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安徽一书店拒绝读者占座玩手机

作者:未知

  “您好,请您放下手机,专心阅读。”在安徽省蚌埠市当当书店,读者如果频繁使用手机,就会被书店店员轻声提醒。不仅店员,店长李振海在整理图书之余,如果发现读者一直在拍照或者频繁使用手机,也会上前进行提醒。2019年3月7日,该书店的做法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据了解,蚌埠市当当书店开在当地热闹的商场内,店内销售的所有图书都有打开塑封的样书,免费供读者在阅读区域品读。早在一年前该书店开业时,就已全面制定和推行了读者不能在座位上长时间玩手机的规则,但客流并没有因此而减少。李振海表示,此举的初衷,是希望尽可能让真正来书店阅读的读者有座位坐,“由于店内空间本来就不大,桌椅板凳不到30个,整个书店最多能同时容纳150名读者,资源非常紧张。如果来书店的人坐在椅子上只是玩玩手机、消磨时光的话,对那些坐在地上专心阅读的读者来说,是一种不公平、不尊重”。
  书店就该理直气壮拒绝顾客玩手机
  可能有人会说,顾客坐着玩手机是他们的自由,书店不应该干涉。但是,书店的座位是有限的。如果有人占着座位不看书,只是玩手机,也必然意味着别的想看书的人无法入座。这首先影响了书店的正常经营,其次也妨碍了真正的阅读者。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过分依赖电子产品,逐渐倾向碎片化阅读。长期接受浅层次信息的结果,就是导致人思维的退化。书店向占座玩手机的顾客说“不”,无疑是一种温和的约束,让那些难以自律的人在外力的作用下矫正自己的行为。进了书店就心无旁骛地看看书,既是对知识的深层次学习,也能对抗自己浮躁的心性。
  近年来,国内多地出现了许多高颜值的“网红书店”。这些书店的装饰充满设计感,也出售文创产品,有的还提供餐饮服务,受到读者尤其是年轻人的追捧。不过,很多人去这样的书店并不是为了看书买书,而是去“拗造型”,然后把自拍照发到社交网络上求赞。这样的行为已经和进书店的初衷南辕北辙。不是说不能进美观时尚的书店,也不是说进了书店后就绝对不能使用手机,而是不能把在书店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玩手机上。如果仅仅是想找个舒服的地方玩手机,或是把书店当成旅游景点打卡拍照,那就是本末倒置了。
  大道至简,书店本就是用来买书看书的。书店的目标顾客,是那些喜爱阅读、醉心阅读的人。书店应当营造宁静的阅读空间,充满书香的阅读氛围又会进一步吸引专注阅读的顾客。面对那些只是换个地方玩手机的顾客,书店就该理直气壮地拒绝。
  書店谢绝玩手机是一种爱
  俄国教育家康斯坦丁·乌申斯基曾言:“书籍对于人类原有很重大的意义,但,书籍对那些不会读书的人毫无用处。”其实反过来看,不读书玩手机的客人,对书店来说也毫无用处。对此,书店自然有拒绝服务的权利。而“不准读者长时间玩手机”释放出的也是一种对阅读的爱。
  也许,有人会疑惑,开门做生意,来者皆是客,顾客即便坐着玩手机也是捧场,又何必赶人?然而一个萝卜一个坑,书店的阅读资源也是有限的。占着座位不读书,不仅仅是浪费资源,还会影响他人读书。一般的消费场所尚有消费区与免费区之分,书店里自然也可以有读书座位与不读书座位之分。免费读书并不是座位使用的附赠产品,读书位置才是读书活动的配套服务。不读书便享受坐着的权利,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把提供阅读的阅读区,当成纵情玩手机的娱乐区,往小的方面看是对书店阅读区的认知偏差,往大的方面看则是对阅读的不尊重。
  其实,书店谢绝的不是纵情玩手机,而是“娱乐至死”的社会情绪。“我闭南楼看道书,幽帘清寂在仙居。”从古至今,在闲暇时光静心读书都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步调。将有限的读书时间沉浸在无限的手机娱乐上,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应该鼓励的生活习惯。从这一点来看,书店的提醒也不是为了赶人,而是在告诉读者该读书了。
论文来源:《课堂内外·创新作文高中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135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