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层叙事下的沉浸式体验

作者:未知

   摘要:近几年,由于综艺节目越来越同质化,受众产生审美疲劳,各大视频平台开始探索节目新形式以争夺流量。《密室大逃脱》作为一档实景解密体验秀,以观众喜爱的流量明星嘉賓加上烧脑的密室关卡,在一众新节目中异军突起,带动观众和明星嘉宾一起参与解密,开启全民动脑热潮。文章从叙事角度分析《密逃》及其带来的沉浸式体验。
   关键词:《密室大逃脱》  叙事  叙述层次  沉浸式
   《密室大逃脱》是芒果TV引进韩国TVN的《大逃脱》节目模式推出的明星实景解密体验秀,主打“全未知、无扮演、不限时”的口号。每一期节目,明星嘉宾都被关进不同主题的密闭空间内,通过推理细节和解锁机关,找出藏在密室空间里的线索,开启一个又一个新密室,每次逃出时间不限,直到全员逃脱为止。《密室大逃脱》以悬念设置为核心,搭建了一个个密室。每一个搭建的密室都是虚构但又真实存在的物理场景,超越受众的现实认知,然后在密室中设置一个个谜团却不给人解开,让观众对事态毫无所知但又急于解密,而叙述者却直至最后才揭晓谜底,使剧情一直处于一种悬而不决、扣人心弦的状态。
  逃脱者的叙述层次
   叙述分层是现代叙事学的一个概念。在一部叙述作品中,可能不止一个叙述者,这些叙述者是平行的,但多数情况下他们是分层存在的。“假定一步叙述作品中有三个层次,如果称中间这层次为主叙述,那么上一叙述就是超叙述,下一层次就是次叙述”,①下面笔者就试图分析《密室大逃脱》的三个叙述层次。
   超叙述层。“由于叙述行为总是在被叙述事件之后发生的,所以叙述层次越高时间越后,因为高层次为低层次提供叙述行为的具体背景”,②在《密室大逃脱》中,超叙述层即节目设置,提供游戏规则,节目背靠这一规则展开游戏。《密室大逃脱》邀请六位明星嘉宾组成“密逃六子”,节目设定是六位嘉宾对密室环境和背景剧情一无所知。每到一个新密室之前,嘉宾都会被节目组蒙住眼睛,送到一间关闭了出口的房间内,嘉宾不扮演角色直接参与游戏,整个游戏不限制时间,所以在第一期节目中,六位嘉宾仅在第一个房间内就被困了三个小时。嘉宾需要解开一个又一个被锁住的门,直到最后全员逃出密室,游戏结束。
   主叙述层。学者赵毅衡把主要叙述所占的层次,即占大部分篇幅、讲述主要情节内容的层次称为主叙述层,即每期节目的主题设置。每一期的密室逃脱都有一个主题,如第一期《烧烤店的秘密》,讲述某一个生意红火的烧烤店背后不为人知的商业秘密;第五期《逃离废弃学校》,讲述某个经历10次爆炸后即将崩塌的学校的故事;第九期《恐怖公馆》中生活着不幸福的一家三口。该节目团队是高口碑节目《明星大侦探》的原班人马,节目编剧共同设计每期密室主题,12期节目主题涉及社会热点话题,如家庭教育、动物保护;恐怖魔幻主题,如机器人拳击手、神秘外星人、活人制毒所等等,随之构建六个(一个密室两期节目)不同的密室场地,逼真的物理空间让玩家和观众都随着一个个悬念产生强烈的参与感。
   次叙述层。次叙述层作为主叙述层的补充,分量不会喧宾夺主,在节目中体现为悬念的揭晓和嘉宾的插叙采访。因为《密室大逃脱》的主要叙述内容是按照时间顺序播放,所以观众和嘉宾一样,在没有完全逃脱密室的情况下,只能知道已有的线索和通过线索推断出来的故事。因此在游戏结束后,悬念才终于尘埃落定。如第九期《恐怖公馆》结束后,受众才知道原来别墅中不幸福的一家三口的故事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一个小孩在父母的高压学习计划下走向死亡。但现实中结局没有那么悲惨,父母及时意识到孩子的心理压力,通过反省拯救了家庭。这是一个让人深思的故事。
   在游戏过程中,嘉宾的反应和内心活动不能完全被捕捉到,节目组插叙了游戏外在第二现场对明星的采访,补充当下的心理活动,丰富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除此之外,还有节目中的花字包装等,都能够起到烘托游戏氛围、补充节目细节的作用。
   叙述分层可以让观众随着导演组为密室设定的故事,在虚实交错之间,融入逃脱剧情当中,“叙述分层的主要功用是给下一层次叙述者一个实体,使抽象的叙述者在高叙述层次中变成一个似乎是‘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使叙述信息不至于来自一个令人无法捉摸的虚空”,③也就是说,节目中的高层次叙述为受众提供了实体,让叙述的信息更加可靠。这样的分层叙述加深了观众对游戏的可信度,让观众能够获得沉浸式体验。
  
