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民国时期的铁甲列车(下)

作者: 马雷

  东征与北伐时期的铁甲列车   1924年9月,孙中山在苏联的援助下,组建了陆海军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铁甲车队隶属于大本营航空局,定额136人,分为三排,每排分三班,由大元帅府卫士队队长卢振柳兼任铁甲车队队长,廖乾吾任党代表,装备铁甲列车1列、铁甲汽车4辆。其中铁甲列车由5节组成,含1节机车头、1节炮台车、2节士兵车和1节由客车改装的官长车,除车头外的4节均由铁皮包裹。由于条件与任务所限,炮台车上没有安装火炮,仅有重机枪1挺,此外车上人员还装备有手提机关枪3支,其余均为步枪与驳壳枪。这样的铁甲列车从配备与性能上讲,与二十年代初国内的轻便型护路铁甲车性质相似,还难以与同时期张宗昌所建造的铁甲列车相比肩。这个铁甲车队的主要任务是担任广九线的护路,以及在孙中山出巡时负责保卫工作。11月,卢振柳免兼队长,由黄埔军校特别官佐徐成章任队长,周士第任见习官。铁甲车队曾护卫孙中山赴韶关指挥对江西军阀蔡成勋的北伐,后来又参加对陈炯明残余的东征等战事,并积极护路剿匪,扶助工农运动。1925年11月,以铁甲车队为基础,在肇庆成立了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叶挺独立团,而那列铁甲车仍留在广九线上继续担任护路工作。
  直至1927年2月,北伐军进占浙江后,在嘉兴一带遇到孙传芳与张宗昌军队的阻击。为支援北伐,杭州闸口铁路机修厂工人经三昼夜奋战,改装成功一列6节的铁甲车,开赴嘉兴战场,重创敌军。不久,北伐军又在浙北与沪南俘获了孙军的“吴淞”号与“嘉兴”号铁甲车。不久,把上述三列铁甲车分别被命名为“中山”第一、二、三号,以此为基础组建了革命军的铁甲车队,并委任蒋必为铁甲车队司令。占领南京后,北伐军将铁甲车运过长江,向北追击,不久又在蚌埠一带缴获了直鲁军的“湖北”号、“长江”号、“长城”号铁甲车,分别改称“中山”第四、五、六号。但几个月之后的徐州战役,北伐军失利,后三列铁甲车又被直鲁军夺回,其余的都退回江南。
  8月,在反击孙传芳偷袭的龙潭之役中,“中山”一号差点被孙军夺去,在作战中倾翻。铁甲车司令蒋必因而引咎去职,由屠金声继任第一集团军铁甲车司令。不久,上海兵工厂按新的工艺,对各列铁甲列车进行改修与翻新,并新造了一列“中山”四号。“中山”一号的车厢增加至十五节之多,除了装备陆战用大炮和机枪外,还安设了四架高射机枪,既能用于作战,也能用于运输,性能较前有大幅度提高。但是由于机车与材料的缺乏,这四列铁甲车只有两列可以在平时正常投入使用。1928月3月,铁甲车队参加第二次北伐。
  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在1927年下旬与张宗昌血战两次,先后击毁或缴获了五列铁甲车,其中“北京”号、“泰山”号、“河南”号、“山东”号经修复后继续使用,又在郑州铁路厂自造了四列铁甲车,取名“平等”号、“自由”号、“民权”号和“民生”号。冯玉祥把以上八列铁甲车组编为钢甲车部队,任命刘自珍为钢甲车司令,下辖钢甲车第1、2两团,参加了1928年的历次北伐战役。1928年秋,冯玉祥还派“北平”号(“北京”号的改称)、“河南”号、“民生”号等铁甲车支援白崇禧解决直鲁军残部的滦东战役。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李宗仁的第四集团军在北伐战争末期将张宗昌残存的铁甲列车分别改编。
