有丝毫意义,梦幻泡影”,一边又忙于出书、恋爱、主持节目,有网民评价他“丧气到家了”。李诞打出“佛系”招牌,在广泛的群体寻求身份认同。“佛系”的表现还有:工作上,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思进取,不被炒鱿鱼就行,“我努力了还是改变不了现状,那就听天由命吧。”
  我们身处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转型期矛盾交织,城市房价居高不下,许多90后年轻人倍感焦虑。“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大学生都有短暂的迷茫期,步入社会,诸多压力迎面而来,房贷、车贷、催婚、二孩,加上职场打拼不进则退,许多人都有面对现实的无力感、挫败感。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当理想与现实存在落差时,年轻一代需要调适心态,直面竞争,勇敢奋斗。从表现和效果上看,佛系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寻求安慰,自我平衡,于是吐个槽,无伤大雅,回头该干啥还照样干啥;另一类则是遇到挫折不想办法,而是饮下一杯遁世之酒,在集体意识中麻痹沉醉,消磨意志,丧失斗争的勇气和毅力,把命运托付给天意。电视和网络上受“佛系”侵蚀主要呈現两种形态:一是那些在现实生活中遇挫者自诩“佛系”,好像无欲无求,赶一趟时髦,如某卫视节目中网红冯提莫演唱的歌曲《佛系少女》描述的那种状态:“我失了忆,每天都是星期七。赖在家里,学树懒0.1倍数挪移”;二是所谓“佛系”花字和表情包频出,如佛系三连“都行,可以,没关系”在社交媒体上泛滥,欲在急功近利的世俗追求中注入一股“清流”,众人皆醉我独醒,倡导人们摆脱物欲束缚,迈向旷达和飘渺。
  “佛系”的根源
  中国佛教衍自印度禅宗,释迦牟尼讲究禁欲、慈悲为怀、因果报应,中国禅宗与老庄思想及魏晋玄学结合,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世界观和宗教流派。儒家推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入世精神,包含巨大的责任感和伟大的使命感,道家主张“清净无为”,追求无拘无束、朴素淡泊的生活方式,自汉代董仲舒“独尊儒术”后,儒家居于中国封建社会的正统地位,儒释道三家互相补充融合,影响了古代士大夫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学术界关于儒家、道家是否属宗教流派存在争议,杨庆堃《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一书把儒、道列入宗教生活模式,梁漱溟则称这两家“以道德代宗教”。朱光潜主张“以出世的精神追求入世的事业”,努力调和儒家和道家价值观的矛盾,寻求知识阶层的心理慰藉,林语堂则一语道破:“每一个中国人,当他成功发达而得意的时候都是孔教徒,失败的时候是道教徒。道家的自然主义是付镇痛剂,所以抚慰创伤了的中国人之灵魂者。”①
  作为舶来品的“佛系”其实并不新鲜,无非禅宗义理和中国古代老庄清净无为之道的杂糅和网络翻版,借互联网之力侵蚀、袭扰年轻一代的心智。“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禅宗的觉悟并不意味着完全摆脱尘世,而是要积极地介入日常事务,拈花微笑,在日常生活中获得奇妙的参禅体验,升华人生境界。禅不仅是一种宗教,也是一种哲学,一种生活美学。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讲过一则公案,在百丈怀海禅师之前,和尚们主要时间是用在学习、坐禅与遵守戒律上,百丈怀海追随六祖慧能,在寺院立新规:每个和尚包括方丈在内,都需要参加手工或卑微的劳作。当百丈老了,弟子们把他的工具藏起来,免得他再像以前一样辛苦,但百丈说:“不工作我就不吃饭。”②百丈怀海立规矩,避免了禅宗的好逸恶劳、脱离僧众,而他自己身体力行,给弟子们带头。“不劳动就没饭吃”便是佛家介入日常事务的写照,铃木大拙把工作观念视为中国人对佛教的伟大贡献之一。“完全出世的佛教流派,在中国难以存在。”③
