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顺丰也要建机场?

作者:未知

  货运枢纽不仅提速你的快递,对国家航空战略投送能力的提升价值更不可限量。
  关于湖北鄂州货运枢纽机场兴建的消息,早在多年前就不断有媒体报道。随着2018年2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同意新建湖北鄂州民用机场的批复》文件正式公布,湖北鄂州机场进入了全速建设期,一期工程将按照2030年旅客吞吐量15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330万吨的目标设计。主要建设内容包括:建设东西2条长3600米、宽45米的跑道;建设1.5万平方米的航站楼、153个机位的站坪,飞行区等级达到4E;建设1座塔台和5000平方米的航管楼,以及通信、导航等设施;建设场外输油管线、机坪加油管线、机场油库、加油站等;深圳顺丰泰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进驻机场设置转运中心,建设顺丰航空公司基地。
  鄂州机场的建设计划正式敲定后,关于将其比为“中国孟菲斯”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孟菲斯机场是一座位于美国中部偏东南、由联邦快递为主要用户的全球货运枢纽机场,联邦快递从孟菲斯出发可直达全美所有大型城市,跨洲际方面,直达地包括科隆、迪拜、巴黎、伦敦、首尔、东京等。从1993年到2009年,孟菲斯机场的货运量一直是全球第一,2010年被香港国际机场超越后排名第二,但它依然是全美货运量最大的机场。
  关于未来的鄂州机场,鄂州市副市长李忠禄在今年6月对媒体介绍说,鄂州机场是亚洲第一个,全球第四个专业货运枢纽机场。目前,我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快递业务量在2015年便跃居世界第一,但快递业务使用的全货机仅有128架,不及联邦快递一家企业全货机量的五分之一。在此背景下,建设一座专业货运枢纽机场,既是迫不得已的需求,又是拓展市场的手段。其实早在2013年,顺丰集团就对在湖北建设国际物流枢纽机场有所规划,经过长达4年的探讨,2017年,湖北省政府和顺丰正式签约,项目自此进入了快车道。 为什么是鄂州?
  鄂州,在此之前,知道这个城市的人并不多,但最近两年,随着航空货运市场的发展,鄂州更多的被相关行业所知晓。未来,当鄂州货运枢纽建成后,这个城市将会深入老百姓心中,因为当你查询快递状态时,很可能会显示“快件在鄂州转机”。
  为什么是鄂州?打开中国地图,连接北京-广州、上海-成都4座城市,你会发现鄂州位于两条线段的交点附近,而这4座城市又是中国东、西、南、北4个方向上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其中,鄂州距离北京和成都相近,分别是1080千米和1050千米,距离广州800千米,距离上海最近,仅650千米,而距离全球第一大货运空港――香港机场也不过900千米。从鄂州飞往这些城市的时间均在1.5小时之内,大大提高了航空物流的时效性。这是其一。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的中国人口密度图。以湖北鄂州为圆心,1000千米为半径,基本覆盖全国90%的人口;若以郑州为圆心,虽然可以进一步覆盖东北地区,但广东、福建人口密度大的省份将距离枢纽更远;以西安为半径,则需要更大的半径才可以覆盖东南部地区,不利于国内货运中转效率。新疆、西藏等西部省份可以单开枢纽直达航线。
  其二,在其他交通形式方面,陆地交通,以武汉为核心(鄂州距离武汉仅80千米,届时将修建连接机场和武汉的专用高速公路),南北向有G4京港澳、东西向有G50沪渝等多条高速公路,这些公路完美覆盖华中地区,连接中国东西南北。铁路方面,武汉与上述城市也都有高速铁路相连接,水陆则有长江联通东西。
