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浅草文学社专页

作者:未知

   社团名片
   学校: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一中
   社刊:《浅草》
   主编:虞曾丽
   副主编:解建忠
  
  关于“浅草”
  
  呱呱落地的日子:1996年
  蹦出的那片园地: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一中
  同学们给我的昵称:浅 草
  我的座右铭:用大家的灵感描绘出我的精彩,用我的精彩绚烂大家的生活
  最喜欢的人:向着理想不断前进的中学生们
  最让我难过的事:大家不喜欢我了
  最让我开心的事:大家捧着我不放手
  青春足迹:全国九十九佳文学社刊特别奖
  
  路,或者未来
  文/周欢
  
   很喜欢那种很直很长的路,因为似乎只有这样,才觉得会有坦荡荡的未来。
   记忆中最美的路,是离黄昏最近的。
   那条路一端向东,一端向西,而我每次都是背朝夕阳前进,前方是夏季特有的蓝天、白云,后方却是如水墨画般的大片赤色。少年青葱岁月,谱出绝美的篇章,在夏日灿烂的阳光里,我可以看到未来的方向。
  左手边是新筑的红色楼房,右手边是一排上了点年纪的老式楼房,不喜欢这种太过明显的差别,感觉人生被一点一点地规划,而我偏离了轨道就会陨落。
  少年,从某个转角出现,进入一段懵懂的旅程。
  旅程一旦开始,或许你就会想到结束,最漫长的那条路似乎也是最迷茫的。
  这是一条很直而且很长的路,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一段时光的中间,有固定的时间、地点、任务以及我无法避免的轮回。这会是一部分,突兀地存在于某段回忆的中间。
  路的两旁是盛放到荼靡的大树,只是枯枝相缠绕,滋生出一种悲伤的调调。
  喜欢在这样落叶飞舞的季节里,从铺满的落叶上踩过,怀念碎叶发出的声响。生命在残缺之后,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最后一点点缀。
  在这样的场景里,我会想起一段唯美的告白。
  “你说你喜欢花儿的开放,可谁知开花连接凋零;你说你觉得匆匆,可这却是花的一生;你说你对我的爱感到匆匆,可这也是我的一生!”
  漫步在这条大道上,不知应感匆匆,还是继续前进。
  或许在旅程中,我们都走得太快了,以至于灵魂都跟不上我们的速度。
  现在的日子里,会沿着一条路线无数次往返,一样有排满的大树,只是路太宽了,没有缠绕,没有穿插,就像两条线组成的图形,失去了原有的立体感。当生活开始趋于平面的时候,我们便成了纸上的人儿,走不出框定的平面,所以只有全速前进,而忘了沿途的风景,殊不知这应是我们最美的日子。
  一步步走来,我已不会再如咿呀学语那般手舞足蹈地描绘一个事物,因为似乎一切在我的世界中都已被定形,即使不是原来的样子,接下来的,就是改变自己,变成一个被世界型的自己。
  前方,一如既往的大片茫然。即使,我的未来不是那么坦荡,也要大步向前。
  
  最初就是最后
  文/严晗
  
   当我写下“最初就是最后”几个字时,同桌小灰投来鄙视的目光。我想她大抵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不过,这样的反复也的确够呛人的。
   我愿意去相信你所说的,你还是个孩子。相信你只是因为还没有成熟所以不能为身边的人考虑,相信你不是有意去伤害,相信你的道歉是坦诚的。可事实却证明,于每个人,你都这样一种姿态。
   就像一部笑剧,从始至终只是一个人的独角戏,因为年轻,所以涉世未深,简单得有些幼稚。
   难过只需一次就够了,如果有第二次,只能说明第一次伤得不够深。不是不明白,只是不能坦白,只是不甘。不甘之前所有的努力,就此放弃,付之一炬,不甘伊始之时的静好丰美,酝酿成最后的一滴寒泪,暗自伤神;不甘自己就像一个傻瓜,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人的戏。
  但也弥足珍贵,因为终有一天,我们会长大,会成熟,会认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会明白林林总总的事情,被世俗磨圆棱角,害怕被人看穿,变得不再简单,学会防备,学会隐藏。时间,终是一剂良药。而那最初的人和事也将变成一个虚幻的影子,成为最后的记忆。
  有人说过,在这场戏里,总有一个主角和一个配角,累的永远是主角,伤的永远是配角。主角有他的无奈,配角有他的悲哀,故事的开头注定有个固定的结局。谁都没有权利去批驳谁,我们只想努力演好自己罢了。
  这辈子,当一次傻瓜,也就够了。
  