  新军阀混战期间的各方铁甲列车
  北伐结束之后,国民政府派国府参军蒋锄欧为护灵铁甲车司令,率领“中山”第一、二两号铁甲车前往北平,将孙中山的灵柩护送至南京中山陵安葬。之后,蒋介石任命蒋锄欧为铁甲车司令,设司令部于浦口,负责整编全国的铁甲车部队。然而,鉴于当时的局面,各列铁甲车大多为各个军事集团所分割控制,具体分布为:
  蒋介石拥有铁甲车4列,编为2个大队,驻扎于浦口与徐州等地;
  冯玉祥拥有铁甲车8列,分别驻于河南、山东等地;
  阎锡山拥有铁甲车2列,驻扎于平绥线;
  李宗仁拥有铁甲车5列,其中4列在汉口,1列在北平;
  张学良拥有铁甲车3列,编为三个中队,驻扎于辽宁沟帮子等地。
  1929年,蒋介石先后在蒋桂战争与蒋冯战争中获胜。桂系在两湖与北平的势力瓦解,失去了全部的铁甲车;冯玉祥的西北军则受创退出河南,7列铁甲车落人中央军之手。此后,蒋介石将收编的桂、冯两部铁甲车改编为第3、4两个大队,分驻于汉口与郑州。
  此时,唐生智出任蒋介石所委任的第五路军总指挥职务,负责河南战场对西北军的战事,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蒋锄欧受蒋介石之命,率各大队的铁甲车入豫,由唐生智节制,使唐生智指挥调动的铁甲车多达九列之多。不久,唐生智在豫南反蒋,将所有的铁甲车编为钢甲车队与铁甲车队,委任蒋锄欧为钢铁甲车总指挥。然而蒋锄欧身在曹营心在汉,秘通蒋介石,不为唐生智所用。唐生智反蒋很快即告失败,除了沈桂五率铁甲车第1大队的三列“中山”号系列铁甲车投靠了阎锡山外,其余均被中央军收回。
  1930年爆发了蒋、冯、阎中原大战,反蒋各方联合组成“护党救国军”,一致反对蒋介石的南京中央政府,他们所拥有的铁甲车情况为:
  冯玉祥拥有“自由”号铁甲车及新由长辛店机车厂制造的“统一”号铁甲车,共两列,以尹心田为第2方面军钢甲车大队长;
  阎锡山拥有“长江”号、“湖北”号及倒戈的三列“中山”系列铁甲车,委任原中央军第1大队长尹桂五为第3方面军铁甲车司令以统辖之;
  石友三拥有“河南”号铁甲车,本是上年中央军从冯部取得,配给石友三部使用。石友三反蒋之后,又用货车改装了几列简易的铁甲列车,组织了自己的铁甲车队,委任林家训为第4方面军铁甲车司令以统辖之。
  蒋介石的中央军方面,仍以蒋锄欧为铁甲车总司令,除了在前几次战争收编的以外,还相继制造出一批新的铁甲列车,如“西平”号、“新郑”号、“太平”号、“湘鄂”号、“民主”号、“和平”号、“沪宁”号等,拥有的铁甲列车数目已远远超过反蒋军一方。在中原大战爆发前夕,又在信阳建立了第5大队,负责津浦线和平汉线南段战事,陇海线战事则由第2、4大队负责,第3大队除保卫武汉外,还派出“湘鄂”号铁甲车由武长线赴湖南,协助何键抵抗北上的桂系军队。第1大队在战前投靠晋系,至战争末期才在济南重建。   在中原大战中,河南是主要战场,在此处云集了各方的铁甲列车,发生过几次不可多见的铁甲列车间的对决战斗。一次是在柳河附近,晋军的“中山”号在铁路线阻击中央军,蒋军的第2师代理师长徐庭瑶出动了“云贵”号、“长城”号两列铁甲车,企图快速接近“中山”号,用钩子挂住,以两列车的优势将对方拖回来。然而刚冲到距“中山”号400米处,首车即被“中山”号的炮火击中而受损,徐庭瑶也受了伤,鼎鼎大名的“中山”一号在这次对决中再次大出风头。但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在另一次战斗中,晋军吃了败仗,“中山”号竟被中央军的“湖广”号击毁。