  老子、庄子的道家之说博大精深。庄子说“吾丧我”“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又说“与物为春”“万物复情”,在美学家李泽厚看来,庄子外表上讲了许多超脱、冷酷的话,实际上却深深地透露出对人生、对生命的眷恋和爱护。“佛系”之说片面解构,萃取佛家、道家消极遁世的一面,却对其中流露出的积极意义视而不见。
  “佛系”的积极意义在于脱离本体世界寻求关怀,在自嘲中满足片刻心理安慰,但更大程度上不是指向超越功利的审美态度,而是虚构乐境和逃遁现实。如朱光潜先生讽刺的那样:“诗人们都自以为是误落人寰的天仙,理想留在云端,双脚陷在泥淖,不能自拔,怨天尤人,仿佛以为不带这么一点感伤色彩,就显不出他们的高贵的身分。”④这是另一种形态的低级趣味:颓废丧气,自甘堕落。在青年人中,颓丧文化有一定市场,当理想遇到现实的坚冰,他们不是迎难而上,而是习惯于绕道走。不经意间,“佛系”已从网络空间登陆荧屏,经过网民围观和电视扩散,更大程度地影响青少年的人生观。涉世未深却扮演少年老成,在云淡风清般的调侃中,刻意淡化对名利的追逐,寻求心理的平衡。一方面有利于纠正现代消费主义带来的偏颇,另一面不小心就落入消极无为、委靡不振的陷阱。   引导和抵制“佛系”,净化荧屏和网络空间
  电视和网络是社会现实的反映和预演,以“佛系”为代表的颓丧文化以文火慢炖的方式入侵青年群体,媒体应该承担“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引导和抵制“佛系”,净化荧屏和网络空间。
  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导佛系之迷惘。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人民艰苦奋斗,用几十年时间走过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国家已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极大改善,正经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转变,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接近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宏伟目标。火热的时代召唤青年们勇敢地投身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战场,只要找准个人和社会的座标,每个人都有用武之地,都能建功立业。“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在公民个人层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了明确的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青年是祖国的希望、民族的未来,应该勇敢地承担起光荣使命,爱岗敬业,到实践中增长才干,在汗水中拼搏,练就过硬本领。自命“佛系”的一部分人信奉宿命论,放下责任,立地成佛,有的90后“人未老,心已丧”,尚未曾努力,就已经败下阵来,提前缴械投降。“佛系”异化成挡箭牌,沦为他们的麻醉剂和自我放逐的借口。
  马克思说:“青春的光辉,理想的钥匙,生命的意义,乃至人类的生存、发展……全包含在这两个字之中。”这就是“奋斗”。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出差坐出租车的图片走红网络,70多岁的老人依然很拼,他常用危机感激励员工在枪林弹雨中成长:“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苹果CEO蒂姆·库克每天4:30就会起床处理工作邮件,然后健身,在公司他往往是第一个到的人。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大学考了三次才考上,中途还因为肺病休学,谈恋爱也不顺利,但他在困境中崛起。俞敏洪说:“凡事想得开,这种心态不是坏事,但如果为此不想承担责任,那就不行了。”优秀的人比我们更努力,年轻人又有什么资格打退堂鼓?
