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品读《美食家》中苏州“三美”

作者: 曾艳

  摘 要:陆文夫是我国当代文坛杰出的小说家,以创作中、短篇小说而闻名全国。他常年居住在苏州,以苏州积累几千年的“吴文化”作为写作历史大背景,以苏州特有的文化与风俗为小说中的重要的情节要素,写出了苏州的民风民俗,为我们民族留下了珍贵的历史镜头,自此后他的小说赢得了“小巷文学”和“苏州文学”的美称。而《美食家》是陆文夫小巷文学的高峰,陆文夫通过主人公“朱自冶”、“高小庭”四十余年“吃”生活的描写,展现历史发展和时代变迁,更突显了“苏州三美”——苏菜美、苏语美、人情美,表现了苏州独特的文化地域魅力。
  关键词:《美食家》;苏菜美;苏语美;人情美
  中图分类号:I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3)11-0005-02
  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作家陆文夫以创作中、短篇小说知名,尤其是他笔下的苏州元素和苏州情结。他写下了大量的作品,为苏州重新定位了一个形象,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打造为一座有着尘世烟火、琐碎生活的人间小城,在时代发展中逐渐膨胀爆炸的钢筋水泥都市便顿时有了勃勃生气与温润之美,所以圈内人称陆文夫——“陆苏州”。
  陆文夫在苏州常年的生活让他耳濡目染了苏州百姓的生活百态、水乡鱼米文化,所以他的小说与散文带着浓厚的“苏州味”。无论故事、人物,还是环境、语言皆取材于苏州一地,尽显苏州风情和地域特色。陆文夫从园林布局中得到写作技巧的灵感,从评弹中汲取语言和叙述的技巧,从苏州的小人小事、 园林美食、 水巷码头中寻找题材,他倾毕其生之力写苏州,致力于弘扬苏州文化,构筑了一座文学上的“苏州城”。
  《美食家》堪称陆文夫“小巷文学”的代表作。小说巧妙地写出了一个纯朴、耿直的革命干部高小庭和一个一辈子沉湎于吃喝的资本家朱自冶四十余年扭结在一起的生活浮沉,是“陆苏州”在苏州长期生活积累下的精华。陆文夫一只妙笔,在小说中展现了一个别具艺术魅力的“美食之城”苏州,并融合了美食文化之美、语言之美、情感之美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为苏州打造了新形象。
  一、美食美
  《美食家》是陆文夫小说中“最成熟的好作品”,也是小巷文化的最高峰。他生动真实地再现了两个主角四十余年的扭结生活,对荒诞历史做了深刻的反思,也栩栩如生地对苏州的“美食文化”做了精细的描绘。陆文夫将苏州美食作为一种文化,既在美食的描绘上大施笔墨,又花费篇幅对苏州美食体系进行如数家珍般的介绍,让人领略美食文化之美,更让人认识到民俗的美学意义。文中从开篇以朱自冶的一天三餐引出苏州吃面的讲究、苏菜的结构,更从苏菜的雅、俗之别写到苏州美食“吃菜要吃心,吃鱼要吃尾,吃蛋不吃黄,吃肉不吃肥”的顺口溜,这样独具匠心的描绘表现了苏州文化的魅力,让苏州美食以一种极其淡雅、亲切自然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
  小说开篇就是朱自冶的早饭——朱鸿兴头汤面,其对苏州面规矩的大段描写可谓淋漓尽致、荡气回肠。一碗汤面吃法包括“硬面,烂面,宽汤,紧汤,拌面;重青(多放蒜叶),免青(不要放蒜叶),重油(多放油),清淡点(少放油),重面轻浇(面多些,浇头少点),重浇轻面(浇头多,面少点),过桥——浇头不能盖在面碗上,要放在另外的一只盘子里,吃的时候用筷子搛过来,好像是通过一顶石拱桥才跑到你嘴里……”。而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朱自冶之所以日日早起,赶着去朱鸿兴,就是为了要吃“头汤面”。
