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第一任董事长

作者:未知

  长安汽车至今已经有157年的历史。
  长安汽车的前身,还得追溯到1862年年底,李鸿章在上海松江创立,上海洋炮局,而这个上海松江洋炮局就是长安汽车的前身。因此,李鸿章也被称为长安汽车第一任董事长。
  李鸿章(1823—1901),世人多尊称李中堂,亦称李合肥,汉族人,本名章桐,字渐甫或子黻,号少荃(泉),被西方人称为“东方的俾斯麦”。其先祖本姓许,李鸿章的八世祖许迎溪将次子慎所过继给姻亲李心庄,并从江西湖口迁至安徽省庐州府合肥县。李家到李鸿章高祖时,勤俭致富,有田二顷。父亲李文安经多年苦读,终于在道光十八年与曾国藩考取同榜进士,使李氏家族成为当地名门望族。
  道光三年正月初五,李鸿章出生于合肥肥东县东乡(现属合肥瑶海区磨店乡),在兄弟中排行第二。李鸿章六岁进入家馆棣华书屋学习,他少年聪慧,先后拜堂伯李仿仙和合肥名士徐子苓为师,攻读经史,打下了扎实的学问功底。道光二十四年,第一次科考落榜,住京曾国藩宅邸受其补习教导。道光二十七年,二十四岁的李鸿章考中进士,选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同时,受业曾国藩门下,讲求经世之学。三年后翰林院散馆,获留馆任翰林院编修之职。咸丰十年,李鸿章统率淮扬水师。湘军占领安庆后,被曾国藩奏荐“才可大用”,命回合肥一带募勇。
  同治元年,编成淮勇五营,曾国藩以上海系“筹饷膏腴之地”,命淮勇乘英国轮船抵达上海,自成一军,称为淮军。李鸿章于三月十日到达上海之后,看见外国枪炮性能优越,杀伤力强,而中国自己生产的质量低劣。同时他又发现,太平军专用洋枪,尤其是李秀成所部用洋枪最多。为为在战场上争得主动,李鸿章决定用西方新式武器武装淮军。李鸿章通过兄长李瀚章,在广州购买了大量的西方新式枪炮,不仅用来武装改编后的淮军,而且分拨给曾国藩、曾国荃的湘军使用。从这年的6月开始,李鸿章的淮军里面也出现了“洋枪队”。从此以后,淮军开始了新式武器的装备。
  在实践中,李鸿章的洋务自强思想也在不断深化。不久,他就认识到,长期依靠购买西方军火,只能增加对外国的依赖性,要想自立自强,就必须学习外国的生产技术,创办和发展自己的军工企业,实现自主生产。从此,他开始与有经验的外国军事人员接触,学习有关知识,经过不断地了解,逐渐坚定了生产西式武器的决心。
  在此期间,李鸿章先后在上海建立了三个洋炮局,自制炮弹。
  同治四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失败后,李鸿章接替曾国藩任两江总督,移署金陵,鉴于原设三局设备不全,在曾国藩支持下,收购了上海虹美商旗记铁厂,与韩殿甲、丁日昌的两局合并,扩建为江南制造局。与此同时,苏州洋炮局亦随李鸿章迁往南京,扩建为金陵制造局,成为中国近代四大兵工企业之一。李鸿章虽因调动频繁不在南京,但金陵制造局局務一直控制在李氏亲信手中。正因为李鸿章的重视,金陵制造局之规模与各省机器制造局相比,始终处于领先地位。
  同治九年,因调解天津教案有功,李鸿章被任命为直隶总督兼任北洋通商事务大臣,加授武英殿大学士,并接管原由崇厚创办的天津机器局,并扩大生产规模。于是,中国近代早期的四大兵工企业中,李鸿章一人就创办了三个(福州船政局由左宗棠建立)。同治十一年底,李鸿章首创中国近代最大的民用企业——轮船招商局。
  在外交领域,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起,李鸿章就代表清政府经办了许许多多的对外交涉:天津教案、中法新约、马关条约、中俄密约、辛丑条约...绝大部分对外条约都是由他出面签订的,以致在当时外国人的眼里,李鸿章就代表着清朝政府,甚至只见李鸿章而不见清朝皇帝。
  据说受《马关条约》的强烈刺激,李鸿章曾发誓“终身不履日地”。两年后他出使欧美各国回来,途经日本横滨,再也不愿登岸,当时需要换乘轮船,要用小船摆渡,他一看是日本船,就怎么也不肯上,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在两艘轮船之间架了一块木板,75岁高龄老人,在晃晃悠悠的海面上,蹒跚着步子,慢慢腾腾地挪过去。由此可见李鸿章在外交领域的艰难。
  《辛丑条约》签约后两个月,被李鸿章倚为强援的俄国政府再度发难,提出“道胜银行协定”,试图攫取更大权益,并威逼李鸿章签字。老来失计亲豺虎,气恼交加,李鸿章呕血不起,于九月二十七日去世,临终时“双目犹炯炯不瞑”,带着无尽的遗憾,走完了他78岁的人生历程。
  消息传来,慈禧的眼泪当场就流了下来,感叹说:“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慈禧太后称赞李鸿章是“再造玄黄”之人,追赠太傅,晋一等肃毅侯,谥文忠,赐白银五千两治丧,原籍和立功省建祠十处,京师祠由地方官员定期祭祀。清代汉族官员京师建祠仅李鸿章一人。
  李鸿章曾对自己的一生做出总结,“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间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梁启超作《李鸿章传》评价说:“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067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