  爱 如 捕 风
  文/陈旭
  
  《圣经》里说:爱如捕风。
  有时候我会想,诗意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单调的生活总会缺乏一些东西去填补去滋润。因此,回忆的剪影在脑海里回放时,总会是一片黑白,海枯石烂也毫无色泽,直到它的出现。
  初二的一次晚会上,我和同班的三位同学一同朗诵了一首诗――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我第一次那么近触摸到诗人的内心世界,第一次发现诗中埋着那么多的哲理等待我们去挖掘,藏着那么多的感动等待我们去探寻。
  虽然我没有什么文字功底,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写下一篇篇散乱无奇的文章。有一天,一位朋友对我说:“我觉得你挺适合写诗的,可以去试一试。”他万万没有想到,在我难以置信的表情下,其实心中已埋下了好奇的种子。
  有的人看到这些冰凉的文字就以为我是一个忧伤的人。而我却是在用忧伤的文字洗净内心的忧郁,用哀伤的诗歌清理内心的伤口。周国平在《论诗》中写道:“看了我的诗,你就了解我了吗?我的诗那样忧郁,我就是一个忧郁的人了吗?在快乐的时候,我是不写诗的,你永远不能知道我的快乐有多么疯狂。”多么深刻的道理啊。其实,这也是我的解药。
   缤纷的岁月里,交织着缠绵着玫瑰花瓣的余香,回想起我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攀上楼顶,品读起一首首小诗,干涸已久的心田就好像有一股股清泉在静静流淌,那么的安静,那么的舒心。是的,生活可以没有诗,但绝不能没有诗意。而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诗意,同样也不能没有诗。它如夏夜流萤在黑暗里扑朔迷离。
   爱如捕风,我捕捉不住飘走的风,但我会永远在黑暗中捕捉寻觅,没有终点。
  
  于有声处听雷惊
  文/费丽菲
  
   很多希望和觉醒都是在温暖的春天滋生,古人在烟花三月中迷醉,从乍暖还寒的凉风中寻找翠绿的心情,从偷偷绽放的嫩黄里看到生命的迹象。但不知何时,浮躁硬生生地嵌入了我们的生活,在那些倦怠的眼神里全是混浊的气息。于是,试着在阳春三月来到田野,用漫山遍野黄灿灿的油菜花,代替那一声响彻于天地间的雷惊,慰藉浮躁而空洞的灵魂。
  油菜花,这是它们被人类赋予的美丽的名字,是农民辛勤耕作背后一种深刻的美。远看这些黄色的花朵,像没有尽头的长绢。我抬头仰望这些宁静而美好的花朵,只觉得一颗心给什么震住了,我想许多人的一生或许还比不过油菜花的飞扬与炽烈,纯朴而宁静,如此完美地糅和在一起。没有名和利的喧扰,沉淀下的只有果实。
  的确,人的一生有很多名利与物质的追求,间或也有很多无奈,在浮躁而繁忙的心境中很多人再也腾不出时间去寻求让自己心灵休憩的港湾。著名作家池莉喜欢清淡与简单,不喜欢社会的喧嚣和物质的累赘,她曾说:“再物质的世界,对我来说也很简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并没有感到有多么巨大的诱惑需要抵抗,我以不变应万变。”这是一个在细腻的秋雨中慢慢醒来的心灵宁静的作家。
   当然,如今绝对的宁静是不可能有所得的,那么何不在这春光灿烂的日子里,漫步于郊野,寻求那一声响彻天地的雷惊,让遗失的灵魂找到它的家园?在“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的美景中,暂时丢弃尘世间的浮躁与不安,寻找一种淡然的心境。于丹说:“只有建立内心的价值系统,才能建立内心的张力,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正是这样一种心境把忧愁冰冻在雪峰的底层,把烦恼深锁于历史的上空,把狭隘嵌进古老的画屏。
   于是,我们身轻如燕,心平如镜,每一天都阳光明媚。
  
  
  礼物
  ――致海子
  文/李万斯
  
   火车比你厉害
   你播种了麦子
   收获的是诗人
  
   麦子在困乏的土地上
   越来越绝望
   最后结了果 是孤独
   这是全世界的冷落
  
   你的麦子像瘦哥哥的向日葵
   你是王子
   坐在太阳上吃雪和石头
  
   王冠丢失在
   比远方更远的远方
   我想偷来你的麦子
   而你 不知道
  
   编辑/梁宇清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