  沉浸式的解密体验
   近几年,由于综艺节目越来越同质化,受众产生审美疲劳,各大视频平台开始以“沉浸式体验”为看点探索综艺节目发展新形式,先后推出了几档口碑极佳的节目,如《七十二层奇楼》《幻乐之城》《一本好书》等。而《密室大逃脱》更是在沉浸式体验的基础上加入解密,让观众无法自拔。
   沉浸式体验是指现实空间与虚拟空间互换的空间环境中产生的感官交互体验。从游戏角度出发,安内斯·亚当斯把沉浸类型分为操作型沉浸(例如射击游戏)、战略型沉浸(例如象棋)、和叙事型沉浸。目前大多数综艺节目的沉浸式体验模式就属于叙事型沉浸,其关键在于情节的故事设定,通过讲故事,利用营造情境、设定角色、渲染气氛、制造情节、设计节奏促使观众沉浸在故事中。④
   对于沉浸式体验来说,空间和体验者是其中的两个必备要素。
   高还原度的叙事空间。沉浸式体验作为一种直接或间接的感官体验,空间是必备要素之一。在《密室大逃脱》中最吸引明星嘉宾和观众一点是每一期节目都是一个全新的密室,所以每个密室的背景故事和密室中的游戏关卡、道具也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
   《密室大逃脱》的实景密室,是节目组在全国范围内精心挑选的录制地点,每期密室都是超过1000平米的大型密室,其中又包含十余个层层相连的房间,房间内的每一个道具都有可能是解锁机关,隐藏关键解密线索。⑤明星嘉宾和观众都被困在由一个个小密室构成的大密室中,剧情的介绍都是围绕这一密室展开,从第一期的烧烤店到废弃学校、废弃医院,或是神秘山洞、恐怖别墅、病毒所等。同时节目组在这些密室中还设置了非常真实又有存在合理性的道具及NPC人物。    在道具设计方面,密室中的任何一个道具都可以与谜题息息相关,任何一个道具可能都隐藏着游戲的关键线索,同时节目组也会故意制造一些误导性线索。比如第一期《烧烤店的秘密》中出现的“真汉子辣椒”,节目组把辣椒锁在箱子里,导致明星嘉宾出现了一人吃一个辣椒的蠢萌行为,以为这样可以打开这一关卡的密室门,结果毫无作用,引发观看者的爆笑,但也丰满了人物形象。
   主题化的场景与精心制作的线索,增加了解密游戏的真实感,同时也推动密室的解密进度、故事的情节发展。而且身处密室的嘉宾对每一件道具的触碰都可能触发游戏的关键。在第五期《逃离废弃学校》中,节目就把赞助商脉动设置为一个道具,放入桌上的洞中,扭动就可以打开藏在房间中的密室门,随后,明星嘉宾使用密室中的药瓶找到的柜子钥匙,拿到下一关卡的钥匙和NPC的信,除了进一步了解剧情外,悬念设置环环相扣。
   “零聚焦”叙述视角。沉浸式体验的另一个要素是体验者,即受众,指一切大众传媒的接受对象,也就是《密室大逃脱》的观众。
   热奈特把叙述者比任何人物知道的都多称为“无聚焦”或“零聚焦”叙事,⑥《密室大逃脱》就是这样的“零聚焦”叙事,密室中大大小小、上百个摄像头无处不在、无所不在。节目组以“全知视角”记录了明星嘉宾的任何行为和小动作,但又不是固定视角,保证节目的完整性;节目中插播的游戏外第二采访室中明星嘉宾对当下场景的补充采访又补充了其内心活动,让观众既知道嘉宾身体行动,又洞察嘉宾内心活动,即节目组和观众的视角凌驾于游戏参与者之上,这就是托多罗夫的“叙述者大于人物”。
   观众是无所不知的旁观者。为了保证观众充分参与密室逃脱,每到新的密室,节目组首先把密室环境全面地展示给观众,并且在画面右下角辅以当前解锁的密室地图,让观众比明星嘉宾更清晰;其次关键道具也会以“花字”标注重点,提醒观众重要线索;有时在全黑暗的环境中,还会给观众开启夜视模式,比如第九期《恐怖公馆》中进行的“四角游戏”,就是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进行的,四位明星站在四个角上,轮流走到下一个点上。此时明星嘉宾是完全看不见的,但观众可以夜视视角看到。而夜视拍摄的昏暗色调,也能够让观众感受到嘉宾的恐慌,增强参与感。
   在《密室大逃脱》中,节目组对玩家的解密过程和密室的原生态细致再现,以及摄像机的“零聚焦”叙述,让即使观众不在密室现场亲自解密也能沉浸在密室中,与明星嘉宾一起对现场信息进行搜集与判断,深思每期主题。
  
  结语
   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下,人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轻松娱乐的综艺节目是现代人解压的一种方式。《密室大逃脱》通过多层次叙述,运用设置悬念的叙事手段,构建沉浸式体验空间,以明星嘉宾的角度推理、解密,让观众跟随游戏的进展推进。除了娱乐观众,每期的主旨也在向观众传输正能量的价值观,是一档充满诚意的综艺节目。
  (作者单位:河南大学)
   注释:①②③赵毅衡:《当说者被说的时候——比较叙述学导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59、75页。
   ④袁美姿:《艺术创作中的沉浸式体验要素研究》,浙江工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7年。
   ⑤千龙网:《密室大逃脱定档:杨幂邓伦合流打造密室综艺》, http://ent.qianlong.com/2019/0325/3183834.shtml,2019-03-25/2019-07-01.
   ⑥[法]热拉尔·热奈特:《叙事话语、新叙事话语》,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29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24483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