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有教研札记(十)

作者:未知

  “李老师一直在努力提炼对待动物‘怎样才是真喜欢’的要点,希望学生掌握简单明确的行为准则。大家怎么看这种‘提炼’呢?”
  在“可爱的动物”(统编版《道德与法治》一年级下册)一课研讨中,我抛出了上面的问题。
  “提炼没问题吧”“提炼了会比较清楚些”“不提炼怎么小结呢”“板书都没得写了”……大家议论纷纷。
  其实,不仅这节课,也不仅小学道德与法治这门课。许多时候,老师们上课时不概括并板书几个要点,总觉得没教给学生东西。黑板空落落的,老师心里也空落落的。我将这种现象定义为“提炼的迷思”。
  “迷思”是“myth”一词的音译,汉语词典一般都未收录。其原意是神话,虚构的叙述;引申理解,即以为靠谱,实乃误区。可以说,迷思就是“迷信”(盲目相信)导致的思想“迷失”。
  认真观察、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小学道德与法治课堂的“提炼”不仅不是必需的,还可能会引发种种问题,其中比较明显的是——
  “提炼”限制了儿童表达
  在执教六年级品德与社会“记录成长的足迹”(北师大版教材)时,王老师按学校要求,让这些即将毕业的小学生各自做了成长记录册。课堂上,让孩子们交流小学生活中最难忘的一些事情。小组讨论还是比较活跃的,面向全班汇报时,气氛却逐渐冷了下来。
  一开始,有学生主动分享自己的故事。每位学生说完,王老师都会提炼一个概括其收获的词语,让学生写到黑板上,比如“团结”“独立”“知识”“感恩”等。渐渐地,学生变得欲言又止,进而“金口”难开了。
  显然,教师强行提炼的故事“意义”,让刚才小组交流得眉飞色舞的学生不免犹豫起来:我的故事有“意义”吗?这就是“提炼的迷思”惹的祸。
  儿童成长中的每一个足迹,无论高低、深浅、正偏,都蕴含著意义,而且其意义之丰富往往很难用一两个词来概括。道德与法治教师当然要引导学生由生活实际出发,努力形成良好品德,实现社会性发展。但是,我们刻意“提炼”意义的做法显然适得其反。
  为了摆脱“提炼的迷思”,让学生积极主动说出自己的故事,我给王老师提出了以下建议:一是“找个载体说”,学生做的成长记录册就是很好的载体,一张奖状,一篇作文,一幅画,都会有一段故事。二是“换个视角说”,说自己的切身体验当然很好,自知者明;说别人的故事也会有独到发现,毕竟旁观者清。三是“玩个游戏说”,比如“点兵点将”,点到谁就归谁说;或是提供几个关键词或一件小物品,让其他同学猜着说出背后的故事;还可以请同学之间互评互选,最有趣的故事、最温暖的故事、最励志的故事等。四是“突破用嘴说”,可以用昨日重现的方式把故事表演出来,有条件的话还可以拍成小视频……
  有些事情粗看只是学生颇为幼稚的趣事,但是有“意思”不也是一种有“意义”吗?同学之间的乐于分享、情感共鸣本身不就是儿童成长的“意义”吗?
  因此,“提炼的迷思”直接反映的问题是学生表达受到了限制,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
  “提炼”忽略了生活经验
  “价格的秘密”是三年级品德与社会(北师大版教材)的学习内容。课前,黄老师安排学生调查了相同商品价格不同的现象。以500毫升的可口可乐和雪碧为对象,调查发现,价格由低到高排序是:批发市场、大型超市、便利店和景区商店。汇报调查结果后,教师请学生讨论交流“我的发现”。
  黄老师自己在课前也做足了功课,查阅相关资料,将“发现”提炼为影响价格变化的四个因素,即店铺租金、(购买)数量多少、运输工具、工资支出。
  学生汇报“我的发现”时,黄老师就努力从中引导得出自己提炼的“发现”,并一一板书出来。
  景区商店的价格最高,黄老师从一位学生的发言中引导出“店铺租金”的因素;另一位学生却谈到价格高的原因,是很多去景区的人“没带水”。
  一位坐在前面的男生也举手发言,小家伙慢条斯理,侃侃而谈,还带着手势,如同分析营销方案的商界精英一般。“这个景区的价格还要考虑是夏天还是冬天,夏天人们更需要喝水。另外,星期一到星期五游客较少,星期六和星期天游客则很多……”或许是觉得有些跑题,黄老师打断了他。
  学生的发言都没有谈到“运输工具”,黄老师似乎早有预设,出示图片,介绍了最近上市的樱桃,因为距离产地远近,“运输工具”的成本会影响价格。
  有学生谈到大型超市价格高是因为员工多,黄老师马上就引出“工资支出”,却没有注意到,相较而言,价格更高的便利店员工不多、工资支出更少。
  “价格的秘密”背后当然隐藏着经济规律。但是,小学道德与法治的教学目标,并非让学生掌握这些规律,而是通过探寻“价格的秘密”,丰富学生的生活经验,引导他们发现并提出经济生活中的问题,逐步形成探究意识和创新精神。
  黄老师提炼出的影响价格的因素并没有错误,但经济规律是复杂的,实际价格往往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大型超市比便利店员工更多,但商品销售额也更大,同等销售额的工资支出未必更多。这些都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概括提炼的,且需要更深入详实的调查与分析。
