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阅读教学中的对话

作者:未知

  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的多重对话,是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动态过程。教师要为学生的阅读活动创设良好环境,提供有利条件,充分关注学生阅读态度的主动性、阅读需求的多样性、阅读心理的独特性,尊重学生个人的见解,鼓励学生批判质疑、发表不同意见。那么,在具体教学实践中该如何实施呢?教师如何调动学生参与对话的积极性?讨论的问题是否有价值,是否有助于文本解读和拓宽?对话中教师的引导组织作用如何体现?对话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本文就以上几个问题结合具体课例谈几点粗浅的思考。
   一、教师如何调动学生积极参与对话
   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这个班的学生就是不配合,总是死气沉沉的。”“那个班的学生不错,很配合教师,问题回答得很到位。”这话一听就知道说话的教师还没有转变自己的角色,为什么要学生配合教师呢?教师就不能配合学生?一堂课的最终目的是让学生有所收获,思维有所发展,而不是让学生配合教师完成预设好的教学任务。明白了这一点,教师才会放下架子,主动了解学生的思维状况、兴趣爱好以及对文本内容的把握程度,从而有目的地设置讨论话题,开展课堂师生对话,实现课堂教学的互动。教学对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交谈,而是意味着对话双方彼此敞开心扉,相互接纳。教师不是简单的教学管理者,也不是纯粹的知识传授者,而是学生学习的伙伴和指引者。在教《流浪人,你若到斯巴》这篇课文时,我预先没有布置预习题,只要求学生认真阅读,读出思考、读出问题。课堂上,我先让学生自由说出自己的阅读感受,出乎我的预料,学生提出了很多有参考价值的思考,原来教师预设的问题,学生也已经想到了,到这个时候难道还需要学生配合教师吗?所以尊重学生的阅读感受、阅读体验是相当重要的。
   二、如何体现教师的组织引导作用
   这里应当有个标准,那就是基于“文本”。学生的初读感受往往是粗糙的、肤浅的,甚至是和文本的内涵有偏差的,这时就需要教师发挥作用。教者首先要认真研读文本,把握文本内涵,明确教学重点,揣摩学生与教材的思维碰撞点,从而能在更高层次上驾驭、审视文本。
   课堂讨论的问题可以有以下几个来源:
   1.鼓励学生认真预习后提出问题,教师在课前将收集来的问题进行整合,去芜存精。在教《最后的常春藤叶》时,我整合了学生的问题如下:(1)第一段中商人收账款的例子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作用?(2)文章前面把“肺炎”拟人化有什么作用?(3)琼珊是一个怎样的人?第三十段中关于贝尔曼先生的介绍在文中有什么具体作用?(4)琼珊为什么相信树叶落地自己会死?“最后的常春藤叶”意味着什么?(5)第十八段中关于常春藤的细节描写有什么作用?墙上的树叶是不是贝儿曼的杰作?(6)本文的写作背景是什么?这篇文章的主旨是什么?
   因为问题来自于学生,大家参与讨论的热情很高。在整个过程中我适时地补充了有关欧・亨利短篇小说创作的风格:他歌颂着小人物在贫困生存中美好善良、相濡以沫的淳朴品格,尽管不无苍凉的苦笑;他揭露着那些“社会宠儿”的骄奢淫逸、尔虞我诈、寡廉鲜耻的卑劣本质,虽然表面上轻松乃至调侃。最后再作如下总结:生命,对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呢?渴求生存,热爱生活,善待生灵,珍爱自己的生命,也珍爱他人的生命,乃至珍爱一切生灵。
   2.教师在研读文本的基础上提出问题以供学生思考、比较、整合,从而得出结论。在教《始得西山宴游记》时,我提供了如下几段文字:“这些山水‘不列之中州,而列是夷狄,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小石城山记》)。“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小石潭记》)等《永州八记》中的几段话,通过讨论、点拨,学生自然得出结论:作者借“弃地”来表现自己虽才华卓著却不为世用的悲剧命运,在作者看来地处偏远的永州山水与自己颇为相似,因此永州山水中就有了柳宗元的影子,从而在美丽独特的自然山水中表现自己高洁的人品。
   3.课堂讨论的最精彩处在于随机生成问题,这些问题往往是学生的思维与文本、教师碰撞的结果,因此教者应该保护这些思维的火花并借此激发学生探究的欲望。要解决好这些问题,教师必须花更多的工夫在课前的备课上,尤其要深入钻研文本,读出自己的见解。在教《始得西山宴游记》时,我顺势提供给学生《与李建书》中的一段话:“仆闷即出游……时到幽树好石,暂得一笑,已复不乐。”通过对照、讨论,有同学认为,柳宗元的内心其实并不宁静,只不过是借山水以浇胸中块垒而已;有同学说山水于柳宗元有特别的意义,那是他心中一方宁静的精神栖居之所。最终大家并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我也没有给他们一个看似高蹈的看法,但是这样的对话价值在于将课内的对话延伸到了课外,激发了学生无穷的探究欲望。
   综上所述,课堂教学中的问题应当是积极思维的结果,教师的引导作用只有在深入探讨文本的基础上才能实现。解决了以上两个问题,对话的最终目的不言自明。对话的目的绝不是师生共同配合完成一堂课,而是教师借助于对文本的深入探究使学生养成良好的思维习惯,从而将阅读引向深入,使学生终身受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16440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