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苹果考察报告

作者:未知

  2019年11月4日,由天天学农组织的“日本苹果产业深度游学团”顺利到达日本静冈,开始了为期7天的考察学习之旅。本次游学团一行15人,由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同延安教授、李丙智教授,天水师范学院呼丽萍教授,深圳大丰收张立功研究员,山西吉县果农协会杨朝晖,王秀军,淳化天地果业褚广东,刘海龙,甘肃灵台民鑫农场王志军,宁夏东昂果业王前军,甘肃新润农业郑兴顺,贵州乌蒙农业杨华,陕西白水县段帮杰,洛川郑建顺,以及天天学农邓荣等组成,考察团深入日本长野果园和当地协会,探寻日本果农生产高品质苹果的秘诀。
  1 日本苹果园发展现状及特点
  据相关资料表明,日本现有70万亩苹果,年产量70多万吨,平均亩产1吨苹果。我们这次所参观的三个苹果园都非常重视质量管理,日本果农认为优质苹果应具备以下几个特点,一是果个要大,一般单果质量300克以上;二是果形要端正,不能出现偏斜果或扁平果;三是着色要鲜艳,黄色品种要金黄,红色品种要鲜红。日本苹果在产地一般销售300~500日元/千克,在超市则为500~800日元/千克。也有一些苹果论个卖,果个越大,价格越高(图1)。日本的红富士苹果优质果率在95%以上,而国内达到日本同等品质的优质果率仅为40%。
  1.1 重视地下管理,通过生物有机肥改良土壤
  日本的苹果园在结果前少量使用氮肥,果园行间自然生草,结果后则开始重视有机肥的使用量,常规乔化苹果园每亩栽树15~20株,年施有机肥2~3吨。他们使用的有机肥多为农家肥,即畜禽粪便、人粪尿和木渣等添加有益微生物菌群堆沤腐熟处理,一年后方开始使用,并且撒施在地表,而不是深施肥田。日本的果农很重视采果前追肥和秋季施基肥,采果前施肥多为中微量元素肥料,尤其是钙肥和矿质肥,亩施肥量为20千克。秋季施基肥的量较大,我们实地调研发现,采果前和秋季施肥时也有购买商品有机肥的果农。
  1.2 叶片保护好,无早期落叶
  在日本长野苹果产区,我们出行时沿途从来没有看到路边的苹果园发生早期落叶现象。我们就此展开调研发现,日本长野的果农年喷农药12~18次,其中3、4次添加叶面肥(多为钙等中微量元素肥料),苹果园的早期落叶病控制得很好,很难看到早期落叶病病叶。果园的害虫采用生物防治,我们常常发现树枝上缠绕着迷向丝,用以干扰害虫交配产卵,从而防治了绝大多数害虫。长野苹果园的苹果腐烂病也很轻,发生腐烂病的果树,果农多采用“刮刮皮,涂涂泥”的手法解决,即彻底刮除病斑,再涂以厚厚的泥土,然后用塑料条包扎,不久即可愈合。在长野,即使是30、40年的老龄苹果园,几乎看不到苹果腐烂病。
  1.3 果树寿命长,品种普通化
  在长野发现,新建的苹果园很少,树龄多为30~40年。品种一般为富士、红玉、明月、秋映、王林和金冠等,其中富士占50%左右。苹果新品种栽培很少,占比很低,这与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和目前的栽培現状有关。一个原因是日本的消费者一旦认定某个苹果品种的口味,就会经常采购这个品种的苹果,长期以往,形成了稳定的消费者群体。而新品种的试验、示范和推广周期长,加之消费市场培育需要较长时间,故消费者占比小,直接影响了栽培面积。另一个原因是,日本的苹果园老龄化,改接换种对乔化稀植果园的树冠大小、树势强弱、结果多少等有一定的要求,因此造成新品种的推广较慢。
  1.4 乔化果园多,矮化果园少
  长野的苹果园70%以上为乔化稀植栽培,每亩15~20株,多为高干开心树形(图2),主枝角度开张,利用下垂枝结果,光照很好,果实着色鲜艳,并且含糖量也较高。日本果农介绍,当地的矮化苹果园一般亩产3~4吨,产量高,节约劳动力。长野的矮砧密植苹果栽培模式发展缓慢,主要与现有的小农户经营模式有关,我们看到的矮砧粉红女士苹果,砧木为M9系列(包括T337)、JM7等,由于管理技术不到位,出现大量的营养枝,结果量也不大。
  1.5 套袋栽培很少,普遍铺反光膜
  20多年前,我国就有专家频繁去日本考察,当时日本套袋苹果占60%左右。这次考察发现,日本的苹果园套袋很少,仅占10%左右。主要是农村劳动力不足,工价太高所致。但是所有的苹果园均铺反光膜。不是我们常见的银色反光膜,而是一种类似蛇皮袋的反光膜。无袋栽培的技术要点,一是乔化稀植栽培,选用高干开心树形或中干开心树形,保证通风透光,利用大主枝上的下垂侧枝结果;二是重施有机肥,在果园土壤有机质含量5%的情况下,仍然每亩每年施生物有机肥2~3吨,中微量元素矿质肥20千克,始终维持较高的土壤肥力,为优质丰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三是全园生草而不是行间生草,只是在杂草旺盛生长期定期割草覆盖还田,培肥地力;四是叶面喷农药肥料时一定要选用对果实亲和性好、刺激性较小的种类和剂型;五是果实成熟着色期在行间和树盘覆盖反光膜,促进果实着色。于采前1个月左右,在果树行间或冠下铺设反光膜,增加膛内光照,促使果实均匀上色。六是摘叶和转果。于采前1个月左右,将果台上的叶片及果台副梢基部的叶片全部摘除,同时扭转果实30°~60°。半个月后,再进行1次转果,促使果实前后上色。七是延迟采收,富士苹果果实生育期为175~190天,在不遭受霜冻的前提,尽量延迟采收时期,促使果实充分上色(图3)。
