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糖尿病相關心理痛苦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患者的治疗依从性、自我管理行为和生活质量。本文通过了解国内外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研究现状,为有效减轻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提供策略,从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键词:糖尿病;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综述
  中图分类号:G587.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4-9324(2019)22-0081-02
   在过去的40年里,由于经济的高速增长,我国人口老龄化与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糖尿病从罕见病变成了一个常见病,糖尿病患病率从0.67%上升至10.4%[1]。糖尿病是一种慢性终身性疾病,需要糖尿病患者长期进行自我管理,包括饮食控制、坚持运动、体重控制、坚持药物治疗等,因此糖尿病患者普遍感受到心理压力过大。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是糖尿病患者所特有的,它不同于抑郁症和一般心理痛苦,它会严重影响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量和自我管理能力以及血糖水平[2]。一直以来,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普遍存在但并未被重视,国内针对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研究尚不全面,本文的目的是综述国内外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研究现状,为有效减轻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提供策略,从而提高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量。
  一、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概述
  Gonzalez等认为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是一种特殊的隐性情绪负担,认为其是糖尿病患病过程中的一个部分,而不是一个并发症。Stankovie等认为,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是对糖尿病的诊断、并发症的威胁、自我管理行为的要求、社会支持不足等方面产生的负性情绪反应。Fisher等[2]认为,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是由于患者对疾病自我管理、治疗方式、情感支持等担忧而产生的痛苦情绪。综上所述,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是糖尿病患者特有的消极情绪并随着疾病进展而产生。
  二、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评估工具
  目前评估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量表主要有糖尿病问题量表(PAID)、糖尿病痛苦量表(DDS)、糖尿病健康状况(DHP)。
  1.糖尿病问题量表(PAID)。该量表由美国心理学家Polonsky等制定,PAID共有20个条目,包括4个维度,即治疗相关问题、饮食相关问题、社会支持相关问题和糖尿病相关情绪痛苦,该量表使用Likert5点评分方法,其范围从0分(不是问题)到4分(严重的问题),分数越高表明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越严重。台湾学者Huang[3]测试了量表的信效度检验,重测信度为0.83。
  2.糖尿病痛苦量表(DDS)。糖尿病痛苦量表(DDS)由William H.Polonsky开发,作为评估糖尿病患者相关心理痛苦的工具。该量表由17个条目组成,分为4个维度,Cronbach'sα系数为0.93。该量表使用Likert6点评分方法,其范围从1分(没有问题)到6分(非常严重的问题),分数越高表明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越严重。中文版由我国学者杨青[4]等人汉化而来,结果表明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3.糖尿病健康状况(DHP)。DHP由英国学者Meaclous等开发,该量表用来评估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社会状态,该量表由32个条目组成,包含3个维度,即心理痛苦、活动障碍和饮食不控制,各维度对应的Cronbach'sα系数分别为0.86、0.82和0.77。但目前,DHP量表没有中文版本。
  三、国内外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研究现状
  美国糖尿病协会调查显示,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发生率为l8%—45%[5]。雷金花等人的研究显示,66.5%的糖尿病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6]。研究显示,年龄、文化程度与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呈负相关[7-9],病程、血糖水平、BMI值、疾病不确定感与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呈正相关[9,10],性别、糖尿病并发症、治疗方式是影响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因素[6,10-12]。
  Hermanns等[13]对186例初次注射胰岛素的2型糖尿病患者进行了糖尿病教育,开展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综合干预后6个月试验组患者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显著减低。杨青等[14]使用看图对话工具对门诊糖尿病患者进行了健康教育,共包括4张对话图,包括与糖尿病同行、什么是糖尿病、健康饮食和运动以及与胰岛素同在4个主题。结果显示:健康教育能有效减轻糖尿病患者的相关心理痛苦。赵怀晴等[15]将64例糖尿病患者进行为期8周的压力接种训练,帮助患者改变认知,了解其所承受的压力和心理痛苦,教授患者应对压力的技巧并将其运用于现实生活中。结果显示:压力接种训练能有效减轻糖尿病患者的相关心理痛苦。安传勤等[16]对糖尿病住院患者实施动机性访谈,引导患者遇到困扰和压力时让其发现自己的能力,使其认识到提高应对压力的能力、改善情绪的益处。结果显示:动机性访谈可以降低糖尿病患者心理痛苦的总体水平。
  四、展望
  目前,针对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影响因素的研究较多,而实验性的研究相对较少,关于降低糖尿病相关心理痛苦的干预措施较少,今后医护人员要能够及时识别糖尿病患者的心理痛苦,对患者进行评估,找出其影响因素,并提出针对性的护理措施,从而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年版)[J].中华糖尿病杂志,2018,10(1):4-67.
  [2]Fisher L,Glasgow RE,Mullan JT,et al.Development of a brief diabetes distress screening instrument[J].Ann Fam Med,2008,6(3):246-252.
  [3]Huang M F,Courtney M,Helen E,et a1.Validation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problem areas in diabetes (PAID-C) scale[J].Diabetes Care,2010,33(1):38-40.   [4]杨青,刘雪琴.中文版糖尿病痛苦量表信效度评价[J].护理学报,2010,17(9):8-10.
  [5]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 .Standards of Medical Care in Diabetes-2014 [J].Diabetes Care,2014,37 (Suppl 1):14-80.
  [6]雷金花,赵琼兰.糖尿病病人相关心理痛苦现状及影响因素[J].全科护理,2017,15(1):104-105.
  [7]秦秀宝,丁淑贞,崔丽艳,陈正女.2型糖尿病患者疾病不确定感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7,17(5):341-343.
  [8]任伶俐,任晓虹,李淼.2型糖尿病糖尿病痛苦现状与相关性研究[J].四川医学,2017,38(10):1116-1119.
  [9]Wardian J,Sun F.Factors Associated with Diabetes-Related  Distress:Im plications for Diabetes Self Management[J].Soc work Health Care,2014,53(4):364-381.
  [10]Baek R N,Tanenbaum M L,Gonzalez J S.Diabetes burden and diabetes distress:The buffering effect of social support[J].Ann Behav Med,2014,48(2):145-155.
  [11]Ikeda K,Fujimoto S,Morling B,et a1.Social Orientation and Diabetes-related distress in Japanese and America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J].PLoS One,2014,9(10):e109323.
  [12]Jones A,Olsen M Z,Perrild H J,et a1.The psychological impact of living with Diabetes:Descriptive findings from the DAWN2 study in Denmark[J].Prim Care Diabetes,2016,10(1):83-86.
  [13]Hermanns N,K ulzer B,Maier B,et a1.The effect of an education programme (M EDIAS 2 ICT) involving intensive insulin treatment for people with type 2 diabetes[J].Patient Educ Couns,2012,86 (2):226-232.
  [14]楊青,古成瑶,蓝晓凤,方平.运用看图对话教育工具对门诊糖尿病患者相关心理痛苦的影响[J].护理学报,2012,19(10):71-73.
  [15]赵怀晴,李兵晖,张超,等.压力接种训练对糖尿病患者相关心理痛苦及知觉压力的影响[J].中国护理管理,2016,16(8):1136-1140.
  [16]安传勤,刘跃晖.动机性访谈对糖尿病病人心理痛苦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6,14(34):3596-359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60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