  还有一次是在漯河地区,西北军的“自由”号本是上年退回陕西时硕果仅存的铁甲列车,此次与中央军的“西平”号铁甲车狭路相逢,终在对战中被“西平”号击毁,以悲剧而收场。
  到了1930年10月,张学良出兵声援蒋介石,东北军第1、2中队由铁甲车司令兼第1大队长曹耀章率领随其入关。在战事结束后,张学良把晋军的“长江”号、“中山”二号收编为东北军铁甲车第4、5两个中队,把“中山”三号铁甲车送还南京。不久,又把石友三的“河南”号铁甲车收编为第6中队。西北军的“统一”号铁甲车则被中央军收编。
  三十年代的铁道炮队与交通兵团
  中原大战结束后,南京政府着手整编手中的铁甲车部队。1930年底,铁甲车司令部奉令改称铁道炮队司令部,仍旧设于浦口,继续由蒋锄欧担任司令。原有各铁甲车队号取消,重新整编为铁道炮队4个大队,14个中队。每个分队拥有铁甲列车1~2列,共有17列,每列以12节车厢为标准。其中,各队的部署与任务为:
  第1大队:大队长戴鸿宾,辖第1、2、3中队,驻济南,任津浦北段及胶济线巡防;
  第2大队:大队长蒋顺泗,辖第4、5、6中队,驻开封,任陇海线巡防;
  第3大队:代理大队长王灏鼎,辖第7、8、9中队,驻徐州,任津浦路南段巡防;
  第4大队:大队长顾懋林,辖第10、11、12中队,驻汉口,任平汉线巡防;
  另有第13、14两中队由司令部直辖,分别担任武长线与京沪线巡防。
  除铁道炮队之外,还有4列铁甲车编入了1931年成立的交通兵第2团,分编为铁道第1与第2大队,受该团团长斯立节制。交通兵团的这4列铁甲列车与铁道炮车相比,是一种小而新的制式。经当事人回忆,这几列铁甲车的具体组编为五节车厢,第1节装配75加农炮两门,第2节装“苏罗通”20小炮一门用以防空,第3节为指挥车,第4节装载步兵,第5节为机车。
  铁道炮队与交通兵团分属两套系统,任务也有所不同。铁道炮队受铁道部与军政部的双重管辖,其主要任务是护路。铁道部设有全国铁道队警总局,负责全国范围内的铁道警备警务事宜,铁道炮队的事务也归其兼管,该局局长先后由叶一衷、蒋锄欧担任。交通兵团属于军政部交通司,主要着眼于培养与教育,铁道兵只占交通兵团的一小部分。1936年,交通兵团内的铁道兵专门抽出,与东北军的一部分铁甲车队合编为铁道兵团,职能较前有所扩大。
  东北军的铁甲车队仍如其旧,共有3个大队计6个中队,统由东北边防军铁甲车司令曹耀章指挥节制。
  经过三十年代初的整编,全国的铁甲列车,属于铁道炮队的有17列,属于交通兵团的有4列,加上东北铁甲车队的6列,共计27列。自中原大战结束后,由于国民党军围剿红军的历次战事均在铁路交通不发达的地区,铁甲列车的作战需求不足,其发展陷于停顿,开始走下坡路。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军的“中山”号铁甲车(即原“中山”二号)曾在饶阳与来犯的日军交火,被日军击中三炮,但由于防护坚固,仅外层铁皮被击坏。车长沈士桢指挥还击,开炮击中日军铁甲车,日军指挥官板仓大尉当即毙命。被迫撤退。但日军旋以两列铁甲列车来援,“中山”号寡不敌众,撤出战场,退到打虎山。另一列东北军铁甲车在田庄台迎击日军,一度击退日军步骑兵,收复大洼车站,还用高射炮击落一架前来轰炸的日机,迫使日军不敢再炸车辆,专炸后方路轨,并调坦克车队进行前来包围,该车在优势之敌的围攻下,也被迫退往盘山。
  1933年长城抗战中,中央军第17军徐庭瑶部北上参战,中央军铁道炮队第3、7两队共四列铁甲车开赴华北,作为声援;第4队也被派赴平绥线,支援那里的东北军第4中队“长江”号铁甲列车。