  1984年,日本青森县向果农推广普及苹果无袋栽培,其核心就是减少化肥使用量,提高农药使用的精准度,这和当时日本起步不久的有机栽培同轨。差不多就在同时,中国从日本引进了富士品种,但由于忽视了日本当时从有袋转无袋这一变化,结果国内的苹果产业错过了引领世界的机会,陷入现在积重难返的困境。
  1.6 小农经济占主体,费工费时
  长野的苹果园为一家一户经营,面积多为30~100亩。小农户经营,大农场很少。务果者多为60~70岁的劳动力,老龄化很严重,甚至80岁还在果园劳作。苹果园多为人工授粉、疏花、疏果和定果,农忙时会请外来劳动力,每天6 000日元,折合人民币400元左右。尽管政府给予补贴,但苹果产业因劳力较少,后继乏人,不可持续性仍然在所难免。   1.7 果园机械设施小巧玲珑
  长野的苹果园为一家一户经营,面积相对较小,他们的防霜机不像国内的那么大,一个防霜机的辐射半径50米,防霜范围仅仅100米(图4)。这次调研还看到了许多果园机械设备,例如割草机、旋耕机、喷药机等,个个都是袖珍型的,与我们国内的同类机械相比小很多。日本果农还在果园均匀设置几个风筝(图5),他们把风筝干绑缚在树干上部,风筝随风飘浮在果园上空,可以惊走害鸟,从而防止鸟类啄食苹果。
  1.8 生产销售一体化
  据了解,日本苹果产区的各个农协都设有自动化生产线,果农将收获的果实直接交给农协的选果处理场,再由农协进行商品化生产和销售。60%左右的鲜苹果是通过农协销售出去的,约20%~25%是由果农委托批发商销售。很少部分通过严格检测后由农家直接卖给超市。果农—果协—市场间顺畅的流通体系,使果品得以有序、快速地到达消费者手中。通常条件下,果农把苹果无条件地委托给农协,农协将各个组员的产品进行集中分等级、加工包装以后,再委托给批发商进行拍卖,批发商代表生产者、以及农协利益。
  我们在考察学习期间发现,日本的果农在果园附近都设有销售店面和乡间采摘体验园项目,通过这两种方式销售苹果者越来越多。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物流业的发展,日本果农也开始通过网络销售,苹果也开始通过快递在全日本流通。在观光采摘园可以体验到更为休闲的乡间生活,绝大多数采摘体验园都有餐厅和苹果、蔬菜等瓜果农产品加工制品,可吸引更多的观光客,从而增加经济收入(图6)。
  1.9 苹果园投入大,产出比接近1∶2
  在这次考察活动中,我们对长野果农的苹果园投入和投入产出比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调研。数据表明,日本苹果盛产期亩产量2 000~2 500千克,亩收入折合人民币5.3万元。但投入包括农药、肥料和人工外,成本接近2.5万元。投入产出比1∶2。
  1.10 大田农产品批发市场印象
  我们这次访问了东京都中央批发市场之大田农产品批发市场,该市场位于东京市大田区东海三丁目。据工作人员介绍,大田市场成立于1989年,占地面积386 426米2,是集经营蔬菜、水果、水产、花卉于一条龙的综合性农产品批发市场。其中果菜部、水产部用地346 321米2,花卉部用地40 105米2,另有相关设施用地38 000米2。通过这次访问,我们对东京大田市场印象:一是是集经营蔬菜、水果、水产、花卉于一条龙的综合性农产品批发市场。二是设备先进,完全实现了全程冷链,有预冷设施、制冷或冷冻设备,搬运流通实现了机械化。市场东西南北4个方向均有机动车收费出入口,形式与我国公路收费口相近,物流线合理,设计颇具匠心,立体停车场和楼顶停车场利用率高,而且井然有序。 三是蔬菜、水果的拍卖通过手势等传统叫价方式,花卉的拍卖采取电子化的现代手段,但依靠竞价来选择买主、形成价格的机制是一致的。四是是管理水平高。东京大田市场日交易规模为果菜3 000多吨,水产品300多吨,花卉250多万枝,果菜市场拥有率是东京中央批发市场(共9个市场)贸易额的40.4%,占全国中央批发市场(共72个市场)贸易额的10.0%。而市场管理人员只设置36名,管理人员(人)∶交易量(吨)约为1∶110。
  1.11 日本有机和自然食品协会