  有时候,“佛系”不过是负面情绪的发泄和戏谑化表达,借此缓解压力,属于青年亚文化的表征,当代中国呈现更加包容的多元化格局,社会能包容年轻人在奋斗途中打盹、自嘲,但时代的列车滚滚向前,不会停下步伐等你。青春之光,闪耀在求知进取的校园,闪耀在扶贫攻坚的战场,闪耀在流汗流血的军营。当代大学生和青年的主流永远是朝气蓬勃、奋发向上,“佛系”的人好像人多势众,但充其量不过是支流。当然,“佛系”不是洪水猛兽,对“佛系”不必过度紧张,但要做好疏通和引流,引导他们向主流价值观靠拢。少数人的委顿不代表整个群体的沉沦,灰暗时刻的沮丧并不代表长时间的委靡,在他们遭遇挫折时社会和亲人应给予鼓励和安慰,打拼之后苦尽甘来,他们终会迎来事业和爱情的丰收。“佛系”在该打拼的年龄选择了安逸,电视节目有责任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积极进取、求真务实的人生观,崇尚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展示困顿委靡、暮气沉沉,应该让“佛系”在困難中看到希望,引导他们尽快走出人生的沼泽地。
  以历史责任感驱散“佛系”之颓丧。中华人文精神素有经世致用的传统,爱国主义精神是它的精神内核,知行合一是它的行为准则,历史使命是它无法回避的责任担当。青春不是一段“躺赢”的旅程,如果涣散了理想信念,屏蔽人民的召唤,坠入自我的天地不能自拔,那么这样的青春终究苍白无力。青年一代要勇敢地扛起重担,以历史责任感驱散“佛系”之颓丧。
  电视剧《最美的青春》里,主人公用青春与热情为塞罕坝的建设书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表现了走出小我、放大格局,将个人情感同时代血脉相连的奉献精神。艰苦奋斗的青春最美,忠贞不渝的爱情最甜。湖南卫视《声入人心》节目颠覆大众对高雅音乐的固有印象,让美声不再高冷。36位成员遭遇挫折后依然阳光、专注,为理想拼搏,他们展示了青春的模样;制作团队是一群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编导,勇担重任,克服困难,释放了青春的力量。当初,该节目方案宣讲时看好的人不多,泼冷水的不少,如果没有敢为人先、勇立潮头的精神,就不可能诞生这档别开生面、雅俗共赏的节目。鲁迅先生曾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热风·随感录四十一》)丧气话听多了,自己也会提不起精神,反之,像萤火在黑暗里发光,正能量汇聚,就可能激发群体的活力。
  以青春力量激发“佛系”之斗志。放弃和堕落的方法有多种,而解决困难和矛盾的办法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奋斗,永不停息的奋斗。奋斗是治愈创伤、止“丧”的良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我们克服自身的狭隘,走出小我、小家庭、小圈层的悲欢,拥抱时代和人民,贴近大地。“你所站立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该金句在网上引发热议,对输出负能量的“佛系”不辄当头棒喝。
  “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是少有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天上不会掉馅饼,不会因你哭丧着脸老天就会赏赐给你。即使遇到困难,也不服输,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体验人生的美好,建立自己强大的内心,在百转千回中锤炼意志,迎接下一个挑战。这才是年轻一代直面困难的正确选择。2016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说:“心中有阳光,脚下有力量,为了理想能坚持、不懈怠,才能创造无愧于时代的人生。”敢于做先锋,而不是做过客、当看客,让青春在为国家和人民的奉献中闪耀光彩,这是伟大新时代赋予青年的光荣使命。
  结语
  面对困难,“佛系”采取的是不抵抗的驼鸟政策,名为治愈系实属麻醉剂,不能抚平青年心头的创伤,是对时代赋予责任的逃避,吟唱着顾影自怜的花式咏叹调,没有勇敢地汇入时代大合唱。王阳明曾指出佛家的自私:“圣人与天地民物同体,儒、佛、老、庄皆我之用,是之谓大道。二氏自私其身,是之谓小道。”“佛系”这种假洒脱,正以貌似无辜的姿态登堂入室,媒体应不辱使命,守土有责。
  (作者单位:湖南广播电视台)
  本文责编:乐 禾
  注释:林语堂著,黄嘉德译:《老子的智慧》,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第03页。
  [日]铃木大拙、佛洛姆著,孟祥森译:《禅与心理分析》,北京,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120页。
  张岂之:《中华人文精神》,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33页。
  ④朱光潜:《谈美·谈文学》,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57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161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