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小山词水意象的忧患之思

作者:未知

   内容摘要:水意象是中国传统文化表情达意的一种重要的意象。晏几道词中多用水意象,词人运用水的意象往往表达出淡淡的忧患之思。在小山词对水意象的描写中,往往以“行云流水”表达今昔盛衰之感;以水喻人表达自己的身世悲痛;以旷达的水意象的书写中流露出孤独之感。晏几道这些词中的水意象流露出淡淡的忧患之思,表现出生命的无奈与惆怅。
   关键词:晏几道 水意象 今昔 身世 孤独
  “意象”一词早在《周易·系辞》中就已出现,《周易》曰“观物取象”、“立象以盡意”[1]。关于水的文化意义,傅道彬曾说:“首先水限制了异性之间的随意接触,在这一点上它服从于礼义的需要和目的,于是它获得了与礼义相同的象征意味。”[2]水以其变化、无情之特性使得诗词中常常涉及。水之重要对于诗词不言而喻,尤其是词。
  晏几道少年时期其父晏殊罢相,后来随着晏殊的去世而家道中落。青年时期又因为郑侠案卷入党争,故而对于政治十分失望。他一生沉落下僚,不喜与达官贵人交往,孤高自许,虽表面远离政治,纵情于声乐,然而实际上多忧患之思。在晏几道的词中,“水”意象亦多次出现,意义颇深。本文着意于以《全宋词》、《二晏词笺注》所存晏几道词260首为底本探讨晏几道词中水意象的生命意识。据笔者统计,小山词中,仅仅出现直接含“水”意象的词就有60余首。本文所论便主要以小山词中与“水”直接相关的水意象为主,其他间接相关意象为辅,通过对水意象的分析,阐释晏几道的忧患之思。
  一.“行云流水”与今昔之感
  晏几道的一生坎坷,虽也有过做官的经历,和大多数文人一样,仕途不顺成为晚年生活的一道悲凉的风景,心中积满了惆怅,士大夫特有的忧患意识就显露出来,今昔之感往往通过水意象呈现出来。
  晏几道以水意象书写怀旧之感,往往寄予盛衰之感。夏敬观《吷庵词评》:“叔原以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邱,身亲经历,哀丝豪竹,寓其征痛纤悲,宜其造诣又过于父。山谷谓为‘狎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未足以尽之也。”[3]P3450叶嘉莹《唐宋名家词论稿》论小山词时说:“除去这些诗酒风流的艳词之外,在晏几道的词中还流露有很深的盛衰今昔之感。”[4]如《临江仙》:“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5]P273
  此词是《小山词》第一篇,颇有“清壮顿挫”、“动摇人心”之特色。此词上片忆旧,写与芸昔时相见之场景。下片写今,通过“流水”、“行云”、“飞雨”等意象烘托思念之情。起句“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以流水、行云为喻,流露出一种深深的今昔盛衰之感。叶嘉莹主编《晏几道新释辑评》便评道:“下片头两句‘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谁同’,文笔确如行云流水,极其顺畅自然,而其内涵同样也是极其充实饱满的。……流水、行云是极其常见的景物,在天空飘浮,在地上流动,既像时光的飞逝,又像世事的变迁,自可引发人们的联想。”[6]P3今昔的对比,同样有今昔盛衰之感。
  又如《鹧鸪天》:“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5]P317此词也是感旧怀人之作,寄予今昔盛衰之感。上片写往日的欢会,“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极言其盛况。下片则陡转,“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其以水之东西流走比喻人世之凄凉,即以水之东西分流以喻分离的人不能相会。此词以水为喻,今昔对比,寄予出深切的今昔之悲。
  二.以水喻人与身世之悲
  晏几道之身世之悲于词中表现十分明显。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序例》谓:“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实罕其匹。”[7]夏敬观《吷庵词评》:“叔原以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邱,身亲经历,哀丝豪竹,寓其征痛纤悲,宜其造诣又过于父。山谷谓为‘狎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未足以尽之也。”[3]P3450晏几道由于自己的身世坎坷,其往往用水意象寄予自己深深的身世之悲。
  晏几道起初还是有积极入世的想法的。《邵氏见闻录》卷十九:“晏叔原,临淄公晚子,监颍昌许田镇,手写自作长短句,上府帅韩少师。少师报书‘得新词盈卷,盖才有余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捐有余之才,补不足之德,不胜门下老吏之望’云。”[8]他想通过长短句来得到韩维的赏识,结果事与愿违。而其虽身居下僚,却也十分正直,关注社会,不满新法。缪钺《灵溪词说》也说:“在政治上,当王安石新法推行甚力、新党布满朝廷之时,他与郑侠对新法之流弊表示不满。从这一切看来,晏几道在当时上层社会中是不合时宜的。”[9]P165只是卷入党争,一生惆怅。
