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重复叙事式“穿越”电影的审美魅力

作者:未知

  【摘 要】《罗拉快跑》和《源代码》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重复叙事,本文着力于研究重复叙事式电影在叙事结构上的特点,并发掘其独有的审美魅力。
  【关键词】重复叙事;《罗拉快跑》;《源代码》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9)29-0088-02
  传统的故事往往遵循着起因、发展、高潮、结局的线性叙事模式,但是也有不少电影,打破线性叙事,运用重复叙事的模式,给人们在观感和体验上带来别样的感知。《罗拉快跑》和《源代码》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
  《罗拉快跑》是由汤姆·提克威执导的一部著名的德国电影,电影以三段式的重复叙事的结构让人眼前一亮。《源代码》是由邓肯·琼斯执导的美国电影,故事主角在不断死亡又复活中执行着自己的使命。两部电影在叙事上有极大的相似性,都不断地回到一个重复的时间点,并在这个时间点上再次开始故事的发展。笔者认为,这种像“穿越”式的重复叙事模式,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可以给观众别样的审美惊奇。
  一、“限时营救“的紧迫感
  电影《罗拉快跑》和《源代码》有一个共同的情节特点,就是限时营救。
  《罗拉快跑》讲述了女主角罗拉因为男友曼尼丢失了毒贩的十万马克,为了救男友,她不得不在二十分钟之内筹到钱,并为此开始了多次的狂奔。电影开头十分钟记叙了事情的起因,接下来10-30分钟是第一次奔跑,33-53分钟是第二次奔跑,55-75分钟是第三次奔跑。[1]故事时间和叙事时间基本一致,让情节紧迫感十足。“二十分钟营救”成为女主在电影中最重要的使命,三次奔跑中的不同细节产生的不同结果,留给了观众无限的想象空间。《罗拉快跑》的危机营造主要是靠视听语言来完成的。电影中运用了大量的镜头语言描述了罗拉的奔跑场面,大量的移动镜头让画面充满了现场感,加之急促打击乐的凸显更显紧张感。
  与《罗拉快跑》不同,电影《源代码》的紧迫感,来自故事的危机。美军史蒂文斯在执行任务中牺牲,科学家凭借人体记忆的八分钟原理,让他“复活”在肖恩的身体里面。[2]他必须多次地“穿越”回到火车爆炸的8分钟前,找出火车爆炸原因,并且解除危机。死亡、“换脸”、八分钟、爆炸,这些关键要素都给这个故事带来了扑朔迷离的神秘感,重复死亡、火车爆炸,这些危机带来了故事最直觀的紧迫感。如果说《罗拉快跑》是“二十分钟营救”,那么《源代码》就是“八分钟营救”。由于时间更紧,任务更重,男主人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在死亡又复活中寻找真相,观众也一次次被人物的命运所吸引。
  二、故事设置的游戏感
  在众多电影中,不少都采取了重复叙事的模式。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也是一种重复叙事的电影,它的记叙方法以不同人对同一件事情进行重复阐述,每一个人由于自身的利益驱使,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说辞。这种重复叙事的对象是同一时空,而《罗拉快跑》和《源代码》却是对一个时空的刷新,是一场可以重新开始的故事,更具有一种“穿越”属性。正是由于这种特点,笔者认为重复叙事式“穿越”电影更具有一种游戏感。
  《罗拉快跑》打破了传统的叙事模式,它更像是一场大型的“美女救英雄”的游戏。游戏的玩家在前十分钟知道了游戏规则,要在二十分钟内完成任务,并到达自己的目的地。游戏者在一次、两次、三次的尝试中,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观众就像游戏玩家一样,获得了成功的喜悦。《罗拉快跑》的游戏感,还体现在人物形象的卡通化上。[3]罗拉的个人形象具有非常鲜明的特点,她一头利落的红发,蓝色无袖上衣,绿色长裤,黑色鞋子,色彩鲜明,具有突出个人特色,就像动画中的形象,一眼就能让人记住。而在电影中,也出现了动画人物代替真人出境,动画场景代替真实场景的叙事方式。可以说《罗拉快跑》已经不是一部纯粹的电影,它是一部夹杂着游戏元素的电影。观众在看电影的过程中就像是一场游戏的旁观者,瞩目着游戏主人公的危机,深深为其担忧,当得知主人公面临不测时,也会心潮起伏,但是知道一个阶段结束,主人公即使失利也能像游戏一样重启,他们又会获得一种重新闯关般如释重负的感受。
