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西北回族在抗战中的贡献

作者: 郑惠婷

   [摘要]抗日战争爆发后,西北地区的回族人民通过创建抗日团体和成立抗日武装以及开展外交活动,与全国人民一起投身于抗日战争中,为赢得中华民族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关键词]西北回族;抗日战争;救亡团体
   [中图分类号]K264.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3115(2012)02-0018-03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枪声揭开了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的战争序幕。日本法西斯军队不断地在占领区内制造灭绝人寰的血腥暴行,敌占区的回族人民和汉族人民同样面临着空前的灾难。大批无辜的回族居民被杀害,死伤枕藉。日寇将猪油和猪血涂在清真寺的墙上,把猪头悬挂在清真寺的大门口,更有强迫阿訇在清真寺杀猪不从而血洗回民区的事件发生。至于火烧回民房屋以及清真寺、抢劫财物、强奸回族妇女等罪行更是层出不穷。
   除了武装进攻和血腥屠杀之外,日寇还利用回族和汉族在历史上的一些隔阂,挑拨回汉关系,制造民族矛盾,妄图以此来破坏和阻止回族人民的抗战活动。首先,面对我国人口较多、影响较大的信仰伊斯兰教的各少数民族,日本帝国主义极力把自己装扮成伊斯兰教的维护者和信仰伊斯兰教各少数民族的救星。日寇派人潜入宁夏、甘肃、青海,冒充阿訇活动,并用飞机在祖国的大西北投放大量具有挑拨威胁性的传单文件,还用金钱收买西北一些军政要人,并指使回奸在西北进行各种破坏团结、破坏抗战力量的活动。日寇常声称回民的抗战都是为了汉人,日本愿意帮助回民自治,高喊“维护回教”的口号,摆出保护者的姿态迷惑、欺骗回族人民。但是,回族人民认清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丑恶嘴脸,以爱国主义为旗帜,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下同全国各族人民一起,共赴国难,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中,谱写出了一曲曲感人的抗日乐章。
   一、 组织抗日救亡团体
   “七七事变”后,随着抗日战争形式的发展,回民组织抗日救亡团体的活动掀起了高潮。面对敌人策动的伪“中华回教总联合会”,1938年2月,全国性回民抗日团体“中国回民救国协会”在重庆成立,发表了动员全国回民抗日救亡的宣言:“全国一致抗日之际,我教胞黍为中华国民,爱国怎肯后人,趁此机会,若不团结奋起,以表现我回教之精神,保持我回教之荣誉,不特为人格之污,仰且为宗教之辱。”①该协会的理事长白崇禧发表了《敬告全国回教同胞书》,提出国难当头之际,穆斯林的使命是“提示回民救国途径,发动回民抗战力量,完成回民救国任务”。②此外,协会还谱写了《中国穆斯林抗敌曲》战歌,词曰:“起来吧!中国的穆斯林,举起我们的宝剑,发出我们的吼声,贯彻爱国的品德,负起保族的使命,认清我们的敌人日本。它施放无情的炮火,它残杀我国的国民,要把中华一口并吞,我们决不受它的侵凌。穆斯林!前进!前进!”③它表达了广大回族人民抗日救国的坚强决心。
   协会一成立,陕西、青海、甘肃、新疆等地相继成立回协分会。各地回族青年还成立了“回族青年战地服务团”、“回族青年救国会”等组织,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动员和募捐活动及战地服务工作,在组织回族民众参加抗日斗争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陕西回族于1938年9月13日召开了数十万人参加的西北回民“献旗”大会。大会除了向政府献旗和共同声讨日寇外,还电慰前方英勇抗战的将士,发布《告西北回民书》,呼吁全世界穆斯林兄弟起来共同“抵制日货”、“扩大援华运动”。“中国回民救国协会陕西分会”成立后,不断选送回族知识青年前往西安、兰州等地军事学校和机关受训,以培养抗战人才;并组织“西安回民青年战地服务团”,号称“八百青年”,平日进行抗日宣传,为抗战胜利做出了一定贡献,在西北有较大影响。
