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合作原则的违反看简·爱反叛性格之萌芽

作者:未知

  摘    要: 为了更好地理解简·爱性格中反叛的一面是何时萌芽的,本文以小说《简·爱》前四章中简与他人的日常会话为研究对象,分析违反合作原则产生的会话含义及反映出的人物性格特点。研究表明,女主人公简·爱的话语主要违反数量准则和质量准则。其言语反映出她从童年时期就具有强烈的反抗意识,勇于追求平等。
  关键词: 简·爱    反叛性格    合作原则
  1.引言
  英国著名的女性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代表作《简·爱》是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小说。主人公简·爱从小父母双亡、受尽磨难,人生经历坎坷,却敢于反抗、敢爱敢恨、勇敢追求自由与平等。小说塑造的这一崭新的女性形象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国内外学者对《简·爱》进行了大量研究。有的研究者从女性主义角度对《简·爱》进行了解读,认为小说塑造的是一个不同以往的、具有反抗意识和独立意识的新女性形象[1-2];有的对主人公的个性进行了剖析,简从自卑到自強、自信,完美地实现了蜕变[3-4];也有的从合作原则视角分析《简·爱》中对话的会话含义[5-6]。以上研究大多从文学角度分析人物性格特点及女权意识,从语用学合作原则视角分析小说人物对话的文章多选取简与罗切斯特的对话。本文以小说前四章中简·爱与他人的日常对话为语料,分析其言语中违反合作原则而产生的话语意义及反映出的人物性格特点,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小说的主题及人物形象。
  2.合作原则的含义
  语用学作为语言学的分支学科,是一门研究如何理解和使用语言、如何使语言合适、得体的学问[7]。会话含意理论是语用学的重要理论之一,该理论的提出者美国语言学家Paul Grice认为,为了保证谈话顺利进行,人们在现实生活的交谈中必须遵循一些基本原则,也就是说谈话双方在交谈过程中所说的话会向公认的目标或方向发展,这种原则就称为合作原则[8](70)。合作原则包括四条准则,具体如下:
  2.1数量准则
  使所说的话正好满足当前交谈需要的信息数量。按照当前交谈需要提供足够的信息,既不多又不少。在一般情况下,谈话双方秉着合作的态度,听话人答复的信息量符合说话人需要的信息量,就能保证谈话顺利进行。具体包括下面两条准则:
  (a)所说的话包含的信息数量不应少于需要的信息数量。
  (b)所说的话包含的信息数量不应超出需要的信息数量[8](70)。
  2.2质量准则
  努力使你所说的话是真实的。
  (a)不要说自知是虚假的话;
  (b)不要说缺乏足够证据的话[8](70)。
  2.3关系准则
  要求话语内容切题,有关联[8](70)。也就是说交谈双方在对话中提供的信息必须与会话内容有关,这样才能向谈话的共同目标前进。
  2.4方式准则
  要求说话简要、有序,避免歧义和晦涩的词语[8](70)。
  合作原则是交际双方谈话顺利进行的基础,并不是指人们在交谈中任何时候都要遵守这一原则,有时说话一方也会出现违反合作原则的现象。在言语交际中,说话一方有意或无意地违反合作原则,都会产生会话含意。
  3.《简·爱》中违反合作原则的会话分析
  本节以小说前四章,也就是简·爱在盖茨海德府居住时与仆人、舅妈、表哥、医生等的对话为语料,从合作原则角度深入分析违反合作原则各准则产生的话语意义,以此展现女主人公简·爱鲜明的个性。
  3.1数量准则的违反
  说话人引出谈话话题,听话人在反馈信息时提供的信息量多于或少于谈话内容,就属于违反数量准则。
  例1:“可你有好心的舅妈,还有表哥表姐们啊。”
  我又顿了顿,接着笨拙地说:“可是约翰·里德把我打得摔在了地上,舅妈还把我关进红房子里。”
  劳埃德先生说:“你不觉得盖茨海德是座非常漂亮的房子吗?你有这么好的地方住,还不感到感激吗?”
  “这又不是我的房子,先生;艾博特说这儿的下人都比我更配住在这儿。”[9](27)
  劳埃德先生是一名药剂师,盖茨海德府的佣人们生病时,里德太太会请他过来看病。简·爱生病后,劳埃德先生被请到家里。等她病情好转之后,劳埃德询问了她一些情况,诸如为什么哭?哪儿疼?简·爱一五一十地回答了这些问题。但当劳埃德先生夸赞她的舅妈和表哥表姐时,她没有直接给出否定答案,而是控诉了他们的罪恶行为。当劳埃德先生问她房子漂亮与否时,简·爱借用仆人的话答复了他。简·爱在谈话中提供了多余的信息,违反了数量准则,言语间暗示盖茨海德府没有人像家人一样友善地对待她,不管这房子多漂亮,她在这儿活得都不如一个下人。她有意让外人了解她的遭遇,认清里德太太的为人,说明其性格中有反抗的一面。
  例2:“不要再跟我提起她,约翰。不管是你还是你的妹妹们,我都不愿意你们跟她来往。”
  我靠在栏杆上,大喊一声:“他们还不配和我来往呢。”
  “如果里德舅舅还活着的话,他会跟你说什么?”
