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做一名义工痛并快乐着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但我仍会坚持我的信仰,人生漫漫,能够找到自己的信仰,也就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中国论文网 /9/view-10160674.htm
  
  爱心来自感恩
  
  2006年12月5日是国际义工日,我收到一份意外的礼物,共青团河南省委授予我和其他9位志愿者“2006年河南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称号。在颁奖典礼上,我禁不住热泪盈眶,这里有着我和所有义工10年的心血。从我一个人的努力到如今的150人齐心协力,其中的甘苦,我心自知。
  可以说,我的人生从我6岁那年就奠定了基调:做个有爱心的人。那一年,一场意外的车祸造成父亲颈椎神经断裂。从此,母亲就带着高位截瘫的父亲常年辗转奔波于求治的路上。父母经年累月在外地求医,我和哥哥就只能靠父亲的同事以及街坊邻居照顾。家里出出进进、来来往往的热心人让我和哥哥不再孤单,也让我的心底升起一种信念:长大了,我也要帮助别人。
  1993年,当我还是中原油田师范学校的学生时,我就和同学发起了6人学雷锋小组。1996年,我创办了针对中小学生心理咨询的“知心朋友”信箱,因为那时,我已经是中原油田的一名公办教师。信箱开办仅一年,我们就接收、回复了2000多封信件,这些义务工作几乎占据我所有的时间,常常回信回得手指发麻。但我觉得非常充实,“知心朋友”信箱的成功也让我信心倍增,又开办了面向社会的“真爱心理公益热线”,反响依然强烈。2002年,义务热线转型为“恩来青年俱乐部”,也就是恩来爱心协会的前身。
  1999年,在做了5年老师后,我辞职了。因为我发现老师的收入实在有限,当我们捐助他人时常有力不从心之感,我想,我们必须精神物质共同发展才能发展爱心事业。只有拥有足够的物质,我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人。辞职后,我辗转北漂南下:做过网站编辑、媒体策划,承包过工程,直到今天的高中教育测评。
  
  爱心与孝心的碰撞
  
  父亲高位截瘫已经26年,这么多年,始终是母亲衣不解带地照料。母亲的事迹在油田传为佳话,广为人知。可谁知她的辛苦?前不久,我替母亲值了一个班,来照顾我那躺在床上、连侧身都无法自主的父亲。
  从晚10点到清晨6点,我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起床一两次,为父亲翻身,那一夜,把我累惨了。清晨,母亲来接我的班,让我休息一下。看着母亲过早苍老的面庞,我的鼻子酸了。这么多年,我为自己的爱心事业奔波,也为很多人提供了物质和精神上的帮助,可对自己的母亲我又做了什么?
  我是愧对父母的,可为了积蓄更多的能量把爱心协会办下去,我远离需要照顾的父母,独自在外闯荡。即使归来后,我的业余时间甚至工作时间都用在了爱心活动上。我只是单纯地想让那些贫困孩子有书读,不再重复我当年的捡报纸看的无奈。我们的协会已经注册了150名义工,每周,我们到广场募捐,到社区开办爱心图书室,让孩子免费读书。我们已经劝募图书12万册,捐建了13座农村爱心图书室……看着孩子们读书时微笑的小脸,我的心里总会有热流涌动。
  
  风中的烛光
  
  我们获得了很多荣誉,可领奖台上的掌声与鲜花并不能代表一切,这些年,我身边的误解也不绝于耳,我是人们眼中的异类,直率的人说我傻,自己收入尚且有限,还自费下乡扶贫,不是傻是什么?我已经习惯于各种议论。我只是为我的信仰活着,让更多愿意奉献爱心的人加入到我们之中,让更多的人帮助更多的人是我的心愿。可我依然会被一种孤独感包围,当我们的劝募被拒绝,当志同道合的朋友因故不得不离开我们的组织,甚至当我们历经艰辛,终于把普款送到受助者手中,在欣喜快慰之余,我居然也会产生不可名状的孤独感。
  我认定了,这是我一生的事业,可我能够把它传下去,让它代代相传吗?每周日的劝募活动,我都会带上我一岁半的女儿,让她从小感受这种氛围,让她知道她的爸爸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件需要她继承和支撑的大事。可是,我真的能做到吗?我现在是精神的极大富有者,为了自己的信念,哪怕一万个人说不可能做到的事,我都会去尝试,去努力。
  图书募捐需要场地,活动又需相关部门批准。我就一遍一遍去找他们,直到他们批准,甚至还主动捐书给我们。2006年6月,协会策划组织了与中央电视台、共青团濮阳市委、市油田教育中心共同主办的“河南濮阳一内蒙爱心捐书活动”,共募集捐赠图书0万多册,并专车送往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
  2006年8月,为了帮助一位患白血病的女大学生,我和志愿者们挨家挨户找单位敲门劝募,闭门羹吃了不少,可我们坚持“我们敲一百扇门,只要有一扇门为我们打开,我们就是成功的”,为了感谢那些善良的人,也为了将募捐进行到底,我们举办了濮阳市建市20多年以来第一场爱心慈善晚会。为了救助这个学生,我前前后后自费花了近3000元。晚会上,我们募集了8万余元的善款。那晚,我哭了。
  活动结束后,我睡了一天,醒来却在想:如果我有一天突然不在了,我们的协会还会不会红旗不倒?这种担忧始终困扰着我。爱心与孝心的挣扎,爱心与有限的个人力量的落差,这些都在困扰着我,我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之道。但我仍会坚持我的信仰,人生漫漫,能够找到自己的信仰,也就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原载《大河报》)
  韩 宇荐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10160674.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