  那位小男孩谈到的时间,同样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所谓淡季旺季,就是时间维度供需关系的变化,引起了价格的变动。
  课后研讨时,黄老师谈到,因为之前在其他班上课时学生说得太散,所以就提炼出了这四点规律,希望学生讨论得更集中一些。其他老师也有类似的想法。
  提炼的迷思,往往是由于对知识、意义和教师的“迷信”,导致课程教学对儿童经验、学习过程的忽视或鄙薄,认为儿童经验只是散沙,经教师提炼方得“真金”。这与现代课程观、教学论有着密切关联,从泰勒1949年出版的名著《课程与教学的基本原理》中,我们不难找到蛛丝马迹。
  破除提炼的迷思,就要超越现代课程观、教学论,从“传递中心课程”转型为“对话中心课程”,让儿童的学习成为同客观世界对话、同他人对话、同自己对话(佐藤学《课程与教师》《学习的快乐》)。   小学道德与法治教育尤其不能变成教师提炼出的知识和概念的学习。儿童经验是生活中不经意学习的结果,价值不可低估。对话交流的课堂学习可以实现儿童经验的分享交换,积累更新,检验运用。
  这节课的小组讨论和全班交流都表明,对于商品价格学生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生活经验,且内容及程度均有差异。教师只要搭建积极的对话平台,学习就会发生。
  比如,课堂上“购物去哪里”的实践环节,教师本意只是让学生比较哪里价格更低,但在实际交流中,学生却将价格与质量做了综合考虑。购买文具去超市还是网购?一般来说网购价格更低,前面提到的那位男生又迫不及待地发言了:“这个问题不能简单下结论,网购确实会便宜一些,但是质量不一定有保障。新闻……”正打算有根有据地展开,老师又一次中止了他的发言。
  教师预设的目标,是通过练习检验之前的教学提炼并传递的价格规律,学生是否掌握了。但是,学生的讨论交流表明,儿童经验早已在预设目标之外和之上了。这时教师更恰当的方式或许应该是——
  用组织学习经验代替“提炼”
  教师与其以自己的提炼限制学生,不如设计课堂活动引导学生做“价格秘密小侦探”“合理购物小达人”。通过争辩、分析、比较、选择,促发儿童生活经验的相互碰撞与自我历练,形成杜威所倡导的“学习经验”。
  重视儿童经验,并不是否定教师的作用;将随意的经验学习组织成有意的学习经验,对教师的教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小学三年级学生基于天然的道德感,且囿于自身经验,对于生鲜食品收购价与零售价之间不小的差额,往往难以理解,受环境影响他们可能还会产生“无商不奸”的误解。教师运用教材中“橘子的旅行”展开教学时,就要落脚在组织“价格与利润关系”的学习经验上。只有这样,引导学生基于已有经验了解橘子的采摘、分装、运输、销售等环节,才会让学生不仅知道工作内容,更理解工作价值;不仅发现影响橘子价格的因素,包括橘子的品种、种植过程的投入、运输成本、包装保鲜费用等,更懂得商品价格必须包含合理的利润。
  从加强法治教育着眼,教师还可以引入价格法的相关条文,“经营者定价应当遵循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原则”,让儿童经验不仅有量的增加,更有质的提升。
  如此,教师所做的不是刻意生硬地“提炼”出需要学生强记套用的规律、方法,而是基于儿童经验顺势而为地、组织成连续性生长性的学习经验。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次教学研讨,我没有讲太多道理,而是和老师一起分析教材中“我和小蜻蜓”小绘本的教学。
  一个小男孩捕到了一只蜻蜓,将它装进一只瓶子里,还细心地“在盖子上做个呼吸孔”。他观察到小蜻蜓显得很难受,似乎在说“我想回自己家”;最后,小男孩打开瓶子,“谢谢你”,小蜻蜓高兴地飞走了。
  你能从中提炼出正确对待动物的什么基本准则呢?“不要捕捉小动物?”“儿童急走追黄蝶”可是被解读为充满野趣童真的哟,而且这也可以视为孩子对自然界充满好奇,试图探索发现小动物的奥秘,制作蝴蝶等小动物标本就是科学教育的内容。“要珍惜生命?”做呼吸孔的举动已经说明孩子懂得要珍惜生命,且知道怎么做。
  教学的关键其实在“我想回自己家”。教师可引导学生想一想,小蜻蜓自己的家在哪里?哦,他的家在天空中,在池塘边,在草丛里。所以,小蜻蜓飞走了才会开心地谢谢小男孩。
  通过阅读理解,一年级小学生能获得与动物相处的新经验,但并不能由此提炼出一个简单的准则并推而广之。比如,养的宠物鸟也要放飞吗?养几只小蚂蚁在瓶子里观察行吗?我们恐怕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或許,道德与法治教学研讨同样要考虑丰富的教学情境,即使与教师交流,教研员也要避免陷入“提炼的迷思”。
  责任编辑   毛伟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293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