  1935年6月,驻扎丰台的东北军铁甲车第6中队长段春泽,受日本特务机关指使的汉奸白坚武策动,率第6中队的铁甲车发动暴乱,企图会合日本人收买的便衣队,攻打北平,但在中国军队的严密防守下未能得逞,段春泽被抓获,经北平军分会审讯后予以枪决。
  1937年抗战爆发后,在平津保、淞沪、晋绥、兰封、徐州等战役中,都曾有中国铁甲列车参战的身影。但在日寇空地一体火力的打击下,铁甲列车体形较大、目标易被发现的缺点暴露无遗,已不适应新的战争模式,在抗战之初或被击毁,或被日军缴去,或被自行拆毁。自武汉会战后,由于东部各主要铁路线所在地区已经基本沦陷,中国军队的铁甲列车不复见于记载。国民党军队中的铁道兵团建制虽然一直存在,但主要是作为一个行政管理机构,不再拥有象铁甲列车这样的装备了。抗战胜利后的铁甲列车队
  侵华日军在中国南北各铁路干线上,曾使用了为数不少的装甲列车,种类多样,用途各异。在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利用所接收的日军铁甲列车,在华北组建了两个铁甲车总队又两个独立中队,编制员额2000余人,其具体布署为:
  铁甲列车第1总队:总队长韩梦罴,驻北平。下辖4个大队:第1大队驻山海关,大队长于维哲;第2大队驻长辛店,大队长庄岱;第3大队驻沈阳,大队长徐士廉;第4大队驻天津,大队长赵育才。每大队各有铁甲列车5列,每列有七八节至十余节车厢不等。
  铁甲列车第2总队:总队长赵克林。下辖两个大队:第5大队驻徐州,大队长潘水波;第6大队驻济南,大队长朱品丘。每大队也各有铁甲列车5列。
  另有一个独立铁甲列车中队,驻信阳,有铁甲车1列;一个独立轨道车中队,驻郑州,有轨道车16辆。
  解放战争初期,运动战成为主要作战样式,大部分作战行动发生在铁路交通欠发达的地区,国民党军的铁甲列车难有用武之地。到了后期,攻守形势转换,铁甲列车大多被用于城市防守,作为活动炮垒来使用,但少量的铁甲列车对于整个战局已起不到什么作用。因此,以上的国民党军各支铁甲列车部队或者被解放军消灭,或者起义投诚。其中第2、6两个大队分别在石家庄战役和济南战役中被歼,第1总队部及第1大队参加了北平和平解放,第3大队在辽沈战役中投诚,第2总队残部最后随白崇禧退往两广,终被南下的解放军部队消灭。在1949年春,国民党政府还曾在江南拼凑了一个铁甲车总队,总队长黄守正,归汤恩伯的京沪杭警备总司令部节制,在人民解放军渡江后也被第三野战军消灭。
  晋绥军也接收了山西的日军铁甲列车7列,编为太原绥靖公署列车作战大队,阎锡山先后任命雷仰汤、梁吉庆、韩文彬为铁甲车队司令。在晋中等战役中一部分被歼,最后在太原战役中全部覆灭。另有一个归傅作义指挥的独立铁甲车第2大队,驻张家口,大队长李修天,有铁甲车2列,最终参加了绥远“九·一九”和平起义。
  人民军队中的第一支铁甲列车部队出现于东北,1946年下旬在东北民主联军护路军内设立了装甲列车大队,拥有铁甲列车两列。这支部队最终在1949年5月扩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序列内的装甲列车纵队。三野在渡江战役后建立的铁道工程团,也拥有缴获自国民党军的铁甲列车,参加了上海战役。华北野战军在平津战役之后,以起义的国民党铁甲车第1总队为基础,组建了华北军区铁甲列车总队,不久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第6支队,1950年又改编为铁道公安铁甲总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