  山水本无情,往往造成阻隔。由于晏几道自身性格及遭际及当时的政治情形,使得他常常用水意象述之于此,含蓄幽微地表达自己的身世之悲。如《虞美人》:“飞花自有牵情处。不向枝边坠。随风飘荡已堪愁。更伴东流流水、过秦楼。”[5]509此词妓女自叹身世之词,实则以咏飞花而伤己之身世。下阕末二句“更伴东流流水、过秦楼”,花之不幸已经足够,却又要伴随流水。使人想起那句“花自飘零水自流”。又如《木兰花》“曲终人意似流波,休问心期何处定。”叶嘉莹主编《晏几道新释辑评》评此词道:“‘断肠声里”、‘休问心期’,看似闲处着笔,实际上写的是主人公心底的苦涩、命运的渺茫。”[6]P132
  总之,晏几道出身于官宦之家,在家道中落后,心中的落差感使得小晏不得不思考人生的终极意义。流水所蕴含的无限人生之感,愈益强化了文人的感伤与忧患意识,使之常常以悲观的人生态度来对待所遇到的不幸之事。
  三.“湘波幽恨”与孤独之感
  晏几道出身富贵之家,自身性格十分孤独清高。家道中落以后绝少与达官贵人往还。晏几道缪钺《灵溪词说》则言:“晏几道厌恶仕途浑浊,不肯与达官贵人往还。同时,他出身于贵公子,又不能到社会下层去,于是他只能与他那个阶层中性情相合的人交往。”[9]P162而水意象在晏殊词表达孤独之感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如《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5]P282的千古名句。此词是晏几道的名篇,感旧怀人,极写出孤独之感。叶嘉莹主编《晏几道词新释辑评》评道:“这首《临江仙》是小晏词中最具代表性的篇章之一,描述的是繁华热闹之后的空虚寂寞之感。”[6]P14“落花人獨立,微雨燕双飞”以落花微雨表达孤独之感而成为千古名句。谭献《谭评词辨》评道:“‘落花’两句,名句千古,不能有二。”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则言其“既闲婉,又沉着”。唐圭璋先生《唐宋词简释》则言:“‘落花’两句,原为唐末翁宏之诗,妙在拈置此处,衬副得宜,且不明说春恨,而自以境界会意。落花,微雨。境极美;人独立,燕双飞,情极苦。”[10]
  此外,在看似旷达的水意象的书写中,晏几道往往流露出自己的孤独之感,令人感到一丝淡淡的哀愁。如《菩萨蛮》:“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5]P402此词虽是借写弹筝来表现当筵演奏的歌妓心中的情态与声音。《湘江曲》曲调悲凉,当出自《楚辞·远游》“使湘灵之鼓琴兮,令海若舞冯夷”,表现哀怨之情。首句言及《湘江曲》本已有湘江,接着便以水写声:“声声写尽湘波绿”,意即声声凄凉的筝音,仿佛使听众看到了湘江的绿水滔滔。以视觉写听觉,实有通感之妙,更觉凄凉之意。
  四.结语
  水意象蕴含了多种意义,表现出不同的情感内涵。在晏几道词中,多次出现的水意象代表了他忧患的心境。水意象在晏几道的词中被寄托了不同的自我意识,晏几道将个体的生命意识投射到特定内涵的水意象上,表达出淡淡的忧患之思。晏词中的水意象展现的是水的阴柔凄迷,表现出淡淡的忧患之思,是其曲折人生的投射。
  参考文献
  [1]金景芳、吕绍纲注.周易全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154.
  [2]傅道彬.中国生殖崇拜文化论[M].湖北:湖北人民出版社,1990:310.
  [3]葛渭君编.词话丛编补编[M].北京:中华书局,2013:3450.
  [4]叶嘉莹.唐宋名家词论稿[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92.
  [5]张草纫.二晏词笺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317.
  [6]叶嘉莹主编.晏几道词新释辑评[M].北京:中国书店,2007.
  [7]唐圭璋编.词话丛编[M].北京:中华书局,1959:3487.
  [8](宋)邵博.邵氏见闻后录,宋元笔记小说大观本[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1958.
  [9]缪钺,叶嘉莹.灵溪词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165.
  [10]唐圭璋.唐宋词简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7:95.
  (作者介绍:曹利华,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7级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宋金元文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0134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