簸箩村的栀子花

作者:未知

  栀子花“啪”地绽放开来,簸箩村整座村庄就成了一只大香水罐子。
  “啊,栀子花开了!真香啊!”村里人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院子里去看花。只见轻柔的晨雾中,绿色的栀子树上缀满了白色的花朵,一朵一朵晶莹似雪,又闪亮如星,朵朵芳香扑鼻。
  这是一个令人沉醉的五月早晨。
  “阿甲!阿甲!全簸箩村的人都起来啦,你怎么还睡着!”
  阿甲睡得正香,突然听到窗户外面有人一阵猛叫,他一下惊醒,迅速地坐了起来,听出来是阿乙在外面叫。
  阿甲起了床,走到窗前,打开窗户,问道:“出什么事了?”
  阿乙笑嘻嘻地说:“你傻啊,还问出什么事了,窗户一打开,你就该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阿甲不明白!
  看到阿甲一脸懵懂,阿乙哈哈大笑,说:“你真是睡糊涂了!抽抽你的鼻子,闻一闻,栀子花香成这样,都没把你唤醒!”
  阿甲明白了,他抽抽鼻子,深呼吸了兩下,果然——不,他并没有闻到栀子花的香味,他从小就闻不到味道,他是一个没有嗅觉的人。然而,他并不想让阿乙知道,让簸箩村的人知道。
  阿乙和簸箩村的人都相信了阿甲,可栀子花精灵却没办法相信。它知道自己把香气送进人们的鼻子里时,人们总是忍不住抽鼻子、吸鼻子。而阿甲嘴上说着“真香”,鼻子却什么反应也没有。
  “世上竟有没有嗅觉的人!” 栀子花精灵真替阿甲可惜,这个时节如此芬芳,闻不到的人多么遗憾啊!
  太阳越升越高,越来越暖,晨雾袅袅地往村东头的河面飘去,栀子花精灵牵着晨雾的裙角悠悠飞行,直到抵达河边的花神庙。
  栀子花精灵告诉花神,它今天竟遇着稀罕人儿了,一个没有嗅觉的人。花神听完,很镇定地说:“天生没有嗅觉,也是你和我无法改变的。”
  “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但他可以做很多事情改变他的命运。你帮我把这把锄头带回去给他,他没有嗅觉,但观察能力特别棒,又真心爱花,他种的花会是簸箩村最棒的。”
  “我承认!我就把自己的小屋安在了他的院子里。”
  栀子花精灵带着花神赠送的锄头欢欢喜喜地回去了。
  簸箩村的人吃过早饭,陆陆续续地下地干活去了,阿乙也回去了。阿甲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种的栀子花:有一个花骨朵似乎想要绽放,但却被什么东西压着了,令它一直无法舒展花瓣。阿甲上上下下仔细地察看了一番,发现是它根下的土有些板结了,根被压得紧紧的,所以枝也紧张,叶也紧张。
  阿甲回到屋里,想拿锄头来松一松土。这一次,他竟在放旧锄头的地方发现一把新锄头。阿甲拿在手上一试,十分趁手,仔细一看,锄柄上还刻了一行浅浅的字:花农阿甲。
  “这居然是我的锄头,我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打造的了。”阿甲摇摇头,实在无法从大脑中搜寻到相关讯息。可是这把锄头握在手上,与他的手是那样贴合。阿甲拿着它走到院子里,为栀子花松起土来。只见那花骨朵轻轻地、轻轻地向外舒展,一会儿工夫,就完全地绽放开来。阿甲高兴极了。
  闻不到花香有什么关系,他看得到花开,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
  后来,阿甲就成了簸箩村种花最多、最好的花农,四乡八邻的人们都来买他的花。
  栀子花精灵?噢,它一直住在阿甲的院子里,从来没有想过要搬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4839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