  那么为什么不是郑州?在陆路交通方面,郑州的确拥有比武汉更发达的公路铁路网,航空快件在抵达郑州后,可以更快的通过陆路运输方式进行中转。原因有二,首先,陆路中转方式在1000千米以下的范围内的确拥有更高的效率,特别是通过高铁网络连接北方城市北京、天津,西部城市西安、兰州等,但高铁再快,也无法和1小时之内的航空运输速度相比。同时,郑州距离广州,以及位于华东、华南的主要工业产区稍远,约在1200~1500千米,飞行时间约2小时,而距离北京600多千米,空运时间不到1小时,铁路却需要2小时有余,距离十分尴尬,但这两座城市又具有极高的邮货往来,若使用中转方式运送货物,在物流规划上会有较大的效率损失。第二,从全国角度看,以鄂州为圆心,1000千米为半径画圆,基本覆盖全国90%的人口区域,因此这里才是打造中国航空货运枢纽的不二之选。
  回看美国孟菲斯,其地理位置同样具有发展航空运输的优势,跨越密西西比河道、铁路和州际高速公路三大南北要塞,距离东、西海岸之偏东人口密度更大的位置。不同的是,美国人口分布更加分散,因此孟菲斯距离西部主要城市洛杉矶、旧金山等距离稍远,飞行时间达4小时甚至更久,因此将中国航空货运枢纽选址在鄂州,其效率定将比孟菲斯更加高效。
  也许有人会问,如果从北京寄往上海的快递,从鄂州中转肯定没有直达上海速度快,那为什么还要中转一下呢?事实上,北京-上海的邮货往来的确属于个例,因为其邮货量的确撑得起单独执行―个航班。但若是二、三�城市之间的邮货往来无法撑起一个航班时怎么办?多等几天,等攒够一个航班的货物再飞?那航空快递的意义将不复存在。而枢纽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举例来说,3个城市之间可以互通3条货运航线,4座城市两两互通就需要6条,5座城市需要10条,n座城市需要n(n-1)/2条,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但在实际应用中,这显然不是效率最高的办法。因为如果是10座城市,那么就需要45条航线,而每条航线上的货运量又无法吃饱,会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此时增加一个枢纽中转点,联通10座城市只需要10条航线,来自多个城市的货物在此重新分配或汇总,效率就会大大提升。   香港能够成为全球货运量最大的机场,也是因为其成为了亚洲联通欧美主要城市的货运枢纽点。2015年,香港国际机场的货运吞吐量达到了442万吨,孟菲斯机场排名第二,为429万吨,上海浦东机场以327万吨排名第三,位于美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机场以262万吨排名第四。以鄂州机场的设计规模来看,其如果能在2030年达到330万吨的邮货吞吐量,将一举进入世界前5名,可见中国的航空货运市场潜力之大。
  交通�信�功能形成后,带来的直接效益就是加速促进经济枢纽价值的形成。通常一个城市在形成交通优势后,会吸引周边区域的各类要素资本向枢纽地区集聚,从而发展壮大本地区经济,也就是经济学中的“枢纽型经济”概念。孟菲斯的崛起完美诠释了枢纽型经济效应,航空城的发展带动诸多周边产业的兴起,甚至形成了临空产业区,医疗、制造、IT等产业发展增速尤其瞩目。而鄂州、武汉甚至整个湖北,都已经为此进行了规划,鄂州航空城,将会把整个区域的经济外向度、城市开放度推向新的高点。 货运机队如何组成?
  截至2018年7月1日,顺丰航空共拥有737-300F、737-400F、757-200F和767-300BCF共45架货机,未来短时间内,已经购入的747-400货机也将正式加入机队。中国邮政航空拥有737和757货机共计28架(截止2017年9月),成立于2015年的圆通航空目前共运营着7架737和2架757货机。
  以上便是中国目前仅有的3家物流航空公司的机队规模。从数量看,不到100架的规模的确与美国联邦快递存在较大差距。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国正在快速发展的高速铁路网和高等级公路网,基本覆盖了中国人口最集中的所有城市群,对航空物流的发展造成了一定冲击。但这个冲击并不致命,因为随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物流时效性的需求越来越高,航空物流依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制约航空物流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在于航空本身,即对机场、航线、飞机等
  资源的需求能否得到满足?
