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博物馆馆藏清光绪广彩纹章纹盘赏析

作者:未知

  摘 要:纹章瓷历史悠久,广彩纹章瓷曾大量出口欧洲。佛山市博物馆馆藏清光绪广彩纹章纹盘是葡萄牙为纪念“地理大发现”达伽马发现印度400周年而定制的。“地理大发现”对人类意义重大,更是让葡萄牙从边陲小国变成世界霸主。此盘记载了葡萄牙王朝曾经的辉煌荣耀,也亲历了葡萄牙王朝的衰落。
  关键词:广彩;纹章瓷;“地理大发现”
  纹章多为一国、一市、一族等团体或个人的标志,欧洲在12世纪就有自己的纹章体系。起初纹章诞生于战场,主要是用来识别因披挂盔甲而无法辨认的骑士,后来延伸到整个社会。
  纹章瓷是绘有纹章纹饰的瓷器,是一种特别定制的外销瓷器。16世纪以降,随着海上贸易的繁荣,中国瓷器成为欧美上流社会追捧的物品。他们不惜重金在中国定制绘有独有标志性的纹章装饰瓷器,用于各种喜庆典礼或授勋,它是主人身份和财力的象征。纹章瓷大多非常精美,质量上乘。
  可考的纹章瓷在明代就已出现,特别是清早中期广彩出现以后,欧洲各国都定制了大量的广彩纹章瓷,以清代乾嘉时期(18世纪中晚期至19世纪早期)最为流行。康熙中晚期至雍正时期是广彩的初创阶段,这时无论是釉彩还是装饰纹样,仍带有较多景德镇彩瓷的痕迹。乾隆至嘉庆时期是广彩的繁荣阶段,此阶段广彩盛极一时,釉彩方面形成了广彩特有的西洋红、麻色、粉绿、金彩等,纹饰方面则将传统瓷画技艺与仿照西洋画法相结合。清中晚期至民国是广彩的延续阶段,这一阶段广彩的技艺已经成熟,但彩绘逐渐程式化,缺乏创意。清末民国时期,文人画家参与了广彩的创作,使广彩的艺术水平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
  佛山市博物馆馆藏的这件清光绪广彩纹章纹盘(图1),敞口,折腰,圈足,盘内满绘广彩,整个画面以绿彩和红彩为主色调,以金彩来区隔每部分的画面。外围一圈连续开光,开光内绘花鸟、杂宝纹。内围折腰处绘花卉、蝴蝶、“寿”字、童子、铜钱等纹饰,铜钱铭文有“顺治通宝”“道光通宝”“同治通宝”“光绪通宝”。盘中心绘正在航行中的葡萄牙商船船队,商船的旗帜上有基督骑士的标志,意味着葡萄牙的商船航行受罗马天主教的批准并得到上帝的庇护。一条丝带围绕着航行图,丝带上用葡萄牙语写着“QUARTO CENTENARIO DO DESCOBRIMENTO DE INDIA”,即“发现印度四百年”,航行图正上方则是葡萄牙王室的纹章。
  葡萄牙王室纹章,上方是象征王权的王冠,中间左右对称的是象征和平的橄榄枝,下方中心图案是金色的古老航行仪器——浑天仪,浑天仪是天文学和导航上相当重要的仪器,在15—16世纪,葡萄牙船员常使用它来探索未知海域,因而成为一种符号象征。浑天仪上面嵌有一枚红底盾徽,盾徽中的七座金色城堡象征着葡萄牙王朝统治下的区域。最中间白色盾徽是纹章的核心,五枚小型蓝盾组成的“赎罪十字”镶嵌其中,这是基督的殉难像,同时也表示葡萄牙人正以耶稣的名义在圣灵的帮助下击败了敌人。王室纹章见证了葡萄牙历史上的所有重大事件,是一部浓缩的葡萄牙史,现在的葡萄牙国徽、国旗即承袭自此纹章。
  此盘是葡萄牙王室为纪念“地理大发现”发现印度400周年而在广州特别定制的。“地理大发现”是指15世纪中叶至17世纪末,在各种原因和因素的推动作用下,欧洲人大规模地扬帆远航或长途跋涉,发现了全世界文明民族前所未知的大片陆地和水域,对这些陆地和水域乃至地球本身有了初步的了解和一定的认识,开辟了若干前所未有、前所未知的重要航路和通道,把地球上的各大洲(南极洲除外)、各大洋、各地区直接紧密地联系起来,极大充实和初步完善了反映地球表面基本地理概貌的地图册和地球仪。
