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现状及建议

作者:未知

  摘要    本文论述了河南省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分析了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机制较为成熟的3个地区的模式,并对河南省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及行业发展提出了建议,以期为河南省农村生活垃圾的合理利用与处置提供参考。
  关键词    农村垃圾处理;现状;问题;建议;新农村建设;河南省
  中图分类号    X779.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19)11-0171-01
  1    现状
  河南省是农业大省,农村常住居民为5 039万人,占全省常住居民50%以上。参照河南省的农村居民每人每日产生0.86 kg的生活垃圾计算,全省农村生活垃圾的日产量超过了4万t。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如果能采取合理、妥善的措施,就能得到充分利用,同时达到改善农民居住环境的目的。2018年,由河南省67个县(区)分配逾13万名保洁员,913个乡镇装配2 115个垃圾中转站和转运桶、3 790辆垃圾运输车,2.35万个村庄装备逾7.3万辆保洁车、142.53万个垃圾收集桶。但是,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完整体系建设还存在很多问题,例如,未能在源头对生活垃圾严格分类[1],无法实现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垃圾存放点无防渗措施,对填埋地点也没有妥善保护,造成了土壤和空气的严重污染[2-3]。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程,涉及诸多环节,工作难度较大。
  2    存在的问题
  我国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所能依据的法律法规主要有《农村生活污染防治技术政策》《农村生活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等,技术性和可操作性较差,缺少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标准。先后有宁夏、安徽、广东和广西等省(区)探索出台了具有地方特色的农村污物处理标准,指导和规范各个地区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河南省暂未出台适于本地区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标准。河南省政府一直高度重视农村生活垃圾处理问题,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对农村生活环境开展综合、长效整治。河南省政府于2008年通过并实施了《关于做好全省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处理工作的指导意见》,在全省县(区)建立了初级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处理体系;2009年,河南省政府再为874个乡镇配备了完整的生活垃圾运输系统;2018年,河南省政府实施了“2018年河南省以民生为中心的农村垃圾处理工作计划”,进一步完善了全省62个县农村垃圾处理系统。
  在处理农村生活垃圾问题上,河南省部分经济条件稍好的村庄,由村委组织一部分力量或雇佣保洁员对村庄生活垃圾进行简单收集和填埋。但是,未在源头上对生活垃圾进行严格、细致地分类,从而加大了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的压力,也造成了资源浪费。农村生活垃圾处理体系应该在源头对垃圾实行严格分类,以实现可回收资源的重复利用[4];农村生活垃圾中有机垃圾比例较高,应重视农村本身特有的生态系统,发挥堆肥技术对有机垃圾的降解作用,制成有机肥或饲料,为建设生态农村做贡献[5-6]。此外,农村生活垃圾处理资金来源较为单一,主要是地方财政拨款,而且这些资金几乎全部用于生活垃圾处置场建设,农村垃圾处理体系后期运营维护资金缺乏,难以保证其长久性。
  3    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
  目前,我国多地已探究出较适于本土的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可作为河南省各县(区)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参考,较有特色的有“罗江模式”“安吉模式”和“东阳模式”。
  罗江县是是国家首批生态示范县,地处成都平原东部边缘。罗江县由本县供销社牵头成立了垃圾回收公司,以“户定点、组分类、村收集、镇转运”为基本运营模式,将农村生活垃圾减量80%以上;资金来源主要有3条渠道,农户每人每月上交1元,一年收集160万元,工商企业上交环境清洁费50万元,当地政府财政预算300万元;由各乡镇成立的综合执法中队负责监督公司垃圾处理体系机制运行。
  安吉县地处浙江北部,在原有“村收集、乡转运、县处置”垃圾收集网络对农村生活垃圾收集和处理基础上,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并实行了多种有机垃圾处理模式,包括沼气池发酵、生物生化处理和堆肥器处理等,将农村生活垃圾占比较高的有机垃圾制成可再次利用的生物饲料或肥料。安吉县维持全县生活垃圾可持续处理体系的经费主要来自于政府出资和社会捐赠,引资民企投入垃圾智能回收机,采用可回收资源兑换商品的方式吸引农户参与垃圾分类,提高了农村参与环保积极性,并以明察暗访方式监督管理。安吉县政府成立了工作小组,负责指导全县垃圾回收工作的开展。
  东阳市地处浙江省中部,是国家卫生城市。该市开发了生活垃圾智能管理手机软件“考垃”APP,该平台包含了多种角色,有管理员、回收员、保洁员、督察员等,保证了整个再生资源循环利用体系地健康运转。该软件实现了农户分类查询、督查员监督、保洁员垃圾收集、第三方垃圾清运、积分商品兑换等数据的实时、动态更新,使全市生活垃圾处理达到了信息化、精准化管理的水平。通过“考拉”APP,农户可以查询最新垃圾回收价格,还可以预约回收,或售卖可重复利用的资源或者兑换商品。
  4    建议
  一是目前,我國关于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法规和监管体系仍不健全,建议各地基层政府在上级相关政策的指导下制定适合本地的相关法规和监督政策,以改善农村的生活环境;二是除了加大政府在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投资力度,也可多渠道筹资资金,如向农村居民和村庄附近企业征收一定的垃圾处理费,填补农村垃圾处理体系后期维护的资金缺口,利于农村环卫保洁制度和垃圾收集转运机制的长期有效运行,也利于提高村民环保意识,重视垃圾污染问题,推动生活垃圾的减量化和资源化;三是积极引入市场机制,参照环保行业其他领域PPP模式,鼓励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参与农村生活垃圾基础设施建设、运营和管理,研究信贷优惠、减免赋税等配套政策,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农村垃圾处理;四是向我国一些农村生活垃圾处理体制构建成熟地区学习经验,充分利用网络平台,快速完善适宜于河南省各县(区)的农村垃圾处理机制。
  5    参考文献
  [1] 管爱国.关于高度重视农村发展和尽快解决垃圾处理难的提案[J].再生资源与循环经济,2017,10(3):7-9.
  [2] 刘妮,邓晏郦,薛旭东,等.陕西省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现状存在问题及对策建议[J].农业与技术,2019,39(1):173-174.
  [3] 杨波.河南省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现状调研[J].湖南工业科学,2010(21):169-170.
  [4] 彭申华.农村垃圾处理现状及对策研究[D].南昌:南昌大学,2017.
  [5] 冯英歌.河南省新农村建设中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探究[J].时代经贸,2014(6):400-402.
  [6] 卫素娟.河南:农村垃圾治理在探索中前进[J].中州建设,2011(21):18-19.
  作者简介   常亚丽(1986-),女,河南开封人,教授,博士。研究方向:茶资源开发利用。
  收稿日期   2019-02-2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91338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