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能做的只是同情

作者:未知

  我们学校有一位平凡而又慈祥的老太太,她是一位饱经风霜的拾荒人。她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补满了补丁,额头上布满了许多深浅不一的皱纹,一双长满老茧的手被寒风冻裂了一个大口,往外直冒血水。
  记得我生日的那天,老太太又来学校捡纸了,同学们见了,纷纷拿出自己的废纸,送给她。老太太每接过一张张废纸,总会深深一笑,然后说声谢谢。我拿出自己的本子,一本、两本、三本……老太太笑得很开心。我和张华还把自己的食物都拿出来送给老太太,可是她坚决不要,最后还是张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先将食物放进塑料袋子里,然后将袋子扎紧,往老太太的袋子里一塞,就赶紧溜走了。老太太收完废纸,提着她的塑料袋就走了,望着她的身影,我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奶奶一样,也笑了。
  中午的时候,老太太又来了,但这次她却没有那么顺利,她的袋子里干瘪瘪的。她来到垃圾桶旁,刚要找纸,就见学校卫生“总管”(此人专管学校的卫生,要求很严格)气势汹汹地走上前来,他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衣领,另一只手夺过那个黑袋子,往垃圾房里一扔,扬起手来就要打老太太,老太太用手捂住自己的头,不停地在颤抖,在一旁观看的同学们个个提心吊胆,生怕他真的动手。突然,“总管”指着老太太说:“怪不得这几天垃圾房里没有几片纸呀,原来是你搞的鬼啊!今天我不难为你,下次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随后就用手推了老太太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我再看不下去了,脱口说了一句“以小欺大,小人伪君子”,同学们也跟着大声反对起来。可没办法,“总管”回头对我们恶狠狠地喊:“都上课去!”我们也不敢来真格的,最后,老太太还是被“总管”赶出了校园。
  我走上了第一层阶梯,看着自己手中的两份蛋糕,不禁犹豫了,自己本来打算和姐姐一人一个,可现在……我回头望了望,下定决心,端着蛋糕去追那个老太太,把蛋糕塞到她的手里,说着:“你吃吧!”说完,不知为什么我就哭了。
  那以后,老太太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学校。我有时想起她,觉得她是那么可怜,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讨生活呢?
  编辑/姚晟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