   在甘肃,1938年2月,回民成立了“甘肃回民救国协会”,连续发表通告,号召广大回族同胞积极行动起来,抵抗日寇的侵略。同时,还成立了中共兰州回民特支,广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兰州回民特支以“伊斯兰学会”和“甘肃省回民教育促进会”名义,公开编辑出版了进步刊物《回声》进行抗战宣传;还办壁报,举行报告会,给武汉、兰州等地受灾回族人民募捐等。兰州回民抗日救亡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影响。
   在宁夏,1939年12月,回民成立了“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宁夏分会”,积极宣传抗战,号召宁夏回族人民积极起来抵抗日寇的侵略。宁夏的许多学校组织了宣传服务团,在各地开展抗日宣传。
   在新疆,许多文化教育团体和宗教组织积极投入抗战活动。成立于1934年的“回族文化促进会”,在抗日战争时为“动员全疆回族人民支援前线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培养和团结了一批回族爱国进步人士”,④还发动新疆回族,捐献出一架飞机支援抗战。新疆回族还积极参加了新疆省、区、县三级抗日救国后援会的各项活动,并和新疆各族人民为八路军捐衣捐物。1938~1939年,累计筹捐皮大衣5万余件,还有大批医药和10吨白板纸运送到延安,支援八路军抗日。⑤
   二、建立武装组织直接对日作战
   随着日寇的大举进攻,中华民族正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西北回族军阀也投入到这场伟大的反侵略的战争中。“甘宁青许多回族军政领袖马麟、马鸿逵、马步芳、马鸿宾、马步青等在抗战以来,即不止一次地表示忠诚拥护全国团结抗战,并实际参加抗战”,⑥打击日本侵略者和守土卫国成为其首要任务。⑦西北回族诸马的武装力量都被团结在抗日民族统战的旗帜下,分别被国民政府正式编入抗日军队序列,投入到抗日战争中。
   1938年5月,日本侵略军西进归绥,在此危急关头,主政宁夏的马鸿逵以“保家卫国”号召回族青年积极参军,抗击日军。在甘肃的马鸿宾感于民族危亡,决心率部属效力沙场,挽救国家的危难。1938年春,他组织全军军官训练班,研究对日作战,并要求所部将士“时时刻刻记着国家至上、民族至上,保土卫国、尽职守责。在战场上能攻能守,要有与阵地共存亡的思想准备和抗战到底的决心”。⑧
   1938年5月,马鸿宾被任命为绥西防守司令,率八十一军开赴绥西抗战。绥西防务直接关系宁夏安危,宁夏省主席马鸿逵派出两个骑兵旅和一个警备旅赴绥西归马鸿宾指挥。马鸿宾在临河设立指挥部,加强军事训练,严明军纪,做好打击日军的准备。1939年夏,日军板垣师团一部以汽车、装甲车、坦克向绥西进犯,与马鸿宾的八十一军展开正面交锋,全军官兵英勇抗击,冒着炮火与日军进行肉搏战,多次击退了日军的进攻,缴获汽车2辆、炮弹百余发及其他军用物资,绥西战役首战告捷,鼓舞了士气。
   1940年3月,马鸿宾率部参加了由傅作义指挥的恢复五原等地的战斗。马鸿宾部在伊克昭盟利用敌人车辆在沙漠难以畅行的条件,进行游击战术,运动作战,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如遇有利地形和机会,就进行反击,使敌防不胜防,连遭败绩,收复了伊克昭盟东北之大面积地区,对保障西北后方安全发挥了重大作用。“马鸿宾率数千陇上健儿,驰骋绥西沙漠之中,与傅作义部密切配合,每每重创日军,虽经受牺牲,而不畏缩后退,在马家军史上写下了动人的一页。”⑨1945年9月,在国民党政府召开的纪念孙中山大会上,马鸿宾因抗日有功,被国民政府授予“忠勤勋章”,同时也先后给马鸿逵颁发了“一等云麾勋章”、“胜利勋章”等。
   三、宗教人士在抗战中的活动
