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何永祥 彩笔翰墨铸华魂

作者: 温秋圆 董奇阳

  【人物简介】   何永祥先生,香港今明书画会创会会长、岭峰书画会创会会长、世界品质艺术评鉴会副秘书长、香港书画篆刻学会顾问、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画班导师、明爱中心书画导师、今明书画会画班导师、岭峰书画会画班导师、香港中国美术会会员、晓风学社会员、春晖艺苑会员、香港岭南艺术会会员、今画会会员、湾仔文娱康乐体育会会员等。其画作秉承“折衷中外,融汇古今”之岭南风貌,用笔豪迈而隽秀,为岭南派第三代门人。
  “散影玉阶柳,含翠隐鸣蝉。微形藏叶里,乱响出风前。”――谈及书画家何永祥先生,他的这幅蝉柳图不仅证明了他的实力,也足以彰显他的为人:曲曲折折的杨柳枝,从枝头开始,墨色渐轻渐淡,於屈和直之间把玩跳跃的节奏,这是一种灵现的美。深浅有度的变化,仿佛将水滴於墨中,让情趣自然流淌。这细枝,分明有着骨子里的柔情,一种高傲顽强的美隐约渗透出来。
  何永祥先生的人生恰如这枝条,经得起风霜,又显得那麽独立。他笔下的柳叶,每一片都被赋予了生命,或重彩,或轻描,於撞水撞粉的笔锋中惊现,古意今情,皆在�幅之中,同时又呈现一种“攀�枝而不恋艳花”的清高姿态。他是独特的,看似很随性地在柳下画了几�鸣蝉,其实,鸣蝉栖柳,就是对品格的追寻。何永祥先生生性澹泊,像柳叶一样谦逊低垂,自然引得追随者无数。
  胸有丘壑 岭南师门
  何永祥先生祖籍中山,1949年生於香港,与新中国成立同年,这就隐隐注定着他一生的命运将与新中国紧密相连。30多年前,香港经济还没有起飞,找工作几度艰难。为了赚钱养家,何永祥先生每天必须工作十小时以上,接下来面临的是结婚生子买房等现实问题,工作非常忙碌。
  那时候,何永祥先生对画画早已燃起了极高的热情,灵动的心一直梦想着自己将来能画一手好画。高负荷的工作非但没有泯灭他的爱好,反而使它愈演愈浓,他常常放�休息的时间来学习画画和创作。
  在当时的香港,岭南画派盛行。原因是传统的国画流传几千年,笔法已经到了墨守成规的地步,而岭南派打破了传统创作,融汇中西,贯穿古今,既延承了传统笔法,也将现代元素巧妙糅合,岭南文化成为最具特色的中华优秀文化之一。再者,岭南派创作题材丰富,尤其注重色彩的多样性,十分符合当代人的审美。
  上苍总是眷顾有梦想的人。机缘巧合之下,何永祥先生有幸师从当代“岭南四大家”之一赵少昂先生,成为岭南派第三代门人。恩师的画作享有盛名,但他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他希望他的学生能�青出於蓝胜於蓝,创作水平超越他。
  於是,何永祥先生刻苦修习,练就一手婉约又不失洒脱的书法,但其主要造诣还是在他的画上。他的画作秉承“折衷中外,融汇古今”的岭南风貌,铸就了豪迈而秀雅的画风。山水画多数只有黑白两色,何永祥先生则非常重视用墨和颜色的选择,在他的作品中几乎见不到单一的色彩。他的创作题材丰富多变,花鸟鱼兽信手拈来,就如他自己所说的:“徐悲鸿的骏马很好,但是马以外的作品受关注的�不多,齐白石的虾很好,但是虾以外的画作又过於简单。岭南派有别於其它画派,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它的多元,岭南画家可以说是样样精通,给我们什麽就能画好什麽。”
  胸中原有丘壑磅礴
  天地自存清气朗朗
  何永祥先生无论走到哪里都保持心中有画,因此,他总能把握到最深远的意境,通过笔墨的芳香铺陈开来。在他身上,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执著精神。和他一起跟随恩师学习的许多学生现在名气都很大,有一些已经离开老师或者到国外去了,真正在传的不多。何永祥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耕耘在传承中华精粹画作的道路上,师从恩师一学就是38年,成为恩师的得意弟子。
