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及对策

作者:未知

  摘要    本文主要针对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以及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了总结,同时提出了产业发展对策,以期为山核桃产业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    山核桃;发展现状;问题;对策
  中图分类号    S664.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5739(2020)08-0091-02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Abstract    This paper mainly summarized the development situation and main problems of hickory industry,and put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so as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Key words    hickory;development situation;problem;countermeasure
  山核桃是我国重要的经济林植物之一[1],果实营养丰富,口感肥美,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对产区农户增收致富有重要意义。山核桃(Carya cathayensis Sarg)是胡桃科山核桃属中的一种重要干果和木本油料植物[2],又名小胡桃、核桃楸,生长在气候优越、土壤肥沃、植被茂盛的自然环境中,属野生果类,是一种天然绿色食品,也是众多干果中营养价值较高的品种之一。山核桃果仁中含有7.8%~9.6%的蛋白质、7种人体必需氨基酸(含量高达25%以上),还含有22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其中钙、镁、磷、锌、铁含量十分丰富[3]。能滋养脑细胞,增强脑功能;有防止动脉硬化、降低胆固醇的作用。山核桃果实由于具有极高的营养价值和独特的口感风味,逐渐成为一种广受欢迎的高档坚果。
  1    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
  1.1    山核桃种植及分布
  我国山核桃主要分布在浙、皖两省交界的天目山系,该地为石炭岩发育的土壤,容易淋溶形成喀斯特地貌,气候优越,土壤肥沃,植被茂盛,特别适合种植山核桃[4]。目前,全国山核桃总面积9.33万hm2左右,其中浙江省临安区3.20万hm2,淳安县2.13万hm2;安徽省宁国市2.33万hm2;浙江省桐庐、建德及安徽省绩溪等地区1.67万hm2左右。湖南、贵州也有山核桃种植,但目前仍处于野生状态,产业化程度较低。
  1.2    山核桃原料产量及质量
  由表1可知,目前我国山核桃原料年产量基本稳定,每年在3万t左右,其中浙江省临安区占比最大,其次是安徽省宁国市,总产量保持稳定的主要原因是新老树的交替以及生态化经营模式的推广。山核桃原料质量主要受基地地理位置、气候环境、果树大小年、农户经营意识等因素的影响[5],表现在黑斑、花斑、饱满度、芽籽、阴干籽等方面。
  1.3    山核桃生产加工
  全国山核桃80%以上的产量和加工企业集中在浙江临安,临安已经成为中国山核桃交易、加工中心,产业分布较为集中,主要是临安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地处天目山脉山核桃核心产区,原料资源丰富,资源获取的便利性以及政府产业引导使加工产业起步较早。但是山核桃加工行业由于门槛低,导致经营主体组织化程度不高,存在加工企业规模小、设备自动化程度低、生产技术落后、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和一致性难以保证等问题。
  1.4    市场发展状况
  临安山核桃已有一定的区域品牌声誉基础[6-7],先后获得了“国家原产地证明商标”“浙江农业区域名牌”。姚生记、詹氏、恒康、三只松鼠、来伊份等品牌企业的产品由于在产品质量保证、品牌营销推广以及服务能力等方面的卓越表现,受到消费者青睐。随着销售渠道多元化发展,特别是线上购物习惯的养成以及山核桃果仁化(食用方便性提升)趋势,山核桃产品的销售市场已经从长三角洲地区扩展到了全国市场;消费群体年轻化、追求品质生活,对食用便捷性要求提高,导致手剥山核桃(带壳)销售份额逐年下降,山核桃仁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增长。
  目前,山核桃产品还是以烘烤的手剥山核桃、水煮山核桃、山核桃仁为主,口味传统、品种单一。新产品开发活力不够,近年来新上的产品主要有辣味手剥山核桃、山核桃糖等,但市场表现平淡。姚生记、恒康等品牌企业通过技术创新带动产品升级,在手剥山核桃产品基础上开发特好剥山核桃,产品在易剥率方面有了较大的提升,产品已投放市场,期待后期能有较好的市场表现。
  2    我国山核桃产业存在的问题
  2.1    传统经营方式,林地生态环境恶化,制约了山核桃产业健康发展
  分散经营模式是制约山核桃产业健康发展的主要因素。山核桃树的树龄较大,基本都有70年以上,而重新种植山核桃树,生长周期较长。为保证产量,农户长期大量使用除草剂、农药、化肥,导致林地生态环境恶化、水土流失、土壤酸化、肥力下降,山核桃林干腐病等病害多发,造成山核桃果树大面积死亡,山核桃林出现了退化现象[8-9],农户经营效益也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同时,传统的经營模式下农户经营地块散、小,普遍是“一山多户、一户多山”的现状,山核桃经营主体组织化程度低,不利于统一管理,先进技术难以推广,山核桃原材料品质良莠不齐,生产过程质量成本控制高。   2.2    采后干燥技术严重影响了山核桃品质