  在《美食家》中,陆文夫构建了一个美食世界,遍布苏州大街小巷,从街头路边小吃到酒楼饭馆的高雅菜肴,仿佛穿起一串散落的珍珠,给读者奉献了一席集视觉、嗅觉、味觉三位一体的盛宴:“洁白的抽纱台布上,放着一整套玲珑瓷的餐具,那玲珑瓷玲珑剔透,蓝边淡青中暗藏着半透明的花纹,好像是镂空的,又像会漏水,放射着晶莹的光辉。桌子上没有花,十二只冷盆就是十二朵鲜花,红黄蓝白 ,五彩缤纷。凤尾虾、南腿片、毛豆青椒、白斩鸡,这些菜的本身都是由颜色的。熏青鱼、五香牛肉、虾子鲞鱼等等颜色不太鲜艳,便使用各色蔬果镶在周围,有鲜红的山楂,有碧绿的青梅。……十二朵鲜花围着一朵大月季,这月季是用勾针编结而成的……一张大圆桌就像一朵巨大的花 ,像荷花,像睡莲,也像一盘向日葵。”
  苏州物产丰富,加上苏州人匠心独运的巧妙心思,衬着江南的人文底蕴,便在文中出现了一个别具艺术魅力的美食世界。而苏州人在吃上的讲究和苏州人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就如朱自冶和孔碧霞一再强调,菜品原料越新鲜越好。而对于讲求精致的苏州人来说,连菜的名字都是必须细细斟酌的,小说结尾朱自冶和孔碧霞联袂表演的宴席:“松鼠桂鱼,蜜汁火腿,‘天下第一菜’,翡翠包子,水晶烧卖等,尤其是宴席高潮出现的那一道‘三套鸭’”……
  这部作品看题目便知是以苏菜为对象,而《美食家》作为寻根文学,寻得便是苏州饮食文化背后丰厚的江南民俗色彩,同时又把苏州的风土人情、园林景致、名菜佳肴、历史古迹等独特景观营构成作品独有的情调、意境和韵味,加上吴语的运用舒卷自如,为作品又增添了浓郁的地方色彩。这一切“不仅具有民俗学价值,更体现出陆文夫作为一个作家的自觉的文化意识”。民以食为天,美食是被创造的文化,人需要美食,让美食为人服务。陆文夫认为“吃饭”是“一种享受、一种娱乐、一种快感、一种社交方式、一种必要的礼仪”。他将“吃”作为人生的课题去研究探索,进行了历史的分析和哲学的思考,所以他将饮食文化保存在《美食家》中,使之得以传承与保护。
  二、苏语美
  陆文夫被称为“陆苏州”,可见他对苏州的了解之深,而苏州曲艺——评弹更是陆文夫的最爱。对苏州方言谙熟在心的他,写文章时习惯渗透进吴语方言和苏州评弹语言,将苏州人的一口苏白淋漓尽致地呈现纸上,使得语言特色明显散发着“苏州味”。文中的苏州方言增强了小说的“苏州味”,更添了“故乡情味”,给读者新鲜感和亲切感。但他的使用是适度且有选择的,他多选生动易懂、表现力强、独特地道的语汇来充分展示“苏州化”的语言,并使其“苏州味”自然地恰当地混融在其小说中,充分体现苏州地方风貌。   同时,陆文夫的小说语言最大特色便是渗透进了苏州的评弹语言艺术,他从传统话本和苏州评弹中借鉴了许多创作手法,吸收了苏州评弹的幽默风趣,甚至许多语言是从评弹说词中直接或间接化用而来。在写作手法、遣词造句上也有明显的评弹说书风格,如“朱自治如果吃下一碗有面汤气的面,他会整天精神不振,总觉得有点什么事儿不如意。所以他不能像奥勃洛摩夫那样躺着不起床,必须擦黑起来,匆匆盥洗,赶上朱鸿兴的头汤面。吃的艺术和其他的艺术相同,必须牢牢地把握住时空关系。”评弹说大书般的开场,一段朱自冶吃面的故事加几句略带哲理的议论。
  陆文夫抓住吴侬软语的精髓,将方言与评弹语言自然地揉进小说中,无论在语言押韵,音节调配,节奏缓急上都拿捏得当,浑然天成。
  三、人情美
