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生命教育关涉面与着力点

作者:未知

  刘慧,首都师范大学儿童生命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凸显出生命与生命教育的价值,多个部门在部署抗疫期的工作时都发出了重视生命教育的要求,这是推动我国生命教育发展的重要信息,同时也引领着我们学校教育发展的方向。生命教育至今已走过了20多年,经历了酝酿期、起步期和发展期,今天生命教育的强调意味着什么?从现实看,生命教育唤醒了人们对生命及其相关内容的思考,包括今天的人们应如何存在、未来人类社会如何存在、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何在等,引发了人们对教育本质的再度思考,促使我们回到教育的起源去思考什么是教育、到底要怎样做教育。这次疫情凸显了生命教育在教育中的地位和作用,预示着生命教育高潮期的到来。
  一、学校生命教育关涉面生命教育关涉哪些方面?
  (一)人生视域的生命教育
  这一视域更多地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关注人生议题,如人的喜怒哀乐、旦夕祸福、生命困惑、进退取舍,关注人生在世如何立德、立功、立言,如何为社会作贡献,怎样实现个人的生命价值等。这部分是生命教育的重要构成,也是非常有生命力和更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部分。目前,一些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人士回到传统文化中寻找生命教育的元素,揭示、解释、构建生命教育的基础理论。
  (二)生死视域的生命教育
  一定程度上講,从这个视域下开展的生命教育更多地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是“避死”的,人们不愿多谈死亡问题。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仿佛是这一文化的思想根源。海德格尔“向死而生”的观点,带来了中西文化思想的碰撞。在生命教育发展过程中,中国港澳台学者基于宗教和西方生死学研究,更多地是从死亡视域来推动生命教育。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高校的哲学、伦理学研究者,还有医学界很多人士都在关注并积极推动死亡教育,其中有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角,也有从西方文化的视角。生命教育确实不能没有对死亡的理解,死亡有正向的生命意义。死亡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有限,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短暂,让我们看到了生命在呼吸之间,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无常。面对生命的有限和无常,我们到底该怎样活着?可见死亡教育凸显的是意义问题。
  (三)生命视域的生命教育
  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对人本身的研究不仅从哲学、心理、伦理、人类学等角度展开,还从生命科学的角度展开,它是更加接近生命的实然、本质的一种探索,给我们带来了重新认识生命的可能性与支撑,不仅让我们认识肉体的生命、精神的生命,更重要的是从超越自然生命和社会生命二元的一种思考方式,进入到用一元的、整体的思维方式认识生命。正如法国思想家埃德加·莫兰所说,任何万里长城都无法分割人的生理-心理-社会整体,这带来了对传统的生命理解的一个根源性的颠覆和改变。
  (四)安全视域的生命教育
  我们知道安全是基础,没有安全,生命就难以有保障,所以很多地方、很多学校开展生命教育时都是从安全做起。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将安全教育与生命教育、国防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并列,并一同作为“四个重视”的教育。但许多地方将安全教育归为生命教育,比如,吉林省将安全教育与生命教育连起来,叫做生命安全教育。安全是为了什么?安全是为了生命。当然,安全也不仅仅是指生命的安全,还指社会安全、网络安全、国家安全等,但安全的核心还是为了生命。所以我觉得不论是安全教育、生命教育、国防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其核心都是生命教育,是从不同的层面,即生活、环境等层面进入的生命教育。当然,今天的安全不仅是身体的安全,还有心理安全、精神安全等。例如,我们的学校里种满了花草树木等让孩子的内心柔软的东西时,就是一种安全的体现。
