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中国当代文学中的代际命名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以代际命名作家群体,大致从“晚生代”或“60后”始。自彼时起,对代际命名的质疑便不绝如缕。何以偏在九十年代中期,大陆批评界丧失归纳总结的能力,只能潦草以代际立论?
中国论文网 /7/view-8101144.htm
  
  “文革”后风起云涌的文学黄金时代中,不同年龄的作者都大抵面对过同样的历史情境和话语逻辑,并同时享有新的理论资源,其创新基点和对象构成内在一致性。这是一个无法以世代论的时期,不同代际的作者面对共同的困境,进行合力突围。
  
  60一代从“文革”废墟中出生,他们并未像前辈一样感到历史的沉重负担,也不像后辈可将历史弃之如敝屣。夹在历史转折处的一代,以相当革命的姿态暗暗向历史致敬。无论外在形式的颠覆扭转还是内在精神的偷梁换柱,其实都在以全新的文学态度替换旧有规范。在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轨中长大的70一代,更加自由地拥抱着活泼泼的欲望及欲望运行其中的都市。但物欲横流之后,却又陷入尴尬:失去历史的压迫和赐予,一代写作者如入无人之境,却找不到挥拳以对的敌手,纵欲之后是空虚,离家出走之后反有一种失去家园的迷惘。而成长于市场经济飞速发展时期的80一代,对于市场运作的认知远胜70一代人。文学于他们更像是生产而非创作,郭敬明的来料加工式写作便是最好的代表。而这一代文学普遍的问题正是缺乏经验创新,陈陈相因。
  
  以代际论文学,当然有显见的限制。但作为评论家,又何必放弃观察文学的时间之维。以代际为视点,在更宏阔的文化意义上对文学与时代之精神加以把握,看到每一时代从事文学的人所面临的内外困境与突围可能,总有可资借鉴的价值。
  
  选摘自台湾《联合文学》第3期 丛治辰 文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7/view-810114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