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红字》中的“A”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红字》是美国小说家霍桑最杰出的代表作,也是美国浪漫主义小说中较有影响的作品之一。本文分别论述了海丝特·白兰是真正有形的红字;丁梅斯代尔是无形的红字;罗杰·齐灵沃斯是红字的制造者,成为小说中“最坏的罪人”。本文从不同角度来分析这几个人物来衬托红字“A”的涵义。
  【关键词】红字“A”;海丝特·白兰;丁梅斯代尔;罗杰·齐灵沃斯
  中图分类号: I712.07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2457(2019)05-0266-002
  故事发生在十七世纪中期加尔文者派统治下的波士顿。海丝特·白兰是小说的主人翁之一,她是一个婚姻不幸的女人,年轻美貌,却嫁给了身体畸形多病的术士罗杰·齐灵沃斯,夫妻间根本谈不上爱情, 加之两年中丈夫音讯全无.谣传他已葬身海底,白兰孤独的过着日子。后来一个青年牧师,亚瑟·丁梅斯代尔闯入了她的生活,他们真诚的相爱了,度过了一段隐私但热烈的爱情生活。不久,白兰由于怀孕的隐情暴露,以通奸罪被抓,在狱中生下了女儿小珠儿。按照当时的教规,白兰只有交代奸夫的姓名才能获得赦免,否则将受惩罚。为了把她和丁梅斯代尔之间的爱情深深地埋在心中,她坚强的挺住了。海丝特·白兰受到了惩罚,她必须终身穿着一件绣着红色A字的外衣。小说的最后,在白兰和丁梅斯代尔的墓碑上却刻着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片墓地上,刻着血红的A字。而这个红字却深深地刻在了小说中的几个主人翁身上。
  女主人公海丝特·白兰,一位善良美丽,心胸宽广的姑娘,她出身没落的世家,父母贫穷而正直。她与她的丈夫根本没有爱情,在孤独中白兰与牧师丁梅斯代尔相恋并生下了女儿珠儿。十七世纪中期加尔文者派统治下的波士顿。宗教已经是西方人生活的一部分,离开宗教的生活,一定是很痛苦的。按照当时的教规,白兰被要求交代奸夫的姓名,否则就会受到宗教的惩罚。面对着执行审讯任务的情人丁梅斯代尔。白兰把她对丁梅斯代尔的爱情深深地埋在心中,为了捍卫爱人的名誉和纯洁的爱情,她没有说出他的名字,独自忍受着惩罚,承担了全部罪责与耻辱。最终,海丝特·白兰必须终身穿着一件绣着红色A字的外衣。而这个字母A代表通奸(Adultery)的意思,并且直到死,也要把A字刻在坟墓上。在那个清教徒得社会里,红字A象征着耻辱。然而,白兰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丝毫的畏惧,她用自己孱弱的身躯承受着一切。白兰还非常漂亮地把字母A绣在自己的胸前,以此来见证她和丁梅斯代尔的纯洁的爱情。从那之后,她身边的人都不与她交往,排斥她,但她仍然尽一切所能的帮助别人。对于自己的女儿珠儿,白兰尊重孩子狂野的天性,努力培养她成人。白兰生前没有因为耻辱而远离丁梅斯代尔所在的教区,就是在丁梅斯代尔死后,她放弃了与女儿共享天伦之乐的优越生活,重返埋有丁梅斯代尔尸骨的故地,重新戴上红字,直到死后葬在了丁梅斯代尔身边,以便永远守护、偎依着他。白兰合辛茹苦、助人为乐的美德和对丁梅斯代尔执着的眷恋之情,最终感化了大家,人们渐渐地遗忘了她胸前A字的耻辱,反而很多人都认为A字代表的是“天使”(angle),“能干”(able)“可敬佩的”(admirable)“前进”(advance)“艺术”(art)“爱情”(amorous)等等。
  丁梅斯代尔,一位年轻英俊,学识渊博,善于辞令,有着极高的秉赋和极深的造诣的牧师。他在教民中有着极高的威望。然而,面对海丝特·白兰受审时,他显得那么的怯懦,他并没有像海丝特·白兰那样勇敢地面对一切,并不想公开仟悔自己的“罪孽”。丁梅斯代尔和海丝特·白兰是真心相爱的,可他却不敢去承担一切,却偏偏要把这种感情视同邪魔,这主要是由于多年来他被宗教束缚的影响。自从,海丝特·白兰受审后,丁梅斯代尔健康日趋下降,他经常夜不成眠的做各种祷告,他内心受到极度谴责,同时又害怕外界对他窥视。当受到外界的惊恐或者突然遇到意外事件时,他总是惊恐不已,不由自主地用手捂住心口,满面苍白,显得十分痛苦。他甚至天真地认为珠儿的一切应该由上帝来裁决,如果海丝特·白兰能把珠兒送上天国,那么孩子也就能把海丝特·白兰带到天国去,这一切都由上帝安排,是上帝的旨意。丁梅斯代尔的这种自责,内疚和过度崇拜与信奉宗教,让他痛苦中挣扎了七年,最终,丁梅斯代尔决定面对自己的错误,在群众面前与海丝特·白兰一起承认了自己的罪恶,袒露了胸膛上的“罪恶”烙印,红字A在他们的身上冉冉生辉。丁梅斯代尔最后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道德的净化与灵魂的飞升。但他始终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爱的正当,还是没有逃脱宗教的束缚,没有与旧精神体系彻底决裂,与海丝特·白兰相比,似乎更加映衬出海斯特的高大。
  小说中还有一位重要的主人翁,那就是罗杰·齐灵沃斯,一个矮小苍老,才智出众学识渊博的医生。当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海丝特·白兰通奸的事,眼里燃烧着仇恨与怒火,他要向海丝特·白兰及她的情人复仇。齐灵沃斯实施着他的复仇计划,他利用丁梅斯代尔敏感和富于想象的特点,抓住他的负罪心理,折磨他的心灵让他吐露一切内情。齐灵沃斯那丑陋的外貌和畸形的躯体,正是他丑陋和畸形的灵魂的写照。小说一开始他是以受害者的身分出现,后来反倒由被害者堕落成“最坏的罪人”,这正是因为他以啮噬丁梅斯代尔牧师的灵魂为乐而造成的结果。最后他在失去复仇这一生活目标时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且成为小说中真正的的恶人。
  小说中的这几个人物都从不同角度来衬托红字A的涵义。海丝特·白兰是真正有形的红字。丁梅斯代尔是无形的红字。罗杰·齐灵沃斯是红字的制造者,成为小说中“最坏的罪人”。小珠儿成为了海丝特·白兰与丁梅斯代尔心中活着的红字。
  【参考文献】
  [1]霍桑.方华文译.红字.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
  [2]君羊立.“红字”的象征手法与霍桑的文学观念[J].外国文学研究,1990.
  [3]雷旭辉.《红字》主人翁海丝特·白兰悲剧人性探析.湘南学院学报,2005.4.
  [4]史曙华.试论《红字》的人物、象征和主题[J].宁波师专学报,198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72600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