  “地理大发现”首先从欧洲开始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首先,15世纪中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崛起,阻断了传统的东西方贸易通道,随着西欧商品经济的发展与资本主义萌芽的产生,欧洲的王室及资本家迫切需要开通新的贸易航线。其次,一直以来东方对于欧洲来说就是遍地黄金的神秘国度,新兴的商人资产阶级富有开拓冒险精神,因而探索广袤的海洋、建立新的贸易通道就成了必然的选擇。“地理大发现”能够出现和完成,一个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是欧洲航海技术自15世纪以来的迅速发展,这涉及一系列的技术性革命,包括造船术、制图术和航海术等。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罗盘针经阿拉伯人传到欧洲,14世纪时在欧洲已经普遍使用,为跨海远航创造了可能。欧洲长期和阿拉伯地区互相交流,使欧洲的造船技术发展得很快,能够造出适合远洋航行的大船。此外,当时欧洲还流行地圆学说,绘制地图的技术很先进。
  1498年5月20日达伽马发现印度航线,对葡萄牙王国来说无疑具有重大意义。葡萄牙作为南欧的边陲小国,人口约200万。在达伽马发现印度航线后,沿途占领了很多海上交通战略要点,并且把这些据点作为西欧到东方航线的补给站,在亚洲则占据印度果阿、锡兰和中国澳门等地,垄断了半个地球的商船航线。印度香料一直深受欧洲贵妇的欢迎,葡萄牙人垄断了香料市场,从中谋取暴利。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出口到欧洲一直都是高档货物,这一时期也几乎被葡萄牙所垄断,葡萄牙首都里斯本成为当时销售中国货物的中心。16世纪初,葡萄牙成为海上第一强国,殖民地遍布非洲、巴西以及环大西洋、印度洋航线的岛屿。葡萄牙从一个弹丸之地一跃成为世界贸易的中心,最终一夜暴富,成为世界霸主。
  19世纪末,葡萄牙王国早已不复之前的荣光,葡萄牙面临严重的内忧外患,内忧是政府腐败无能,国民反对君主制的呼声越来越高,外患是英国要求葡萄牙把所有非洲殖民地割让给英国,王朝的统治岌岌可危。1898年是达伽马“发现”印度的400周年,为了纪念曾经的辉煌,或为先人的勇敢冒险精神而骄傲,抑或是表达对那段海上强国史的怀念,葡萄牙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将达伽马的遗骸迁葬到作为皇家陵地的热罗尼姆斯大教堂,发行了纪念币。当时还处在葡萄牙统治下的澳门政府也发行了纪念邮票,澳葡政府于1898年建成华士古·达伽马花园,来赞扬华士古·达伽马在开拓欧亚新航路中的冒险精神。
  这件清光绪广彩纹章纹盘应该就是为这次纪念活动而提前定制的,它是这一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作为一件有着明确纪年的广彩瓷器也是难得的史料。在这次纪念活动的10余年后,葡萄牙王朝终于寿终正寝。现存最早的一件纹章瓷是里斯本梅德罗斯及阿尔梅达基金会收藏的一件欧式青花执壶。葡萄牙学者考订它的定制时间在1519—1521年,论据是上面有逝世于1521年的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徽章图案。这件欧式青花执壶融汇了中、葡的装饰元素,壶身下部为荷花等植物图案,两面是曼努埃尔一世的徽章和浑天仪,象征了葡萄牙王国要控制全世界的野心。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外销纹章瓷见证了葡萄牙王朝的兴盛和衰落。
  参考文献
  [1]陈玲玲.广彩——远去的美丽[M].北京:九州出版社,2007.
  [2]张箭.地理大发现新论[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6(2): 131-136.
  [3]金国平,吴志良.流散于葡萄牙的中国明清瓷器[J].故宫博物院院刊,2006(3):98-1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25397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