  �心艺术 载誉而归
  同频相吸乃宇宙之道。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何永祥先生从来都是快乐的,因为他少欲寡求,所有的成就皆源自於他对艺术的热爱与坚持。除了在家中画画之外,他还常常到大自然去创作,可以说,他创作的灵感大部分都是从自然中获得的。�暇的时候,他喜欢到处旅行。所到之处,他必能�寄情於山水,怡情於笔墨,创作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然而,他不主张将自然界的山水和奇花�草等直接“搬进”画里,他认为画画一定是思想者在创作,而不是画家在创作。有一次,他�玩回来,作了一幅名为《月夜归舟》的画,画里有座山,山上有个月,月下小船载月归来,一派恬静祥和的景象。在这幅画里,山是他�玩中看到的实相,同时激发了他的想象力,因而有了“月”“船”的创意和想象。再有一次,他去洞庭湖�历,回来後�没有提笔作画,只因为“画洞庭湖的人太多了,我且把它放在脑子里。”
  无为即大为。何永祥先生纵然从来不为名利地去研修画术,他的作品还是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和�誉。历年来,他几次举办画展,他的优秀作品亦跟随他�走於世界各地。2012年何永祥先生远赴美国纽约举办个展,展出新作四十�帧。翌年三月假香港中环爱丁堡广场香港大会堂展厅举办“岭南春色”会员作品展,同年四月又应邀到北京师范大学京师美术馆举办个展......他的每场展览都有学生支持和协助筹办,经常会有一些知名画家在展会上很谦卑地询问他一些关於画作的问题,让他深感肩上的担子之重。与此同时,何永祥先生还创立了香港今明书画会和岭峰书画会,一时间声名鹊起,殊荣迭至。
  竹杖芒鞋轻胜马
  一蓑�雨任平生
  何永祥先生�没有被突如其来的荣耀迷惑,反而更加坚定自己热爱画画的心。回忆起一路走来的艰辛,他不由得跟很多一样“醉心艺术”的人心心相惜,这份炽热的艺术情怀能�在社会大浪潮中坚持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何况艺术的推动需要市场和经济作支撑,能在贫穷中坚持不放�,更是难能可贵。
  传承艺术 中华情怀
  初见何永祥先生,他给人的感觉非常随和、亲切。人品如画品,何永祥先生的画灵动清新、豪迈素淡,折射出他的一生都在追求自然无为、洒脱俊放的生活态度。以出世之心入世,这是一种品格的抒臆,更是一份精神的驰往。
  退休後,何永祥先生依旧泼墨不止,对画画的热情丝毫不减当年。他本可以用自己的画作,在社会上�取更大的荣耀和富贵,可他没有。他本可以安稳地坐在家中,尽享安逸的晚年生活,可他没有。在学生的推动下,他开设了自己的画馆,开始对香港一批同样对画画有着极高热情的人进行教学。他收学生没有要求,只要对画画有兴趣都可以来学,但往往很多人稍迟一点就报不到名了。所以有些爱好者便六人组成一组,找了个地方就请何永祥先生教。教画之�,何永祥先生经常同画友交流,休息时间很少,甚至比退休之前还要忙。不过,这是一份传承艺术的事业,他感到很开心,自己辛苦点也觉得值。
  在香港喜爱艺术的人群中,中年人�大多数,甚至何永祥先生自己的孙子都不愿意学画画。他的孙子现在在学钢琴,而且弹得特别好,他很享受听孙子弹钢琴的时光。这也可以看出,何永祥先生是一位非常开明的长辈,让下一代选择自己的喜好,而且音乐和画画是相通的,这与传承他的文化一点也不相悖。
  千古人�,墨�梅芳书凛性
  万世师表,才情叶静铸华魂
  这就是何永祥先生。如今,先生已经65岁,可他看上去依然年轻健朗,这也许跟他几十年的艺术熏陶有关。眼前这位慈眉矍目的长者,守着一份中华文化的根,继续坚定地在艺术的道路上艰辛跋涉。除了对艺术超强的灵性和领悟力之外,何永祥先生的成就更多是因为他对画画的一份喜爱和投入。无欲无求方成其名,他澹泊明志,谦逊为人,用真我与笔墨纸砚建立深层的精神链接,他的境界在墨里沉淀,他的灵魂在画中升华。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