  整个文本虽然透着荒诞和心酸,但是也不乏感动和温情。在那荒诞而饥饿的年代里,人性的热度依然存在在大家心底,没有完全丧失:“我”虽然对朱自冶一直很不满,处处针对他、反对他对美食的爱好,当朱自冶乞求南瓜时,“我”见他可怜,便准备分给他一半,虽然后来朱自冶一路上的唠叨惹怒了“我”,可我还是分了三分之一给他;虽然朱自冶在批斗中“出卖”了“我”和孔碧霞,但是最终大家都谅解了他,孔碧霞还和朱自冶一起联袂大摆筵席,因为我们都明白是时代的荒谬和他个人的懦弱造成的,他也是无奈的并没有恶意的;“我”和朱自冶一起受批斗时,阿二的暗中帮助我们和众人的默许,一切都让我们看到人们内心的善良与关怀;甚至最后“我”都原谅了包坤年,那是“我”在多年后回顾过去的顿悟,是参透了历史后的超越;还有“我”和家人、和同学等人相互间的真挚感情,朱自冶和孔碧霞的感情,着墨不多,但点点滴滴都是人间真情。这些细微而真挚纯粹的感情比许多高尚的情感还跟真实可信、深入人心。正是由于作者博大的人道主义情怀,使得作品中没有通常寻根文学、反思文学中的辛辣讽刺、人性冷漠、愚昧荒谬,而是饱含人间温情与黑色幽默的揶揄。
  《美食家》中,陆文夫大量使用了自己的“糖醋现实主义”,通过自己风趣幽默的语言,宽容对待小说中那段历史以及部分人们在那段历史中犯下的错误,而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愤懑和激动。他并没有将高小庭塑造成一个以德报怨、宽容无私的一个圣人形象,而是将他定位为一个普通人,从人性本质的爱与温情出发,自然地从内心流露出来,表现出人类和人性的朴素温情的一面。
  此外,《美食家》离不开美食,美食在文中也不仅仅只是填饱肚子、进行享受的事物,在那样饥荒、荒谬的年代赋予美食浓重的人情味,使之成为美好生活的象征和回忆,已经超出其文化上的意义,具有形而上的精神意味。正如文中写到:“千万万个像阿二爸爸这样的人,所以在困难中没有对新中国失去信心,就是因为他们经历过旧社会,经历过五十年代那些康乐的年头。他们知道退是绝路,而进总是有希望的。他们所以能在当时和以后的艰难困苦中忍耐着、等待着,就是相信那样的日子会回头,尽管等待的时间太长了一点。我很后悔,如果当年能为他们多炒几盘虾仁,加深他们对于美好的记忆,那信心可能会更足点!”这带着美好回忆的美食流露出陆文夫对生命本真的认知以及世态人情的倾情关注和独特观照。
  陆文夫让你看到《美食家》中那些美好的事物,更进一步说,“就是健康、明朗的带有丝丝温情的美食,总能在美好的日子里激励我们去追求更美更好的未来,在困难的日子里给我们以慰藉,驱散人生些许的悲观和绝望”。
  四、小结
  在许多作家和读者的心目中,“苏州”和“陆文夫”几乎是同义语。陆文夫人生中多少次起起伏伏,都是苏州接纳了他。苏州的点点滴滴已经化入他的骨血,所以他对苏州的感情绝对是特殊而带有深意的。他笔下的苏州并不只是一座冷冰冰的城市,甚至风景秀丽、安适无忧的天堂,而成了与整个历史脉搏和时代发展相联系的烟火人间,有着温情与暖意。《美食家》是一部他透过苏州看到的生活历史,看似在说美食,但“美”决不仅仅只有苏州的食物,还有苏州几千年积累的风土人情、文化底蕴,更有人心底最本真的善良质朴。陆文夫的“苏州情结”以及渗透在他作品中的文化传承意识使得《美食家》更具有历史和时代的双重意义!
  参考文献:
  [1]陆文夫.美食家[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3.
  [2]杨利聪.“美”的何止于“食”——《美食家》背后隐藏的“根”[J].语文学刊.2011(3).
  [3]陈奕.陆文夫小说的苏州情结[J].现当代文学研究.2007(3).
  [4]陆文夫.写在美食家之后[J].中篇小说选刊.1983年(4).
  [5]边二华.温情的美食对灰色幽默的消解——析美食家[J].语文学刊(高教版).2007(7).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