  山核桃产业种植端的农户分散经营的模式导致当前山核桃采后处理技术也呈现粗放型,特别是山核桃的干燥技术,由于现代化的干燥技术需要设备投入,对农户而言,最经济有效的干燥方式仍然是自然晾晒。自然干燥山核桃原料一般需要经过3 d方可晒干,才能保证加工后的产品香味较好。但是调查发现,一方面受采收期天气影响,另一方面农户质量意识差,受经济利益驱使,现在基本晒1.5 d就置于家中阴干(俗称阴干籽)。由于阴干籽加工后无山核桃自然香味,导致消费者误认为企业在销售陈货。
  2.3    自主创新能力缺乏,产品同质化严重
  山核桃加工企业大多从小作坊发展而来,数量多、品牌散,仅临安区炒货加工企业通过SC认证的就有300余家。由于企业规模小,经营管理者多为当地农户,一方面产品创新意识不强,另一方面缺乏专业科技人员。因此,近几年来产品线一直停留在现有的几个单品,难有较大的突破。
  2.4    市场低价竞争,不利于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山核桃加工企业门槛低,从业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低价竞争是企业在市场竞争过程中惯用的营销手段;而低价竞争直接导致企业获利能力下降,企业要么在原料质量控制端,要么在产品研发端,势必严格控制资金投入,使产品的发展缺乏后劲,不利于行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3    发展对策
  3.1    强调林地修复,推行生态化经营模式,促进山核桃产业可持续发展
  针对当前农户受短期经济利益的驱动,人为高强度干预式过度经营导致山核桃林地退化等生态性问题,产地政府和行业协会应当积极引导农户,在基地建设上要明确提出减量提质的总体指导方针,大力推行山核桃标准化种植栽培,加大生态化经营模式、测土施肥、自然落果、林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性病虫害防治、质量编码工程等林地生态修复关键技术,提高果树抗自然灾害能力[10-11]。推行农林产品保险制度,有效分散农户经营风险,推进山核桃生态化经营,促进山核桃产业可持续发展。同时,有序引导林地流转,促进山核桃规模化生产水平,为提升经营水平提供基础条件。
  3.2    新型产学研合作模式,助力龙头企业,提升行业技术创新能力与应用
  大力引导高校、科研院所加大基础研究,推广“企业出题,高校、科研院所解题,政府助题”等新型产学研合作模式,加强科技成果转化和应用能力。同时,鼓励行业龙头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建立研发机构,推进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示范应用全链条创新设计,提升农业产业化综合竞争力。政府应该引导各类创新要素向龙头企业集聚,支持符合条件的龙头企业建立农业领域相关重点实验室,申报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鼓励科研院所和龙头企业提供技术指导、技术培训等服务,向农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新工艺,提高技术创新能力与应用。
  3.3    规模经营,培育现代经营主体,加快产业升级融合
  林业主管部门应该大力培育龙头企业,鼓励龙头企业建立现代经营模式,在研发设计、产品精深加工、流通消费等环节积极应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5G、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从山核桃原料种植、采收贮藏、加工到消费者手中的全过程实现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和个性化,加强质量监控,建设物流体系,健全产品营销网络,主动适应和引领产业链转型升级。鼓励龙头企业强化供应链管理,制定生产、服务和加工标准化操作,示范引导家庭农场和农民专业合作社从事标准化生产。加快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和职业农民,推进社会化服务和美丽乡村建设,发展体验农业、康养农业、创意农业等新业态,加快产业链有效融合。
  4    参考文献
  [1] 高宇列,沈月琴.浙江山核桃产业经营收益的影响因素和政策设计:基于临安和淳安的实地调查[J].林业经济问题,2009,29(4):345-349.
  [2] 吕秋菊,沈月琴,高宇列,等.山核桃产业的发展过程、动因及展望[J].浙江农林大学学报,2012,29(1):97-103.
  [3] 余敏.不同种质薄壳山核桃形态及营养成分分析[D].临安:浙江农林大学,2014.
  [4] 吕惠进.浙江临安山核桃立地环境研究[J].森林工程,2005(1):1-3.
  [5] 周德胜.山核桃大小年结果和低产林改造技术[J].安徽林业科技,2017(4):20.
  [6] 原产地品牌认知及购买行为分析:以临安山核桃为例[J].江苏林业科技,2019,46(4):41-48.
  [7] 何诗煜.临安山核桃产业的发展现状及策略研究[J].中国市场,2016(47):34-35.
  [8] 宋素灵.山核桃林地土壤退化现状和施肥改良研究[D].临安:浙江农林大学,2014.
  [9] 鲍亚飞.3.7万株果树相继枯死,临安山核桃林怎么了[N].钱江晚报,2016-04-19.
  [10] 俞春来,蒋念亮,夏俊勇.山核桃林传统与现代经营转型期的问题及举措[J].安徽农业科学,2018,46(11):91-92.
  [11] 張骏,赵伟明,丁立忠,等.浙江省山核桃可持续经营存在的问题与对策[J].浙江农业科学,2017,58(7):1140-114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518549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