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坚定(外一章)

作者:未知

  大热的天儿,在无遮无挡的太阳底下等公共汽车真是烦死了。
  一个银发老太太走过来,背着一个冰棍箱子,“冰棍、奶糕、大北岛、清凉茶……”地叫了半天,只有我买了一支5毛钱的冰糖葫芦。老太太心有不甘,像是寻觅猎物似地在几个等车的人中间又逡巡了一遍,目标锁定了一个刚打完手机、穿黄T恤的男子,就站在他跟前儿,“买根儿冰棍吧。”男子30岁左右,冷冷地扫一眼,没掏钱的意思。老太太不动地儿,嗓门提高几度,“冰棍――冰棍――”男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把脸扭向一边。老太太似乎打定主意,非要卖他一根冰棍似的,跟着转到他面前,“来根儿冰棍吧,瞅你热的。”“不吃,你咋老跟着我转悠?”男子面露愠色。“你花个块儿八毛的,自个儿凉快,也当照顾我这个老太太了。”“哎呀你这老太太,说不买就不买,咋磨叽也没用。”老太太倒跟修炼过似的,不温不火,“别急眼,就这点事儿,你咋恁不开窍?”已经有好几双眼睛在关注这里了,男子有点挂不住,不过嘴上仍不肯让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叫坚定。”竟有些掷地有声的气魄。
  我不知老太太该如何收场,她却没事儿似的,叨咕一句话,向别处去了。开始我有点没听清,不过一脚踏上公共汽车,突然明白过来她说的是句什么,不禁偷偷笑了一路。
  她说的是:“咬着屎橛子犟,给个麻花都不放。”
  
  惧怕感冒
  
  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句话: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也是,什么风湿、糖尿病、腰间盘突出之类,甭看广告上说这儿能治,那儿能医的,其实一旦沾上,没时候好。至于癌症、白血病什么的,就更别有指望,一旦得了那病,几万块钱根本不叫钱。好在目前看来,自己离那些麻烦挺远,不用担心疾病的缠绕。
  可是,自从女儿得了一场感冒后,我却深深地认识到:感冒同样可怕。
  也只是一场感冒发烧,女儿先在一家医院住了10天(本人注明,该医院为本市正规医院),只是把病情从39度控制到38度,然后又转到据称本市最好的医院,又住了6天,总共用掉三千多块钱,女儿扎了满脑袋的针眼,掉了2斤秤,总算病愈出院。
  以为是女儿体质不好,才被小小感冒纠缠得这么惨,可随着天气变暖,与周围带小孩儿的接触增多,我有了新认识:只要摊上感冒,只要住进医院,最轻也要10天,最少也要一千块钱才能打发掉。我粗粗整理一下,身边7岁以下的孩子有十二三个,因感冒住过院的6个,基本上都半个月左右才出来。至于听别人说的此类例子,就更不胜枚举。
  这不是太可怕了吗?以前用几块钱抓点小药片,吃几天即OK的小病,如今却严重到这般程度。是医学不够发达?还是感冒太过发达?还是其它什么?
  总之,说什么都没用,小心宝贝不感冒才是真格的。

论文来源:《新青年》 2005年第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856766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