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古诗文教学中词义理解的策略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理解关键词表达情意的作用是理解能力的核心基础,是小学各学段阅读教学的具体目标之一,是古诗文独有的语言现象和语言规律的特殊要求。小学古诗文教学通过溯源词本义、探求引申义、掌握通假义、辨析古今义等教学策略,引导学生抓住关键词,准确地理解词义,以提高教师古诗文教学的有效性,为学生在中学阶段大量的文言学习打下基础。
  关键词:词义理解;小学古诗文;教学策略
  中图分类号:G623.2 文献标识码:A 收稿日期:2019-06-04 文章编号:1674-120X(2019)33-0031-02
  准确理解词义,是读懂文意的前提。尤其,掌握古诗文中的实词、虚词、语法结构等知识,是激活古诗文阅读能力的基础。当然,理解词义并不意味着要“字字串讲,字字落实”。运用有效策略,抓住关键词,理解其表情达意的作用,是古诗文教学有效性的突破口。
  一、追根溯源,理解词本义
  根据《说文解字叙》的记载,古人造字,因义构形,又据形表意,这说明汉字的字形结构与词义有着密切的关系。借助字形结构,成为认识词本义的一种有效途径。
  词是阅读的基础,在古诗文中大多用词本义,对词本义的理解和掌握是学好古诗文的基础。例如,“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杨万里《宿新市徐公店》)中“走”的金文形状,上部是摆动双臂,迈开双脚向前奔跑的人形,下部的“止”(脚)进一步显示了奔跑的动作,准确地诠释了“走”的意思是奔跑。那么“急走”就是快速奔跑的意思。因此,一个“走”字,就将儿童快速奔跑着追逐黄蝶的形象和天真活泼的神态刻画得生动形象。利用汉字表意的特点,以具有绘形特征的字源体来解析词义,直观而形象,让字形和字义紧密联系,有助于学生理解词的本义,进而更准确地把握诗中的“儿童”形象。
  明确词本义,使古诗文阅读教学简单明了,推进学生对文章的深入理解,提高了小学生阅读水平,从而奠定良好的语文素养,培养了学生学习的兴趣。例如,执教古诗《乞巧》“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时,“宵”和“霄”是形近字,学生容易混淆。实则两字都是形声字,“宵”字的宝盖头表房屋意,“今宵”就是今晚的意思。而“霄”的雨字头在甲骨文中是象形字,指天空降雨的意思,与天空有关,“碧霄”就是青天的意思。如果教师在教学中能引导学生追溯词本义,辅之以字源图形来讲解,形象而直观,学生就会听得有滋有味,并能在有意识记的基础上,很好地辨析二字在形义上的区别,更好地理解“七夕今宵看碧霄”的句意,牛郎织女的美丽传说在这浩瀚青天的美好意境中徐徐展开,引人入胜,唤起读者美好的愿望和丰富的想象。
  溯源词本义,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学生的想象力,提高了学生的学习兴趣,把枯燥、无味的词义教学,变得生动、活泼,充满了画面感和意境美。这正是阅读教学中抓住关键词体会其表情达意的作用的具体体现。
  二、推导联想,探求引申义
  古诗文中的词大多用本义,但也有不少涉及引申义的用法。汉字字形凸显词本义,词本义衍生出一系列引申义。如果把词的本义比作根须,那么引申义就是枝叶。汉字的字形、本义、引申义三者之间互为关联,存在紧密的联系和内在逻辑。
  与本义相比较而言,引申义在意义和读音上都可能产生变化。掌握了本义之后,学生由根本入手,展开相关的推导联想,就可以以简驭繁,有效理解词义。比如“页”在甲骨文中的字形,上面是人头,下面是人,本义是人头,读“xié”。因此很多从“页”的字都与头有关,如“顶、额、颊、颜、颔、颈、题”等,前面六个词在理解上毋庸置疑,而“题”指题目的意思,和页有什么关系呢?推导联想可得,头在人体的上部,题目在文章的前部,这就是他们之间的联系。
  透过汉字的本义和字形,理解它的引申义,也是理解词义的方法之一。例如,人教版六年级上册“伯牙谓世再无知音,乃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伯牙绝弦》)中“绝”字的金文为会意字,像刀断两束丝之形。小篆改为一丝一刀,“卪”(跪坐着的人),表示人用刀断丝。后来,规范简化为“绝”。本义是把束丝截断,如“不绝如缕”,引申泛指隔断,切断。“伯牙绝弦”中的“绝”,即断绝。伯牙伤心欲绝,他觉得世上再也找不到(比钟子期更了解他的)知音了,于是,他摔碎了琴,终身不再弹琴。这是何等悲壮而又感人的行为!朋友间的深情厚谊令人动容。
  古诗文中常有一词多义的现象,实际上指的就是它在不同语境中存在不同的引申义。如果教师能把它们归纳起来教学,就有助于学生系统地学习和更好地辨析词义,更准确地理解古诗文本。例如,教学《学弈》“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时,理解“善”的词义,可以通过回顾《伯牙绝弦》,联系“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善哉,峨峨兮若泰山”两句,推导出“善”的词义。《学弈》一课中,“之”字也反复出现,是理解文本的关键,可以引导学生进行系统学习。先了解“之”字义,再出示所有含“之”的句子,引导学生联系上下文,推导出具体词义,进而促进文言文大意的理解和把握。
  三、读准字音,掌握通假义
  古代汉字数量贫乏,常常用有限的字来表达意思,即用读音相同或相近的字代替本字,代替本字的那个字就称为“通假字”,通假字是古书中一种正常的文言现象。后来,随着汉字的发展,又造新字,可古书上仍保留旧字,这就造成了古今字现象,给古诗文的阅读和理解带来了困难。