  (五)健康视域的生命教育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颁布,对促进生命健康教育发展非常重要。四川大学体育学院组织国内包括体育、运动、医疗、保健品、社区养老、野外训练等多个领域的人士,联合开展生命健康教育,认为健康教育是中国生命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目前学校的生命教育就是围绕健康教育展开的。在2018年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开齐开足体育课,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所以,学校教育的开展需要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其中健康教育很重要,一定不可少。
  (六)教育视域的生命教育
  很多从事教育研究的教师就是从教育的视域开始开展生命教育实践探索的。那么,这个视域的生命教育主张是怎样的呢?概言之,就是教育要润泽生命、点亮生命,教育要遵循生命的规律,让生命自然地舒展、生长、绽放。从这个意义上讲,生命教育是一个大概念,指向教育的全视域。那么,是不是贴上生命教育的标签就是开展生命教育呢?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如果从“教育的本质是生命教育”的角度看,一切真正的教育就是生命教育,那么无论是否注明生命教育都是在开展生命教育;另一方面,今天现实教育中确实存在知识本位、技能本位,把生命作为获取知识和技能的工具,而不是主体。现实教育中,我们为什么要让儿童有高素质?我们为什么让他们学这个学那个?不是让他们为了学而学,而是让他们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得更好的发展,能够让他们成为优秀的自己,能够为社会贡献更大的力量。因此,今天面对现实的问题,我们必须要强调生命教育,要扭转、克服知识本位,落实以人为本,让教育回到生命之本,要让我们的老师、从事教育的人能够将生命立于心中。
  二、学校生命教育着力点
  生命教育发展至今,对其内涵的理解有很多。从生命视角来看,我对生命教育作了这样一个界定:“生命教育,就是以生命为基点,遵循生命之道,借助生命资源,唤醒、培养人们的生命意识、生命道德、生命智慧,引导人们追求生命价值,活出生命意义的活动。”   (一)以生命为基点,遵循生命之道
  生命教育突显的是生命基点,生命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属点。如果我们的现实教育能以生命为出发点、归属点,就不会“跑偏”。教育不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不是成人的为所欲为,教育一定要遵循生命之道。所谓道,规律也。所谓生命之道就是生命规律。生命规律有着不同层面,既有大生命规律,也有类生命规律,还有家族生命及个体生命自身的规律。只有遵循生命之道,我们才能做适合每一个孩子的教育,才能将素质教育所倡导的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教育落到实处,不然适合的教育就是一句空话。
  (二)善用生命资源,注重生命体验
  生命教育不是讲知识,也不是简单的技能训练,我们要把体验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体验、理解、表达是生命存在的三种重要方式,生命的教育要回到个体生命存在的体验、理解和表达上来,这样个体生命本身才能得到关照,其生命才能获得滋养,个体才可能活得更好。所以我们要善用生命資源,最直接的就是讲生命故事,关于你我他的生命故事、动植物的生命故事等,这些都是我们生命成长的养料,如,我们为孩子们讲一粒米、一个作品来到我们眼前,是由无数个生命接力的结果,这样的故事可以帮助孩子通过他人生命滋养自己生命。
  (三)管理生命能量,追求优质自己
  生命教育的过程性目标是认识生命之真,践行生命之善,创造生命之美,开发生命潜能,管理生命能量,成为优质自己。其中,生命能量的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人不能很好地管理自己的生命能量,他的生命发展很可能就缺乏了主线。那么生命能量管理的方向何在?这关涉我们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的问题。回到生命本身来看,对一个人而言,他只能成为他自己,这是生命的规定。但在生命规定中,不是完全确定的,而是有着多种可能的,在众多的可能中寻找最合适的,并在有限的生命时间内能实现的,那就是优势潜能的实现。比如杨丽萍、郎朗、丁俊晖等,都是实现了他们自身的优势潜能,成了优秀的自己,也对社会作出了他们的最大贡献,也是他们的生命价值的实现、生命幸福所在。所以今天我们的教育要引导孩子追求成为优秀的自己,而不是让孩子成为别人。
  (四)关爱生命是衡量生命教育的根本标准
  生命教育的基本理念是以生命为本,促进个体生命健康成长,实现生命价值,活出生命意义。是否有衡量生命教育与否的标准?我认为关爱生命就是一个总的、根本性标准所在。什么是生命教育?说到底,就是看是不是关爱生命。只要你的教育行动是关爱生命的,我相信你所做的教育就是生命教育。如果没有做到关爱生命,不管你给自己的教育贴上什么样的标签,也不管你建立了怎样的一套完善的理论体系,开展了怎样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或心服口服的活动,如果实际效果不能落实到关爱生命上,那仍然不是生命教育。
  责任编辑 庞雪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538609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