  《源代码》的游戏感虽然没有《罗拉快跑》明显,但是这个故事相对而言,却让观众的参与感更强。故事男主人公莫名被卷入了一场拯救众人的游戏,他甚至在规则还不清楚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一次。在一次又一次与游戏任务发布者的交流当中,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作用,并且从被动卷入游戏,开始主动地主宰游戏。如果说《罗拉快跑》是一场目的和过程都很明确的竞技游戏,那么《源代码》更像是一场信息缺乏,需要一步一步尝试演绎的推理游戏。主人公前后九次经历失败,但观众却不惧怕他的消亡,因为观众知道,下一个八分钟,他会如约而至。
  三、曲折中的前进感
  分段式的重复叙事结构明显的特点就是悬念感和曲折性。就像哲学上所言,事情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电影的审美价值,就在于每一个段落并不是绝对独立的,看似重复叙事的段落,存在着内部的必然联系,在逻辑上呈现一种螺旋式递进上升的模式。
  《罗拉快跑》中,女主人公经历了三次的营救计划,过程充满了未知和困难。第一次奔跑:超市抢钱,罗拉死亡;第二次奔跑:银行抢钱,曼尼死亡;第三次奔跑:赌场赢钱,成为富人。[1]可见故事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的,每一次奔跑中,都充满了曲折,但是从死亡到死亡又到成功的过程中,罗拉在不断积累经验中获得了胜利。就以奔跑的过程而言,她下楼时从第一次被狗吓到,第二次被人绊倒,到第三次就可以避开狗的袭击。她在路上奔跑时,从不断地撞到别人,到可以完美避开路人,她也从搭不上车,到可以轻松地搭上救护车。这个故事绝不仅是一个重复的游戏,而是一个在曲折中不断探索从而不断前进的过程。
  《源代码》在曲折中的前进感,相对而言是更加明显的。影片采用的是螺旋递进式的叙述,故事就好像一个钻洞的钻头,虽然是螺旋状但是顶部有突出的部分,便可以使每次旋转都得以向前延伸。[4] 电影中的男主人公第一次是在一列火车上醒来,面对着陌生女性的搭讪,他感到非常迷茫,在卫生间里面发现自己是另外一张脸的时候,他更加费解。第一个八分钟结束,火车爆炸了,但一切才刚刚开始。男主人公在“围城”中得知自己的使命,他开始执行自己的任务,在第二个八分钟,他就已经发现了炸弹。在第三到第五个八分钟里面,他开始在火车上寻找凶手,在一次又一次的试错中,他找到了凶手,并在第九个八分钟里面抓到了凶手,解决了危机。电影的下一个八分钟是上一个八分钟的继承和发展,是在前面的基础的故事延续,是一种时间虽停滞,但是故事却延续的叙事方式。电影呈现出了故事在曲折中的前进上升感,这让电影不仅具有一般线性叙事电影的高潮迭起,还让故事在结构上获得了新奇感。
  四、结语
  《罗拉快跑》和《源代码》都是一种在结构上不同于一般叙事模式的电影,他们具有着重复叙事式“穿越”的电影结构。本文在分析了这两个文本后,总结出了该类电影具有“限时营救”的紧迫感、故事设置的游戏感、曲折中的前进感几个特点,这些特点都让电影在观赏上获得了不同的审美感受。电影的创作中结构的把握至关重要,我们期待更多的电影创作者能更好地使用重复叙事的结构方式,让不同的电影呈现出更加独特的审美魅力。
  参考文献:
  [1]何溪.蝴蝶效应、平行时空理论与电影结构——多种可能性罗列式电影叙事结构模式探析[J].齐鲁艺苑,2008(02):37-40+45.
  [2]胡媛.作为电影叙事的“最后八分钟营救”——《源代码》的叙事策略[J].新闻世界,2012(03):133-134.
  [3]杨渊.浅谈电影的时空魅力——以《罗拉快跑》为例[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2(09):187.
  [4]徐卓婷.在“八分钟穿越”中“重写”的生命——看影片《源代码》[J].电影文学,2012(07):101-1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0418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