  通假字的特点是“因音通假”,和本字存在一定的內在联系,尤其在读音上出现相同或相近的现象。教学中如果没有明确通假的是哪个字,就会导致对古诗文的误读和误解。例如,辛弃疾《清平乐·村居》“最喜小儿亡赖”中的“亡赖”因与“无赖”相通,“亡”读作“wú”,指顽皮、淘气的意思。如果误读、误解了“亡赖”义,就无法感受小儿的悠然自得的活泼形式,更不能体会到词人对农村和平宁静生活的喜爱。王维的《鹿柴》,题目表地名,“柴”字同样是通假字,与“寨”相通而读作“zhài”。六年级下册文言文《两小儿辩日》“孰为汝多知乎?”中的“为”是“谓”的通假字,读作“wèi”,表“认为”的意思;“知”是“智”的通假字,读作“zhì”,取“智慧”义,可以理解为“知识渊博”。   根据汉字音、形、义三者统一的特点,知音可以明义,学生可通过读准字音,掌握通假字和本字的内在联系,准确理解大意,体会情感。例如,“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中“见”字的甲骨文是会意字,指睁着大眼的立人或坐人,表示看见。读“xiàn”,通“现”,指的就是被看见,出现的意思。作者平时常在黄沙道中行走,心里明知小树林旁有一茅草小店,但却因为夜里看不清,加上下了点小雨,心里觉得着急而又感奇怪。但是,在小溪石桥那儿转个弯却忽然出现在眼前,心里即刻又充满了惊喜。一个“见”字细致地将诗人波澜四起的内心活动刻画得淋漓尽致。
  四、联系语境,辨析古今义
  古代汉语中单音节词占优势,一个字便是一个词。阅读古诗文时,不要把两个单音节词的组合误认成一个双音词,造成对词义的误解。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词汇面貌不同,古今义也不同,主要源于词义的变化发展。在教学中,教师要引导学生联系上下文语境,辨析古今义,准确理解词义,才能准确体会作者所要表达的情感和意境,避免造成对作者创作意图的曲解。
  词义的变化发展,包括词义的扩大、缩小、转移,词义轻重的变化、感情色彩的变化及其他语法现象,对学生准确理解词义深有启发。“菜”原来指植物性的蔬菜,后来肉类、蛋类都可以称作“菜”,不再限于植物类了,这是词义的扩大。《杨氏之子》“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中的“禽”作为名词,原指猎获的对象,包括飞禽和走兽,现在禽主要是指飞禽,而“家禽”指家里养着的飞禽,即孔雀。《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中的“妻子”在古代指老婆和孩子,而现在仅指老婆。以上两者都是词义的缩小。词义的转移,如《两小儿辩日》“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中,“探汤”的意思是把手伸到热水里。这里的“汤”指的是热水,现在指一种以汁水为主的副食品,如蛋花汤。闽南方言因保留古代汉音的特点,也将“泡温泉”说成“泡汤”。再如《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中的“闻”内为“耳”部件,原指“知声”;杜甫诗题《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取其义,表听说的意思。“闻”后面变成“知味”,也似词义的转移。在古诗文中,词义的变化还体现在词义的轻重和感情色彩的变化。例如,“购”原指悬赏征求,重金收买,后来指一般的买,词的意义减轻了。“媚”古谓亲爱、喜爱,是褒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指的便是老翁、老妇相亲相爱的意思。而后来“媚”引申为取悦于人的意思,含有贬义,词义的感情色彩完全相反。文言的语法现象也是造成古今异义的主要原因。例如,“春风又绿江南岸”(《泊船瓜洲》)中,“绿:使……变绿”,这里是形容词的使动用法。诗中的“绿”字用得巧妙,自古以来广为称道。据南宋洪迈(《容斋随笔》续笔卷八)记载,王安石先后用了“到”“过”“入”“满”等十多个字,最后才选定这个“绿”字。“绿”原本是表示颜色的词,这里作为使动用法,变成“使……变绿”的意思,富有色彩感和动态感。用“绿”来形容春风,把春风写得很有活力,仿佛就能看见似的。“绿”字让人既知道春风的到来,又感受到了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景象。
  词义理解对古诗文阅读意义深远,但是由于小学阶段教材中的古诗文数量较少,未引起广大教师的重视,学生文言基础薄弱,无法应对中学阶段大量古文的学习压力。在小学古诗文教学中,教师要深入研读教材,通过溯源词本义、探求引申义、掌握通假义、辨析古今义等教学策略,引导学生有效理解关键词句表情达意的作用,以提高古诗文教学的有效性,为学生更广泛的文言学习打下良好的基础。
  参考文献:
  [1]中華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2]王 宁.汉字构形学导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3]张双棣,等.古代汉语知识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
  [4]柯金黎.基于词义理解的小学古诗文教学实践研究[D].福建:集美大学,201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088214.htm

服务推荐