  鄂州机场的建设缓解了货运市场对机场资源的需求,单开从鄂州机场始发的航线也会缓解干线航路之间的航班压力,那么问题来了,货机资源够不够?目前这三家物流公司使用的737-300/400,其改装为货机后也已将近十年,757货机机队年龄较新,因为这批757是在最近两三年内才从客运市场退出后进行了货运改装。除此之外,中国民用机队就没有更多适合改装货机的同型号飞机了。但中国邮政局曾在快递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用于快递运输的专用货机架数要达到200架。
  湖北鄂州国际物流核心枢纽规划图,丰富的公、铁路和水运资源将无缝衔接鄂州机场,使其物流网络四通八达。
  为此,波音公司给出了解决方案,对全球市场上第一批即将面临退役的737.800客机提供了客改货方案。目前波音已经获得超过45架737-800BCF的订单和承诺订单,来自全球的7家客户包括中国邮政航空和圆通航空。在波音的《当前市场展望》报告预测,未来20年,全球客户将需要超过1100架窄体改装货机,这其中就可能包括100架左右来自中国的订单。
  除了民用货机外,军用运输机能否加入到这场未来的民用物流大市场呢?2016年珠海航展期间,航空工业展示了运20的民用货机版本――运20F-100型,运20飞机从设计之初就将民用需求考虑在内,特别是研制期间进行的溅水试验,就是从民机的适航条款中引过来的,这是在运20研制上民机对军机的一项反哺。此外,运20在航电方面也大量参照民机适航标准进行设计,未来如果运20达到局方对民机适航的要求,运20加入中国民用航空物流,或许也不是天方夜谭。 军民融合才是核心
  作为全国首家民营货运空港集散中心,鄂州机场从申报立项之初就被列入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的重大项目,成为贯彻国防需求规划建设交通工程的又一实例。机场建设历来是国防交通的重要领域,长期以来,我国机场建设与管理存在“军地分家”的状况。民航机场一般由地方政府和企业投资兴建,由企业运作管理,往往对国防需求考虑不足,民用机场的军事通用性不强。而一些地区对在用的民航机场进行贯彻国防需求改扩建,不但需投入大量经费,且对机场的正常运营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因此,鄂州机场建设时,政府专门成立了5个部门,军民融合部就是其中之一。
  众所周知,2016年9月,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其中,武汉联勤保障基地作为联勤保障部队的最高机关,是实施联勤保障和战略战役支援保障的主体力量。解放军运输力量方面,空军大量装备的伊尔-76也部署在湖北境内,这与鄂州机场的选址原因完全相同,也是为了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覆盖中国华北、华东、华中和华南地区。因此,在鄂州建设货运枢纽机场,有助于从战略高度进行军民融合发展,加强全军联勤保障能力。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7年10月,顺丰集团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后勤部(下简称“空军后勤部”)签署战略协议,就空军后勤军民融合军事物流体系建设开展长期合作。同时,京东也与空军后勤部达成“物流军民融合”战略合作。未来5年内,两家公司将与空军后勤部在运输配送、仓储管理、物资采购、信息融合、拥军服务等多方面开展深入合作,最终达到后勤物流“成系统、整建制、全覆盖”融合的目的,将军事物流打造为国民经济向空军战斗力转化的纽带。顺丰方面披露,其先后承接了装备器材、药品运输、演习调防运输、热食保障等军民融合项目,其中很多都是基于高效的航空运输能力。由此看,鄂州机场未来不仅将转运老百姓日常使用的民用物资,也将成为提高军事物流效率的重要枢纽。
  事实上,这也不是中国独创的物流方式,在美国,政府或军方也经常使用民用航空力量进行军事物资运输,不仅如此,美国发达的民用公路运输队伍也为军事物资运输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鄂州机场建成后,和平时期,机场主要承担的是民用货物转运任务,战时,则可以和周边民用的武汉天河国际机场、武汉汉口军用机场进行联运,物资周转效率可以比单独一座机场提升至少1倍。因此为了兼顾国防功能,鄂州机场在规划建设标准上虽然高于普通民用机场,增大了投资,但对于国家航空战略投送的提升价值不可限量。
  这就是鄂州货运枢纽机场的深层次意义,顺丰要建设的这座机场,未来不仅提速的是你的快递。
  责任编辑:陈肖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