   爱国、爱教是回族穆斯林宗教界的光荣传统。在抗日救亡运动中,无数阿訇们继承和弘扬了这一伟大的传统,激励广大穆斯林共赴国难,拼死抗战。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宁夏著名阿訇虎嵩山秉承伊斯兰教的和平精神倡言“国家兴亡,穆民有责”,号召广大穆斯林奋起抗击,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的正义行动中。他用汉文和阿拉伯文撰写了一篇题为《致全国穆斯林同胞抗战胜利祈祷词》的抗日檄文,谴责日本侵略,祈祷抗战的胜利。
   新疆德高望重的大阿訇马良骏在全疆第三次民众代表大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发言,坚决表示:“我们只有一个敌人――日本,我们要一致抗日。我虽然是一个70岁的老朽,我愿意率领全疆回族同胞为救国而战。”⑩他表示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坚决进行抗日,号召人们全力支持抗日。每逢聚礼、节日,马良骏都协助回族文化促进会支援抗战委员会在回族中开展各种形式的支前捐献活动。在他的带领下,全疆回族捐献包括一架飞机在内的大量抗战物资。他积极支持回文会出壁报,亲自参加街头抗战演讲。他结合教义,以高度的热情宣传抗日主张,旗帜鲜明地宣传抵御日寇、保卫祖国的道理,号召穆斯林大众以实际行动支持抗日。
   大阿訇们积极宣传抗战和实践抗战思想,不仅反映出其个人的爱国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一个宗教人士的心态也代表了当时新疆社会的主流心态,能够起到很好的舆论带动作用,我们也可从中隐约看到新疆回族在宗教人士的影响下抗战爱国活动的积极性。
   四、西北回族的外交抗战
   抗战前期,为了扩大国际宣传,揭露日寇在近东和南洋各国中颠倒是非、歪曲侵华真相的欺骗行径,配合国内抗战,我国回族积极开展了爱国抗战外交活动。回族人民利用与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和民族之间素有的联系和传统友谊这一优势,先后组织了“中国回教近东访问团”和“远征南洋回教访问团”等,走出国门,揭露日本侵华事实与罪行,在国外积极宣传抗日活动,争取了中东和南洋各国对中国抗战的同情和支持。维吾尔族人士艾沙与新疆回族马赋良出访中东九国即是我国回族外交抗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1938年10月,维吾尔族人士艾沙与新疆回族马赋良以中国国际联盟同志会名义,组团往南亚、中东诸国进行外交联络,并携带中国回教救国协会印制的《告世界回教同胞书》。他们先赴印度会晤穆斯林领袖真纳等人,又与甘地等国大党领袖会谈。印度各大报纸都转载了他们带去的传单。后转赴麦加,同日伪派出的华北朝觐团展开斗争。1939年5月,又从埃及到达土耳其,会晤了土耳其的总统、总理、外长等政要。随后又先后访问了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和阿富汗,所到之处均受到热情接待。叙利亚报纸于显著位置呼吁:“叙利亚穆斯林应随时勿忘日本飞机轰炸下的中国兄弟,对日本应作有效的制裁。”?�?�?�
   艾沙、马赋良一行出访前后历时一年半,是历次出访宣传最久的一次,约1940年6月返回重庆。
   此次外交抗日,不仅符合西北回族人民、穆斯林的愿望,更代表了全国各民族穆斯林的抗日愿望,体现了中国回族和全体穆斯林对祖国抗战局面的深切关注,体现了中国回族和中国全体穆斯林对祖国的忠诚,借助出访团,使得穆斯林国家的政府和人民了解到中国人民抗战的正义性,赢得了这些国家道义上的支持和同情。
   西北回族人民为了保卫和巩固西北抗日后方,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救亡活动,为抗战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正如蒋介石在《告战区回教同胞书》中说:“卢沟桥事变发生以后,全国回教同胞一致兴起,或执干戈以卫国家,或尽力捐助以裕军需,或主持正义以正舆论,或教育子弟以待复兴,在此民族国家绝续之交,无不思完成其历史之重大任务。凡所表现,不特博得国人之敬爱,国际方面之同情,足使我国回教同胞,引以自慰者也。”?�?�?�极大肯定了回族同胞在抗战中所做的贡献。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