  1991年, 由日本的一些从事有机农产品种植、加工及销售的企业和个人发起成立了日本有机农产品认证协会,1993年更名为日本有机和自然食品协会(简称JONA)。JONA是会员制的非营利社团法人,协会的宗旨是通过建立有机食品认证标准、推行有机食品认证来促进有机食品的生产和消费,同时通过有机食品的可持续性生产来改善和保护乡村生态环境及人们的生活环境,造福子孙后代。2000年6月,日本政府颁布了有機JAS法,规定了日本的有机食品国家标准。2000年8月,JONA在日本农林水产省注册后成为注册认证机构,按照有机日本农林规格(有机JAS)进行有机JAS农产品及加工产品的认证工作。现有法人正会员单位约450家,个人正会员35人,另外还有120家左右的法人准会员(只给一家正会员供货的企业)。累计有机JAS标准认证项目550个,另外还有按照JONA自订标准实施的认证项目120多个。2006年3月1日,伴随着日本有机JAS法的全面修订,JONA成为首批按照新JAS法规定重新注册的有机JAS认证机构。这次考察,我们还深入了解了关于日本有机认证体系JAS的核心,认证标准、认证程序、收费标准、监管手段等。
  2 中日苹果园管理差别与建议
  2.1 重视果园土壤改良
  考察期间,我们在盐崎农场的苹果园挖土30多厘米,土质始终是黑褐色的(图7),估计有机质含量在5%~7%,日本果园普遍行间生草,重视秋季施基肥,并且有机肥的使用量很大。而我国的苹果园土壤有机质含量仅为1%左右,果园行间生草面积小,至今仍在频繁使用除草剂;有机肥使用量很少,化肥使用量太大,中微量元素肥料则显不足。这些因素严重影响苹果树的单位面积产量,也造成了果实商品率低下,从而减少了经济收入。今后应重视秋季施肥,多施生物有机肥和中微量元素肥料,注意果园行间生草,尽量不用除草剂。在果园营养管理上,注意基肥和追肥相结合,通过改良土壤提高果树产量和品质,增加果农的收入。
  2.2 无袋栽培势在必行,但需探索系统技术
  我国套袋技术来源于日本,而日本苹果园很少套袋,我国苹果套袋成本占到总投资的一半左右,费工费时。推广无袋栽培势在必行,但目前消费者对无袋苹果接受度低,改变现状却积重难返,果农有苦难言。2019年,甘肃灵台民鑫农场不套袋米奇拉苹果亩产4 000千克(包括树下捡果),商品果每千克5元,亩产值15 300元。无袋栽培一要重施生物有机肥和行间生草相结合改良土壤,培肥地力。二要科学整形修剪,对乔化园要通过隔株间伐、抬干落头、打开层间距、逐年改形,保持良好的通风透光条件。新建果园建议选用矮砧密植栽培模式,通过科学管理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经济收入。三要注意科学用药用肥,特别是幼果期避免在使用中对果面造成不良刺激,影响果实的外观品质。四是生产中要注意无袋栽培的品种选择,目前生产中反映较好的有华硕、巴克艾、米奇拉、爵士、爱妃、莫迪、阿珍、瑞雪等。
  2.3 规范用药用肥,生产绿色果品
  我们在日本考察发现,长野果农喜欢拿着当地果农协会和植保部门制订的的苹果生产规程和我们交流,这些规程规范了果农在用药用肥时的盲目性,指出了应该用什么,不能用什么,如何用什么的问题。我国相关部门制订了绿色苹果生产标准、绿色基地认证和管理制度,也推广了化肥农药双减项目,提倡绿色生产基地和商超对接的有机结合,应尽快规范、全面实施,利国利民。从苹果生产大国走向苹果绿色生产强国已是当务之急,我们仍需继续努力。
  2.4 省工省力化是今后果园发展的方向
  传统的苹果园管理疏花疏果、定果套袋,以及解袋和施肥费工费时,如果规模化栽培用工量相对更大。集约化的矮砧密植栽培采用化学疏花疏果,以及现代化的设施和设备,水肥一体化大幅度降低用工,减少用工,显著提高了经济效益。我国苹果矮砧密植栽培技术紧随欧洲,超越日本,但需要继续努力,规范栽培技术,最大限度地发挥矮砧密植果园的优势,进一步提高经济效益。
  2.5 加强国际技术合作和交流,提高我们的管理技术
  我们这次赴日本长野考察游学,拜访日本著名果树专家盐崎三郎先生(图8)。他曾多次到中国传经送宝,推广日本精耕细作的苹果管理技术,深受中国果农欢迎。基于他对中国农业的巨大贡献,我国授予他“2013年中国政府友谊奖”,并受到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马凯的先后接见,应邀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4周年”招待会。自古学术无国界,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农业技术尚需继续努(图8),提高我们的管理技术仍任重道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1066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