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小说中语言描写对于刻画人物的重要作用

作者:未知

  【摘    要】在古代和现代的中外小说中,每一部成功的小说都必须具有栩栩如生的特质、塑造人物形象的主要手段。小说中人物塑造手段的基本方法可分为五种:语言描写、肖像描写、动作描写、神态描写和心理描写。其中,语言描写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语言描写  刻画人物  重要作用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672-0407.2019.09.198
   古人说:“为心而言”,俗话说:“有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锣鼓听声、说话听音”,由此可见语言是表达人们思想和情感的工具、是表现人物性格的镜子、是揭示人物内心世界的窗口、是突出小说主题的重要手段。在各个年级阶段的语文教材中,某些小说中的人物语言描写不仅能够生动地表达人物的性格、职业、身份和思想风格,而且常常会给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感觉。因此,小说中语言描写对于刻画人物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揭示人物的矛盾心理
   以当代作家李森祥的短篇小说《台阶》为例来探讨语言描写具有揭示人物矛盾心理的作用,即这篇小说着重于台阶、着重于父亲对台阶的强烈渴望,因为在父亲的家乡有一种说法,级别越高,所有者的地位就越高,然而主人公家的台阶仅有三级,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地位很低很低。在这篇小说当中,虽然主人公的父亲坐在上面很舒服,但是当他看到别人的高台阶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抑郁和自卑,他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们家的台阶低!”、“父亲似乎像我一样,但也感叹自已在说话。”这句话便是属于语言描写,根据语言描写的基本作用再结合小说当中父亲长期艰苦地准备建造一座新高层住宅、小心翼翼地照顾新的台阶、并咀嚼主人公多次说过的简短话语,我们不难发现父亲是存在着不公正和自我质疑的矛盾心理的。在小说中,父亲认为“彼,人也;予,人也;彼能是,而我乃不能是!”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他,是人;我,也是人;他能这样,而我却不能这样!由此我们便可以知道,父亲看似粗心的判决实际上是个矛盾体,即强烈的自卑情结和强烈的自我改善感交织在一起,这些都是通过语言描写才得以体现的。作者李森祥说过:“在这篇小说当中,父亲的形象在那些日子里,在我居住的村庄即浙江,漳州和江西,几乎无处不在。除了一双永远无法清洁的脚外,它们应该有一双不能接触棉绒的手。”通过李森祥的这句语言描写,我们可以说,他太了解农民的生活和农民的性格。因此,他可以让“父亲”反复说出表达他的矛盾心理的话语,以便在充满自卑和不情愿之后,变得非常强大。
   清代戏剧家李宇在“情感发送”中说:“作为一名演讲者,我的心也是一个声音,我想代表这一个角色发表一个声明。”由此可见,通过语言描写是能够反应出人物特征的,而将其放在小说当中便可以反应出其中的人物性格以及所存在的矛盾心理。
   二、抨击角色自私
   以法国作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说《我的叔叔尤尔》为例来探讨语言描写具有抨击角色自私的作用。在这篇小说当中,主要叙述了尤尔以及菲利普夫妇在富人和穷人改变前后的变化态度,这样的态度变化表现出了他们贫穷、富足、虚伪和自私的灵魂,并在金钱社会中表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关系。在小说的开头,有一个这样的情节,即主人公在试图渲染整个家庭时说到了这样的一番话:“但是,每个星期天,我们都要整齐地走到海边的桥上去散步。那时,我看到从远处回来的海船的进口,我的父親总是说他的判决永远不会改变!”以及这样的一番话,“唉!实际上,如果鱼真的在这艘船上,那将是多么惊讶!”在这里,小说便运用了语言描写,我们可以试着分析,即“总是”并且“永不改变”都是能够从侧面反映出菲利普夫妇的自私的,“唉”是一声深深的叹息,表现出菲利普每次都在问候的焦虑和失望的情绪,副词“实际上”可以反映出鱼在船上是出乎意料的。由此可见,语言描写既可以从正面也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人物自私的。
   同时,在这个小说当中,如果我们并没有看到有任何的语言描写,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在阅读时将会脱离背景,那么就很容易将菲利普视为一个重视兄弟情谊的绅士。然而,通过这样的情景和语言描写便会将其推翻,即当曾经深陷的弟弟成为一名穿着衣服的老水手时,当他们在船上相遇时,当残酷的现实打破了家庭的梦想时,此时的菲利普神态毕现,即脸色很苍白,两只眼睛与平时不同;“神色张皇”“神色很狼狈”、说话也是语无伦次。多年来,意想不到的重逢,没有出乎意料的“惊喜”,有些人极度恐慌,于是他们视同虎狼,避如瘟疫。此时,我们再回顾上文当中提到的父亲的话,即“判决永远不会改变”,由此可见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讽刺。通过这样的一段语言描写,我们不难发现,面对穷困潦倒的兄弟,菲利普终于在家庭关系中撕掉温暖的面纱,明显的表现出与黄金的不良关系,那么贪婪和自私的本质是显而易见的。由此可见,语言描绘是有利于抨击小说中人物自私的。
   三、鞭挞人物所生存的、冷酷状态的世界
   以《孔乙己》这篇小说为例来探讨语言描写具有鞭挞人物所生存的、冷酷状态的世界的作用。在这篇小说当中,鲁迅用极其笔墨和典型的生活细节,塑造了一个无法找到自己席位的封建社会中一个苦涩弱者的形象。小说中的人物,如何达人、丁居仁、掌柜、酗酒者、年轻人等构成了冷酷无情的“同类论”社会,这种社会的构成便是作者通过语言描写展示在我们眼前的。在小说当中,有这样的一个情景,即在咸亨宾馆,只有孔乙己先生被嘲笑,其余的都是嘲笑者。虽然财务主管、酒鬼、年轻人和孔乙己都处于社会底层,他们本应该互相怜悯,但是他们很高兴能够发现孔乙己的灵魂伤痕。作者通过简单明了的语言描写抨击了孔乙己所处的世界。
   除此之外,在小说当中孔乙己成了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社会“多余人”,他被记住的唯一原因是他仍然拖欠财务主管的债务,针对这一情景,作者鲁迅连续四次运用了语言描写,其中三次的语言描写是在孔乙己被打折腿之后。由此可见,作者使用语言描写的方式表明,掌柜并不真正关心孔乙己的美好生活和生死,他一直关心的只是孔乙己欠自己的十九银元,在他看来,孔乙己只是一个让人们取笑的工具。
   综上所述,在小说当中运用描写具有揭示人物矛盾心理、抨击人物自私本性、鞭挞人物所生存的冷酷世界的作用,这对于刻画人物形象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因此无论是古代还是今代中外的小说都存有许多的语言描写。但是由于每篇小说都具有不同的语言风格,因此我们在探讨语言描写的作用时应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并且适当地在各种语言描写当中找到共性,以便于更好地研究其在小说当中的作用。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48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