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家的守护神

作者: [澳大利亚]詹姆斯·帕尔森

  程 玲/译 中国论文网 https://www.xzbu.com/9/view-1007229.htm  
  我从来不是一个爱猫的人。我相信那句流传甚广的说法:狗才是人类的忠诚朋友;猫没有忠诚心,它总以自我为中心。但妻子桑德拉的那只宠物猫索希,在那让人心碎的一年里,改变了我的看法。
  我妻子桑德拉养了一只喜马拉雅猫索希,她对索希的溺爱简直有些病态了。如果我们同时出去,她会为关上还是开着索希出入的猫门大伤脑筋。开着门让索希自由出入吧,她担心外面的野猫会咬索希;把索希关在家里,那就意味着万一房子着火了,索希有被烧死的危险。唉,总有一天,我们会被索希困住,哪儿也去不了。
  10年前,索希来我们家时,还是个小猫崽,桑德拉给它起名“索希”,听到这个名字,白茸茸的小家伙就迅速在地上滚动,活像块白色拖布。5年来,妻子一直在与癌症抗争着。她动了三次手术,做了四次化疗,她的身体一日日地衰弱。我们家远住在澳大利亚内陆的一个农场里,每次治疗都要长途跋涉到最近的纽卡斯尔市。这时,索希成了桑德拉最大的牵挂。有时治疗时间短,索希就被托付给邻近农场的人,他们不得不每晚驾车过来给索希准备食物。有时需要在医院里待上几个星期,索希就被装进它的小笼子里,我们在去医院的路上,顺路将它送到女儿家,“这样,它就不会孤独了。”桑德拉吁了口气说。
  然而最坏的消息还是来了。医生诊断说,桑德拉活不过一年。在她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她几乎下不了床。索希似乎明白了自己的角色,它不再趴在床脚下,而是待在她的枕头旁。像桑德拉一样,它很少下床。有时,我扶着桑德拉走几步,或去趟卫生间,索希也下床来陪着。它不是在前面奔跑,也不是尾随着我们,而是走在桑德拉的一侧,仔细观察她的脚的动作,和她保持一致的步调。一到卫生间,它就跳到桑德拉的膝盖上,再陪着她回到床上。真的难以置信,这只喜马拉雅猫,把自己当成了桑德拉的守护神了。
  偶尔会有朋友来看望桑德拉,索希就会给自己放会儿假:到门外去伸展伸展四肢,客人一走,就马上回到床上,趴在枕头边,喉咙里发出咕噜声,和桑德拉交谈着。6个月来,日日夜夜,这只猫为自己的女主人放弃了自由,也改变了我对猫的偏见。
  当桑德拉进入弥留之际,我再也不能在家中照顾她了,救护车来了,我的头脑一片混乱,也没留意索希。等我意识到索希时,它不见了。我到处找它,终于在一个小草堆里发现了它。它蜷缩成一团,身上满是尘土和草屑,喉咙咕噜咕噜着,看上去简直不像只家猫。我想,那一刻,我看上去大概也和它一样狼狈不堪吧。
  我经常回忆起桑德拉的最后日子,索希帮我分担了痛苦和孤独。索希现在睡在我的枕边,它和我说话,安慰我。有时,它陪我到大厅,就像它曾经陪桑德拉一样。它是一只受宠的猫,我放任自己对它的宠爱,有时我出门时,也忍不住犯愁,让猫门开着还是关上呢。开着门任索希自由出入吧,外面的野猫可能会咬索希;把索希关在家里,那就意味着万一房子着火了,索希有被烧死的危险……
   (摘自《环球时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007229.ht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