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作者: 朱秋园

   冬已至,却久不闻梅香,恍恍惚,想起了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无开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梅,坚忍,傲雪的风骨,孤傲自洁,能不让我想他吗?北宋的林君复,自诩“梅妻鹤子”,一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得浮动月黄昏”,成了绝句,王十朋赞曰:“暗香和月入佳句,压尽千古无诗才。”他是爱极了梅的,而与他的爱不相上下的,则是唐玄宗的妃――梅妃江采萍。
   我想起她定是生错了时代,对梅痴绝的她,为何偏偏生在了世人爱牡丹的唐朝。我想她是无奈的,在集三千宠爱于一身时,为何偏偏出了个杨贵妃,逼得她只有迁居上阳宫,想初入大明宫,在殿前后遍植梅花,建的赏梅亭,作的梅花赋,是如此的痴绝,然而在杨玉环入宫的那一刻,那大片大片的梅便被明艳的牡丹所替代了。毕竟,清幽的梅不属于繁盛的大明宫;毕竟,那个曾经爱她的人已投入了杨贵妃的怀抱;毕竟,殿前的是牡丹,而不是她的梅。
   唐玄宗定是过意不去了,派人送去了一斛珍珠,然而已失宠的她却令人退回,她说“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是的,她要的不是那么名贵的珍珠,而是那么平凡,简单的爱情。但玄宗伤了她的自尊,她也回应的绝裂。
   “安史之乱”,唐玄宗携杨贵妃外逃,而梅妃则一人守在了温泉池,那是她一生都牵挂的地方。在作苦前是否又看到了当年,自己在长生殿的一颦一笑。
   梅妃的出现是个错误,错在她不该生在唐朝,若生在爱梅的宋代,又哪是这般结局呢?这宁折不弯的梅妃啊!怎么让我有点“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呢?
   陆游在沈园中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是以梅花的劲节自比;辛弃疾唱叹“更无花态度,全是雪精神”,是以梅花冰肌玉骨的仪态自诩。
   而我对梅的爱,没有那么深深切切,但我的爱,也不是他们所能理解的,我的爱:纯粹,只爱她的绝裂。
   名师点评:作者构思巧,善于选点展开,行文跌宕起伏,耐人寻味。
  

论文来源:《雨花·青少刊》 2011年第1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81305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