  “什么?”里德太太轻声说道。
  “里德舅舅在天堂里,你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我爸爸妈妈也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知道你是如何关了我一整天,还想着我快点死掉。”[9](33)
  里德太太告诉她的孩子们不要和简·爱来往,简·爱听到后很生气,她难以克制愤怒地大喊道:“他们还不配和我来往呢。”简·爱鲁莽的言语再次惹怒了里德太太,她气势汹汹地把简·爱按倒在小床上。简·爱觉得自己在盖茨海德府已处处小心行事,但约翰还经常肆无忌惮地打她,里德夫人也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味地说她没规矩、厌恶她。里德舅舅临终前把简·爱托付给了里德太太,里德太太也答应要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她,但实际上里德太太并没有遵守诺言。因此,简反问里德太太如果里德舅舅活着会对她说些什么,并进一步说到里德舅舅在天堂能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她的父母也可以。里德太太起初并没有讲话,但当简·爱听到里德太太的这些言论时非常愤怒、不满,所说的话语明显超出了谈话内容,违反了数量准则。简·爱长期的忍让、顺从并没有让她得到平等地对待,所以她决心反抗。   3.2质量准则的违反
  说话人如果说了虚假的话或者缺乏足够证据的话,就违反了质量准则。
  例3:“你这个恶毒凶残的人!”简说。“你是个杀人犯——是奴隶的监工——是罗马的暴君!”
  “什么!什么!”他大叫,“她竟然那样说我?你们听见她的话没有?”[9](7)
  简·爱躲在窗帘后面看书,被约翰发现了,他让她把书拿过去,简·爱照做但还是遭到了约翰的打骂。约翰拿书打中了她,她摔倒在地,头碰到门上流出血来。约翰经常欺侮、虐待简·爱,里德太太都视而不见、置若罔闻。长期的压迫使简·爱喘不过气来,于是她像发了疯似地破口大骂约翰是杀人犯、是奴隶的监工、是罗马的暴君,故意夸大事实表达内心强烈的愤慨,此处违反了质量准则。
  例4:“帶我出去!让我去保育室吧!”简哭喊道。
  “怎么了?你受伤了吗?还是看见什么东西?”贝茜问道。
  “哦!我看到了一道光,一定是鬼要来了。”[9](18)
  简·爱大骂约翰少爷之后被里德太太关进了红房子。红房子是间备用房间,很少有人睡。里德先生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咽气的,遗体也是在这里接受吊唁的,所以这间屋子一直弥漫着一种沉闷的祭奠氛围。天色已晚加上之前听过的幽灵的故事,使简·爱在关进这间屋子后变得愈发恐惧。她头脑中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如果里德舅舅的在天之灵看到她被人虐待,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呢?这时,墙上闪过一道亮光。于是简·爱认为那是幽灵来的先兆,大喊大叫让仆人们放她出去。世上本没有幽灵,都是故事中的桥段。因此,当简·爱说鬼要来的时候,仆人和里德太太都认为她在耍鬼把戏,无论她怎么恳求,都不放她出去。此处,简·爱违反了质量准则,虽然不是故意违反,而是在极度恐惧和无知之下所言,但听话人认为说话人的话语不真实时就会对这种行为极其不满和厌恶。
  4.简·爱反叛性格之萌芽
  简·爱从小父母双亡,里德舅舅把她带回了家。里德先生去世之后,简·爱在盖茨海德府的日子越来越难过。约翰经常打骂她,里德太太视而不见,佣人们怕得罪小少爷,也都站在约翰那边。她长期得不到关爱,处处受虐待,日子苦不堪言。此外,平日里对约翰的顺从、忍耐并没有换来平等的对待,反而让约翰变本加厉,所以当约翰少爷把她打得头破血流时,她内心的压抑终于爆发了,发疯似的和约翰打了起来。愤怒已经压倒一切,她决定不顾一切反抗到底。由于和约翰的这次打斗,里德夫人把她关进了红房子,她吓得生病了,昏了过去。后来劳埃德先生来到家里给她看病,询问情况。简·爱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并说自己想去上学。劳埃德告诉里德太太简·爱的精神状态不大好,建议把她送到学校去,换换环境。几个月后,简·爱终于如愿离开了盖茨海德府。她成年后追求独立、平等、尊重,在和罗切斯特的交往中游刃有余地把握着反抗与服从的分寸与她幼年的经历是分不开的[10]。童年的遭遇让她学会要生存就要反抗。因此,简·爱性格中反叛的一面在童年时期已初露端倪。
  5.结语
  本文节选了简·爱幼年时期在盖茨海德府与里德夫人、约翰少爷、仆人贝茜、医生劳埃德的对话,从合作原则视角分析这些谈话内容,发现她主要违反了数量准则和质量准则,关系准则和方式准则并未涉及。简·爱在会话中违反合作原则,反映出她内心极度的不满与愤怒。童年时期出现的反抗意识是她成年后追求自立自强的萌芽。因此,深度分析女主人公童年时期的话语能让小说的人物形象更丰满生动。
  参考文献:
  [1]王新建.从女性的视角解读简·爱[J].语文建设,2015(5):65-66.
  [2]史小平.论简·爱中女权主义反抗意识[J].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2012,6(1):106-107.
  [3]刘新平.论《简·爱》中简·爱性格的多面性[J].语文建设,2015(5):63-64.
  [4]杨国颖.《简·爱》主人公的个性分析[J].泉州师范学院学报,2015,33(3):69-72.
  [5]刘丽君.运用合作原则分析小说《简·爱》中的会话含义[J].山西煤炭干部管理学院学报,2011,24(1):75-77.
  [6]平波.运用合作原则分析小说《简·爱》中的会话含义[D].太原:山西财经大学,2010:25-30.
  [7]何自然,陈新仁.当代语用学[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4:6.
  [8]陈新仁.语用学与外语教学[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3:70.
  [9]Bronte C. Jane Eyre[M].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6:1-50.
  [10]冯远征.简·爱之反叛性格形成的过程分析[J].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8(4):51-5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3242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